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幸福是什么?

2022-07-17原创文章

幸福是什么?

平心而论,我不是一个内心贪婪的人。对待生活,始终秉持随遇而安的理念。

有对好的生活的期待,有为了好的生活而做的努力。至于结果,并没有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拗。我的态度是:努力过,不后悔,结果如何,听天由命。

按说,有这样的生活态度,应该是幸福感满满的。但如果问我:你幸福吗?我还真说不上来。因为到底幸福是什么,我还没有搞清楚。

2019年年底的一场大病,似乎让我懂得了幸福是什么了。

发病当初,我还能随手抓起车钥匙,自己开车奔向医院。后来病情发展到只能躺在病床上时,我就在想,如果现在还能抓起车钥匙,开车就走,该有多幸福。由此感叹:幸福原来如此的简单。

经过在医院几个月的治疗康复,以及出院后一段时间的自我恢复锻炼,当初觉着的“不可能”又成为了“可能”,抓起车钥匙又能开车了。我幸福了吗?好像依然没有幸福的感觉。

现在的我,不仅能开车,还能如常人一样地骑自行车了,我幸福了吗?好像仍然没有幸福的感觉。

我迷惑了,躺在病床上不能动的痛苦不曾忘掉;“抓起车钥匙,开车就走,该有多幸福”的奢求不曾忘掉;幸福原来如此简单的感慨不曾忘掉。而当应该感受到幸福的这一刻来临了,我却没有了幸福的感觉。在暗暗痛骂自己贪得无厌、忘记初心的同时,仍不忘为自己开解——或许我当初臆想的幸福不叫幸福,应当叫一种“小确幸”。对,“小确幸”,我想到了这个新词。

不止于此。碰到熟悉的人,总会亲切的鼓励问候我一声:恢复得不错。我也由衷地回道:知足,知足。但“知足”后应该有的“常乐”我却没有。知足是真的,没有常乐也是真的,我竟然怀疑起了“知足常乐”的正确性。

今天,读到了铁凝“幸福就在此刻”的文章。

文中说:“你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有人说,最幸福的时刻是加官进爵时、买房购车后、身体无恙中,有人说最幸福的时候是父母双全、爱人平安、孩子快乐、领导待见……

都对,但都打动不了我。

直到一天,我去见一个作家朋友。茶过三道,我忍不住继续兜售这个问题,他微笑着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过去的事情来不及衡量是否幸福,将来的事情没必要揣测会不会幸福,我能想到最大的幸福,就是用心享受面前的好茶,让此刻愉快的感觉更醇厚。面前与我谈心叙旧的你们更是我的幸福之源。”

我终于领会到了何谓醍醐灌顶。

醍醐灌顶的还有我。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有着一个又一个的期待,不待一个期待完成,马上又去憧憬下一个期待,而忽略了生命中每时每刻带给我们的快乐和享受。

每年元旦,我习惯给新年中的自己写几句话。今年写的是:新的一年,三句话:无奢求,有期望;心态悠然闲适,努力一如既往;打造好每一个今天。看来我也有清醒明白的时候,只是没有将这种清醒明白转化成惯常的思维。

幸福开车抓起是什么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