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微凉阳光正好

琴音之上,骊影翩翩;行走经年,如梦悲欢;彼岸笙歌,挑动心弦。

——题记

孤独,是这个季节我始终都能嗅到的感觉。它像一朵盛开在尘埃里的水莲花,静澜了所有沉睡的时光。一陋室,一盏茶,一弦琴,我自清欢,轻舞安然。很多时候,我喜欢这样的孤独。

烟雨红尘,我是一只羽化的蝶儿,横渡万里云水,飞萦在梦的琴台。前世的花开,今生的痴缠,只为那一瞥惊鸿,凝眸相惜,却又各自天涯。时空轮回,守一世婉约;繁华三千,观细水长流。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就这样伫立时光的渡口,孤独着,但不寂寞;缄默着,但不忧伤。不悲不喜,不争不辩,刚刚好。纷繁红尘,贪念几何?云水禅心的修行,能否安住一心?静悟思考,每一个生命的到来与离去,都如同一粒平凡的尘沙,淹没在最深的红尘里。贝叶纷落,我愿端坐佛床之上,静听花开,笑看云起,妖艳孤绝而终。

踏一羽清风,行走于梦与醒的边缘,我不是风雨夜归之人,只是人间一匆匆萍客。无波无澜,风烟寂寥处,将一颗斑驳素心织染成一枚刺青,绣在这一年生如空花的初夏。无须痴情来浇灌,不用相思去滋养,伊人独立回首望,紫檀有情,无关风月。独坐寂寞回廊,笑看春来草自青,触目入心皆是菩提。

枕一帘幽梦,安然睡去,记忆里清暖的时光刻下的不是沧桑,而是隔岸两相望。江南灞桥柳边,烟水亭旁。斟一盏岁月的茶,让芬芳从唇齿间滑过,沁入心骨,落入眼眉,刻成心头那一点朱砂。佛入红尘,便是道场,宿命的安排,现实的无奈,把冷暖悲欢深藏。莫问,禅是什么?也许并非晨钟暮鼓,独卧青灯古佛旁。真正的禅佛的境界是身虽处闹市,却能将心置于红尘之外,出世、入世一念之间。荣辱沉浮,一切淡然,参悟一剪菩提的光阴,看山山静,看水水清。

流年似水,看尽多少春花秋月,云淡风轻,坦然接受生老病死。有时,紫檀在想:今世因何幻化为人?是赴一场隔世等待,还是了却一段未了情孽?愿清淡檀香净化人间百味,零落凡尘,慢品做人的无奈,身不由己的时候太多,几人能从容地放下,包括紫檀在内。一直向往,有一处安静之地,可将心寄放。不言沧桑,不说悲凉,云烟散去,心即江湖。

突然心底蓦地浮现一句话,不记得从何处看过:清闲无事,坐卧随心,虽粗衣淡饭,但觉一尘不淡。忧患缠身,繁扰奔忙,虽锦衣厚味,只觉万状苦愁。终究要归隐黄土,活得就是一种心境罢了,世事多累,不妨行看流水坐看云,让自己活得简单些。

就这样,在一个慵懒的午后,挂上些紫色藤蔓,摆上舒适躺椅,任清风拂过,落花纷洒。阳台摇椅之上,有一低温女子,微阖双目,安然而眠,心自无恙。

#之上#但不#孤独#悲欢#时光#活得#粗衣淡饭#紫檀#红尘#花开#菩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