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梭光箭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日子一览无余的来去,不要说不同的人,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空对岁月的感觉也是千差万别、大不相同。

读小学时,有一篇课文说,等到2000年就可以实现四个现代化,就可以电灯电话、楼上楼下。愁死我了,掰着手指头加脚趾头数都数不过来,二十多年,长的让我找不到词儿来形容。

父母时不时也会在耳旁敲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了考学跳出农门、进城参加工作、娶个城里媳妇、生个城里娃娃。虽都是些遥远的事情,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可幼小的心里还是向往的厉害、煎熬的难受。

何时才能够长大?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据说有三年的、四年的、甚至还有更多年头的。反正好多事动不动就要花费大把、大把,几年、几年的功夫。

我是属于那种懂事的早,而又没有能耐的人,只有自己吃亏受罪、自己虐待自己。中考过后,预估分数385,上下估计不会错5分,结果考了382分。可以去读县二中,可以去读某市专科学校。

自己原本不想读下去,父母有病,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然而父母死活不同意我辍学不读。这时候已经不用掰着指头算账了,在心里一划算,决定去读中专。

中专四年毕业就可以参加工作养家糊口孝敬父母,而高中三年,能不能考上大学是未知数,就算考上了,未来还有三四年的光阴,学费、吃穿的用度让我不敢深想。

家境这么穷,父母五十岁了,又有病,就算考取大学,也许不等我大学毕业他们的生命就难以为继了呢。

中专四年,总觉得日子过的如蜗牛爬行般缓慢。四年,一千四百六十一个日日夜夜,一日一夜往前移,愁煞人心。

终于参加工作了,尽管工资少的可怜、尽管因为父母看病与自己读书欠下四千块钱的债务要还,尽管面临将来给父母养老看病、尽管自己还要娶妻生子等等一大堆人生琐事虎视眈眈等着我呢,还是有些高兴,毕竟能够自食其力了。

上班第一天的深夜,就在日记本里写下两个四年计划,第一个四年攒钱还债,第二个四年攒钱结婚。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个时候,照样觉得日子过的太慢,慢的让人心急火燎而又束手无策。然而,在第二个四年的开始,对悠悠岁月的感觉已经发生了细微变化。

二十四岁之前,因为经济状况不佳,我一直不肯谈朋友,总是说不急、不急,还早呢,二十四岁是个分水岭,感觉日子突然间快了起来,加速起来。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一岁接连一岁,岁岁心惊。明明日与日、月与月、年与年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却总有一闪而过的心念。

在我的第二个四年计划的时间范围之末,在二十九岁生日后的第六天,我终于结婚了。我跟我亲的和不亲的人们都长长出了一口长气儿。

从此,日子车轮般飞速起来。

好快,十月之后,我当爹了。

好快!当爹之后一年,在儿子满周岁之日我把父母接来同住了。

好快,又一个一年之后我借钱买房了,好快,那时工资低,省吃俭用三年之后我们居然还清了借款。

好快,一年似乎不再是三百六十五天、不再是五十二个星期零一天,也不在是排列整齐的一打十二个月,而是一闪而过的春夏秋冬四季。

好快,一月似乎不再是三十个日日夜夜,而是四个星期而已。

好快,一周似乎不再是七天之长,而是我换洗了三两次衣服的时间而已。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

好快!真的好快!

#一年#三年#之后#四年#好快#尽管#岁月#日子#父母#的人#第二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