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似花,尽处繁华

2022-07-02生活感悟

游中华文化的千里长河,诗词是璀璨的星辰、飞舞的精灵,在岁月的风干下妥帖成一帧帧水墨画,余韵悠长,历久弥新。我想文化若是开在源头活水的繁华,那么诗便是这伊人的华露,凝结幽幽冷香,滋润淡淡流年。诗,是一位别致的东方美人,静卧在长卷丹青,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她是含蓄、是优雅、是离愁、是恬静、是明艳、是沉淀在深潭下的梦幻与朦胧。正是这“烟笼寒水月笼沙”的缥缈美感,引得多少才子佳人竞相追求——‘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素爱诗,每每翻开诗书的扉页,入眸便是几句“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仿佛看到词人独自感伤,回忆往昔的景象。翻开目录,又是许多熟悉的名字。那一瞬,在窸窣的呼吸间,时光逆游而上。我走进、走近曾经辉煌的王朝,走近繁华的故乡,走近诗人的青丝与华发。我看“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岁月流转;我瞧“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悠然闲适;我听“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江外之声;我守“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的思家之人。诗歌的美,安抚了我每夜不甘寂寞的心。若能低声浅吟醉人心肠的诗句,时而淡雅又时而忧伤,取其精华又去其糟粕,学而无憾。若说诗是盛世的繁华(花),那么诗人就是以笔为旗的战士,他们那侠客般的一生令后人心神向往——或徜徉在竹林,闲来漫步听风雨,料峭春风扑面香;或卧坐在花间,醉意阑珊邀明月,举杯对影成三人。最慕天外李青莲狂傲不羁、潇洒恣意、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最喜圣贤苏东坡书才华横溢,谈笑自如,尝尽百味仍悦人间清欢。这时,诗成了一种精神、一种立场、一种价值观、一种生活,然后才是文学。某种程度上,现代人重拾起对诗歌的喜爱有何尝不是重拾起对生活的理想呢?因为有诗,我们知道险滩过后,大江横流;越过沟壑,必有高峰;云层之上,就是阳光。远方尽在诗意里,似花似月似繁华。热爱诗吧,就是热爱你自己,热爱这个世界;高唱诗吧,就是高唱生命,高唱你我的未来!

一种就是繁华走近高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