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闲话保佑

“富烧香,穷算命” 。在我们的传统社会意识与历史文化积淀里,一个人本事再大或是地位最低,都相信命运、天意、预兆、运气、风水。总认为冥冥之中有种无形的不可知的神秘力量在掌控着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轨迹。人们总是祈求这神秘的不可知力量保佑我们心想事成或平安无事,至少不让我们受到大的伤害。同时,有时候神明们一不高兴就会不保我们,甚至让我们不顺。这原本是人人都有的“灵魂软肋”。

古人说的“时来天地同协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就是表达了人为努力要靠天地运气时气来护佑的理念。人们平日里常说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君子人不与命争”,“乘兴时扁担开花,背兴时生姜不辣”,“倒霉时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根”,“人走时气马走膘”,“时来般般顺,运去步步难”,“万般皆在命,半点不由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等等,都是同一个意思,命运运气比我们英雄更厉害。日常生活中的诸般小事也如此,打麻将也要分手气背不背,车牌号、手机号也要避开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数字,办红白事都要看看时辰、定定方位,求个吉祥、图个顺利。

然而,细细地思辨,我们对这大似天般的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好像不大确定,看看全国,东西南北中连同港澳台,各式各样的信奉、道场、仪式、求拜,民间传说和民俗,人们的意识深潭内里是泛神论、众神论、无神论的交流漩涡,这不同于信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等的人们,人家是听凭唯一的或是统一的天神来保佑,我们是以为包括已经死的人还有石头、地势方位、水流走向、蛇精、耗子精、狐狸老仙儿、玉皇大帝、财神、火神、雷神、地狱阎罗、天庭众仙、菩萨如来以致文字谐音都可以可能可叹可怕的左右摆布我们的。令我们膜拜的,不敢招惹的,保佑我们或打压我们的似乎太多了点。我们得时常警醒自己“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是不行的。

但是,“缘是天赐,份靠人争”,“若不与人行方便,念尽弥陀总是空”。这就提醒人们,人为的努力、争取同样不可小觑。“不信天命信革命”的理念与实践告诉我们,我们的先哲,我们的革命先驱没有消极遁世、清净无为、懦弱等待、不思进取。不甘于受命运的摆布,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力争改变命运的安排。这在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革命奋斗史上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了。这在古往今来许许多多的有为有识之士的个人奋斗史上也是有目共睹的了。

时至今日,我们都明白,大多数国人所祈盼的万事如意、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是首先要靠国家的,既国泰才能民安的。所以我们祈祷天佑中华,祝愿我们的伟大祖国繁荣昌盛,既是爱国又是爱家爱自己,有国才有家才有我们的幸福安康。看看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阿富汗等国的被战乱祸害的难民们的哀哀无告和流离失所,我们真得庆幸,托上天庇护自己生在一个伟大平安的国度。

按理说,神明们既有保我们又有毁我们的神通,那我们所祈求保佑的,应当是指我们所干之事符合我们的意愿也让神明看着不太坏不太讨厌。至少是不惹恼不触动各路神明,当然也最好符合社会法则伦理道德什么的。“举头三尺有神明” 是告诫人不要干坏事。“劝君莫作亏心事,古往今来放过谁?”这就是说,在我们的民族传统文化积淀中,神明可以发助神力保我们,也可以不作为不保我们,还可以毁我们。干坏事,惹得天怒人怨神明是不保的,还会招致天谴。也就是说,苍天、上天、神明、各方正邪、各路神明除了保佑我们之外,还负责监督我们,不叫我们干坏事。一但干了,那就要受到上天的惩罚。

可问题是,现在有些人连干坏事干人神共怒的坏事也求神明保佑——据说,某特大盗窃团伙在每次行窃前都要烧香拜佛,祈求保佑他们屡屡得手还不被抓住。由此,笔者联想到了两例官员贪污案,都是与祈求保佑有关的。

例一:某贪官原本并无多少贪污案底,后经“大师”指点得知自己还能加官进爵至很高位,“大师”告诉他说,如此晋升是要靠菩萨保佑的,是要敬奉菩萨的。于是他大肆贪污受贿,而所得的钱财并没有挥霍或转移,大多捐给了各地的佛门寺庙。可笑的他怀着极其虔诚的心态,平时多烧香天天抱佛脚,把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的赃款再捐给净地佛门。据说,上级纪检委找他谈话的当天,他回到住处就跪倒在佛像前不停地念阿弥陀佛,此人被“双规”后,在写交代材料的纸上竟写满了南无阿弥陀佛和佛教治国的“高论”。

例二:某贪官将大肆贪污受贿的钱财用于扩深他家祖坟前的一个小水潭,缘由是“大师”说了,他之所以还没有继续高升,是因祖坟前这水潭过浅,要想升官就得将水潭加深扩宽。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类贪官当年上任之初是以无神论者自居的,后来因为个人私欲信仰动摇才变成了有神论者。可悲可叹的是,他们是连自己改信的神明都亵渎了!佛门那一条戒规或那家的祖坟风水告诉你要去贪污腐败?!神明和祖上凭什么会保佑你违法乱纪为非作歹?

可见,有些人追逐个人功利的劣根性注定了他们对信仰的随意性和自我性。这种人迷茫了,困惑了,动摇了,于是,在他们心中众神泛滥了。这比信仰缺失更可怕。有的人平时也不信神,但要发邪财,要包养情妇时就变成唯神论了,迷信了,就祈盼不可知的神明保佑了。有的贪官直到入狱还在认为自己是命该如此——不论是贪污得逞还是被查办入狱,都是命,都是说不清的哪方哪角没有打理好,所以才不顺不利。贪官们所企盼的神明保佑只是保他不会出事而绝不会企盼受到监督或惩罚。

至于说,有些贪官并不信泥塑木雕精描彩印的神明,却大信特信祖上积的阴德和有形有势的祖坟风水。那也是枉然。说穿了,祈求祖先前人保后人是封建社会封妻荫子意识的遗传,后人为前人选风水墓地然后厚葬不单单是让前人风光体面清净安详,还含有保佑子孙后代的意思。可是,从清东陵到清西陵,据说都是风水宝地的“极品”,可它保佑了大清江山永固吗?威武雄壮的秦皇兵马俑保住了秦王朝的一统天下了吗?具体到如今,时下的天价墓地真得能保佑某些富二代们永世昌盛吗?还是有位企业老总深明大义:他告诫子女们不要贪恋家传万贯财产,古代的例子很多,钟鸣鼎食之家往往是要被人挖祖坟——因为有钱人死后随葬品也是丰厚值钱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