书的梦:红色的烙印

2022-09-27生活感悟

1963年,我8岁上小学三年级时,一次在邻居一个高中生那里,见到了长篇小说《林海雪原》,从此我就喜爱上了看书。我父母都是战争年代当兵的,他们非常喜欢看革命战争小说,那时,我父亲单位有一个图书室,他经常借书回来看。从一九六三年到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这段时间,我看了大量此类“红色经典”小说,特别爱看抗日战争小说,如《吕梁英雄传》、《敌后武工队》、《烈火金钢》、《平原枪声》、《战斗的青春》、《铁道游击队》等。这些书中充满了革命浪漫主义色彩,丝毫也感觉不到战争的严酷、惨烈,让人振奋、神往。抗日战争以前的小说我不喜欢,它让人觉得革命的胜利还很遥远。

每年暑假,是我读书最多的时期。我家屋后有一条小河,河岸上有一片小树林,我称之为“快活林”。上午,我在林中扫出一块地方来,置一椅一凳,拿一把纸扇,捧一本书,凉风阵阵蝉鸣,小河潺潺流水,我沉浸于书中。春节,是我儿时最盼望的日子,每年春节,我都要找一本书,白天玩耍,晚上钻到被窝里看书,记得一九六三年春节看的是《三家巷》,一九六四年看的是《红旗谱》,一九六五年看的是《苦菜花》。

那些红色经典小说,对我的一生,产生了很大影响,幼时,它们就给我的心灵,深深地烙上了红色的阶级烙印。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新中国,仇恨日本帝国主义,仇恨国民党、蒋介石,这种感情的培植,与那时阅读这些红色经典小说,是分不开的。我对人民军队尤怀深厚的感情。她从雄伟的井冈山上走来,越过万水千山,历经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横扫中原,饮马长江,威震敌胆,英名远扬。那些战争题材的小说中,所反映出来的人民军队的英勇气概,让人景仰;所描写的部队生活,令我神往。我热切地梦想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在十六岁那年,如愿走进了军营。

那些“红色经典”小说,还描写了许多“革命爱情”故事,这些“革命爱情”也让我心动,如《林海雪原》中“白茹的心”,《平原枪声》中建梅的爱,《野火春风斗古城》中银环的情。那是一种神圣的爱,圣洁的爱,纯真的爱。但是,也有一些书籍中,描写了一些三角四角的恋爱,朝秦暮楚的爱情,这些恋情让我看了很难过,就像是我的爱情受到伤害一样。记得那时看《青春之歌》,看到林道静先后爱过三个男人,心想,爱情怎么能是这样的呢?以后几十年,我一直不再看《青春之歌》。其实,作者正是要通过林道静爱情的变化,来表现她世界观的转变,就象《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中,保尔和官宦小姐冬妮亚的爱情一样,但那时我还小,又哪能理解到这些呢?

那些“红色经典”书籍,现在我还经常阅读,这已经成为一种情结。那神圣的人民战争,那艰难困苦的岁月,那如火如荼的生活,那可歌可泣的故事,使我心潮激荡;那茫茫林海雪原,那一望无边的青纱帐,那广阔的冀中大平原,那峭拔的太行山,使我梦牵魂萦。这种情结往往是伴随一生的。

三年小说爱情红色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