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问路

2022-07-12生活感悟

高铁经过七个半小时的奔波,终于打了济南火车站。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这是农历的正月,晚上有点冷。

我从今年买火车站出站后,进入了济南美火车站候车室售票大厅。我看到济南火车站候车室规模很大。但是,候车的人并不多。

我提着行李到了售票敞口。这时候,虽然售票员在上班,但是,并没有看到买票的人。

“您要去那里?”售票员问道。

“威海。”我回答道。

“现在没有开往威海的火车。”售票员说。

“要什么时候才有去威海的火车?”我问。

“要到明天下午两三点才有去威海的火车。”售票员说。

我一看手表,时间在凌晨零点十几分。我心想:“要等到明天下午,要等一个晚上,一个下午。足足十几个小时。”我自然非常焦急了。

“有没有明天早上或者明天上午去威海的火车?”我问。

“没有!”售票员说。

“这可怎么办呢?”我问。

“您要等十几个小时。现在是农历正月,晚上很冷。您还是去追旅社。你明天上午再过来买票吧?要到下午才能开车。”

我被走出了济南火车站售票厅,来到外面的广场上。

我看到济南火车站广场上只有很少几个行人。偶尔看到几部“鲁A”牌照的小轿车在火车站旁边接人。

我站济南美火车站广场上,不知往哪儿走。

“这位旅客,您好!您这是要去住旅社吗?”忽然,听人听到有人说话。

我一看,看到一位四五十的中年女人正在济南火车站广场打扫卫生。

“老板,您好!”我说,“我是从湖南来的。我要去威海,没有货车。火车站售票员说要明天下午才有去威海的火车。要等那么久,可定是不行的。我想坐汽车去威海。请问您——济南汽车站往哪儿走?”

中年女人笑着说道:“这位旅客,济南火车站旁边就有多家汽车站——有济南汽车总站、济南汽车中心站、济南公交总站,不知你去那个汽车站?”

“我要去威海。”我说,“我也不知道去那个汽车站?”

中年女人说:“现在,是凌晨了。天气这么冷,你到车站附近的旅社住宿,明天再乘火车或者汽车吧?

“要明天下午才有火车。”我说,“我想去汽车站问问。请问到济南市长途汽车总站站怎么走?”

中年女人说:“济南长途汽车总站距火车站很近,就在前面。”

我站在广场里观望,并没有看到“济南长途汽车总站”的牌子。看到了“公交站”的牌子。就在火车站对面到广场旁边。

济南火车站广场面积很大。虽然看上去就在前面,真正动身走去,还是要花费时间。

我原来上高铁之前,在高铁站候车等了好几小时,坐了七个半小时的高铁,到了济南火车站,又是深夜十二点。没有吃东西。在济南美火车站候车厅又停留在一个多小时。我肚里饿了。又疲劳了。加上是农历正月,天气冷,身上穿得多,携带的行李比较多。我提着行李,好一会才到了济南火车站广场旁边的公交总站。

这个时候,公交总站早已下班了。除了看到办公室里有人值班男之外,公交总站并没有其他人。

我进了公交站内,只见站内停着很多公交车。

在公交车内往返好几个来回。

终于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请问到长途汽车总站怎么走?”我问。

“你到其他地方去问吧?”中年男子说,“我们这里单位的公交站。专门接送单位的职工上下班的。”

“哦,是这样。”我走出了公交站,到了济南火车站广场。

这时候,济南的大街上,除了偶尔看到几部轿车飞驰而过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车辆与行人。

济南美火车站广场上,有两种身份的中青年男女活动——

一是那些开着破旧出租车到中青年男子在济南火车站接客。

二是那些规模小的旅社老板在济南火车站拉客。

我站在济南美火车站广场,不知去哪里?

“你要去哪里?”我正在观望,忽然听到有人高声问道。

我返身一看,只见是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我要去济南长途汽车总站。”我说,“老板,不知去济南长途汽车总站怎么走?”

“你等一会!我哦送你过去吧?”中年男子说,“你现在坐到车去吧?我到广场上走一走,多拉一个人,我就多一份收入。”一边说,一边指着前面的一部就面包车说:“这是我的车子。你现在三车吧?”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车门。

我上了车,提着行李,坐在面包车里。

中年男子关好车门后,在广场上拉客。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中年男子忠于拉了三个人过来了。

我说:“老板,你终于来了!我坐在车龄,等你来你很久了!”

中年男子笑着说道:“这位旅社,你好!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你作为客人,当然不愿坐在车里等。我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也是没办法啊!我是开出租车的,我多拉一个客人,就多一份收入。毕竟我的车子是旧车,要是白天,做旧车的人很少。我只好到了晚上搞几个钱。你放心,我不是派骗子。我的家,就在济南火车站附近。,我是合法经营的。不信,你可以到前面的派出所举报。派出所就在前面。”

我一看,只见前面不远处,挂着“派出所”的牌子。

“老板,去济南汽车总站多少钱?”我问。“五十元。”中年男子说。

“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走去好了。”我说。

“三十元,怎么样?”中年男子问道。

“算了!”我说,“我自己走过去好了!”

中男子说:“你是不是怕受骗呀?••••••”

“老板,你好!你生意好啊!”话音未落,只见一位身穿羽绒服的女子走了过来,

我一看就知道中年男子与中年女士不但相互认识,而且相互非常熟悉。

中年女子说:“这位旅客,现在是深夜,天气这么冷,你一个人在济南,人生地不熟的,人家三十元钱送你过去,你应该感到幸运才是!。

那位中年女子说完,离去了。

“二十元送你过去吧!”中年男子说。

“好!”我说,“老板,开车吧?”

“好!”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发动了旧面包车。

旧面包车从济南美火车站广场出发,进入了大街上。没有多久,就到了济南长途汽车总站。

我到了济南市长途汽车总站后,觉得很冷,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好不容易,终于天亮了。

我从名汽车总站出来吃早饭才发现:原来,济南火车站与济南市长途汽车总站仅仅一墙之隔。火车站后面就是汽车站。

中年男子威海总站济南火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