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飘雪,一场梦

一场飘雪,下在我仰望的梦里,梦里有你的青丝,亦暮成雪。那朵朵无争的雪花,顺其自然的飘落着,那么的淡雅,那么的认真。

——题记

一直在等一场飘雪,在这个不算很冷的季节。遵义的冬天时而激情,时而婉约,时而像一场梦,一年一梦,一年一夜。

和雪有关的我,在多少无奈中与雪无关着。多想,此刻有一场飘雪为我而来,我仰躺在草丛里任她落在我的脸上,然后被我的呼吸融化,顺着脸额溢在草丛边,或是延着唇齿,滑进我心里。

相信,将雪花捧进心里,她便不会融化,一直那样纯洁、无争、含蓄的开着,一直缱绻在我内心深处朴质、善良、淡雅的开着,多好。

一场飘雪一场梦,那场最真实的梦迟迟不来,那些流年忘返的梦,时时徜徉其间。多想,“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若然,我也学岑般借神来之笔,把雪花比作梨花,盎然一篇带着蓬勃生气的奇雪之景,柔笔若健,挥洒自如。

总觉得,飘雪的世界是最干净的,把大街覆盖,荒野覆盖,污浊覆盖。那些浓厚的尘埃被封冻,被净化,被掩埋,然后如棉被般给世界盖上一层希望,待醒来时繁花似锦,著麦苗风,生机盎然。

想必此时的北方已然暮雪纷纷,多想与远方的你一起围炉夜话,推门见雪,见雪的气息,以及些许烟火的气息。相信,有人情的地方雪才会美丽,纵然化成盈盈若水,也会厚泽人心,和大地。吟雪,把雪吟成诗,吟成“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和浪漫有关,和幸福的生活有关。

很平静的平安夜,没有雪,却有我此刻感怀的情愫,“愿乘风破万里云,甘为面壁十年书”。明天,将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你的身边一定会聚集很多人,想必大多是你的学生吧。我知道一定没有我,因为,我要面壁疏其,写一些关于飘雪的文字,如你的名字般带着希望,带着感动,捧着一颗冰心,带着我辛勤一夜的砚寒,希望在你的寿辰前,善为使信,善启我望以为安的心情。

其实我知道,你点燃过很多希望的光芒,也点燃过更多智慧的火花。而你却并非生命的常青树,会永远给我一篇绿色的向往,总有一天,你会褪去枝繁叶茂,我也会在园丁的心坎,留下一首离别的诗。从此,或许从此,只有记忆、怀念与祝福。

别梦依依,感恩遇见,委婉着怀念,在这个不算很冷的冬天续一场文字的缘。我们都有对文学的追求,才会那般惬意,珍惜与懂得。字里行间,我们都有过欢悦、悲伤和无奈,知道那些都是生活,或者都是梦,亦真亦幻,深匀而思沉,时而曲折幽怨,时而饶有风味。一些梦,清水遇芙蓉,像是与你的缘分,异曲同风,一些梦,有你有我,踩着金色的文字,缓动成沙滩,我们亦师亦友,面朝大海,彼此坚信着,春暖了,花一定会开。

一直喜欢文学,总觉得那是另一个世界,有着思想的归宿,也有着向往的美丽田野,就那么彳亍漫漫的与现实有关而无次着。深夜长长,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仿佛世界只有我,任我伸张,或是蜷缩。是何时的习惯,在夜深人静才会把心事摊开,一个人,就那么婉而多情的去体会喜悦与伤感。时不时抱起那把盈丝风习的琴,六根弦,每一根都有着不同的韵味和思考,合奏一起,便是一篇赏心悦目的心曲。那些跳跃的音符,如一些能拨动心弦的文字,一笔一划间都会如此深邃而入心。

或许你选择离开,也是应了这句话吧,该轻的轻了,该重的重了。或许我已经懂了,懂得说不出心里最最想说的话,便写一篇有关飘雪的情义与祝福,如梦一般,来时朦胧,去时洒脱。

#一场#一篇#你的#带着#我的#才会#时而#有关#有我#那么#那些#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