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滩上的红柳

去年秋天,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又来到了戈壁滩上。车窗外是漫天的黄沙,满目萧索。偶尔有一丛丛红柳出现在视野,给这个沉闷的戈壁带来勃勃生机,我的心情也随之靓丽了起来。

我今年来的不是时候,错过了红柳开花的季节。此时的红柳叶片蒙着厚厚的沙尘,饱经沧桑的模样,勾起了我心中一丝丝的心疼。记忆之门也随之打开,那个留在心灵深处的故事,又鲜活了起来。

那是我大三时的一个暑假,我还没来得及回家,同学就给我介绍了一份远在戈壁滩深处的活计:一天的工作时间,待遇丰厚。我不由得心动了,于是接下了这单活计。就这样,放假的第一天,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就踏上了远去戈壁的行程。

火车,汽车,经过几次转换之后,终于来到了戈壁滩上。我乘坐着开往戈壁深处的汽车,看着车窗外无边无际的黄沙。风从窗子缝隙里面吹进来,有些凉凉的感觉。因为只有一天的活计,我没有带多余的衣物。单薄的衣衫挡不住戈壁上的寒风,我抱紧了双臂,不由得瑟缩了一下。我的视线再一次无奈地望向窗外,太阳开始慢慢西斜,视野逐渐暗淡了下来。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起来,背包里还有半块馒头,一瓶水,我掏出了馒头。这半块馒头已经皱巴巴的了,像一个干瘪的老头。在这样冷的环境中,我已经没有了进食的欲望。此刻要是有一杯热水,一顿热乎乎的饭菜该多好啊。我将馒头放回了背包里面,伸了伸腰,由于坐得太久,腰肢已经有了僵硬的感觉。车窗上映出了我的模样,头发散乱,面容憔悴,只有一双眼睛依旧是充满了希翼的。

忽然,窗外一丛丛特殊的植物闯入了视野。“红柳!”我的心里发出了一声欢呼,沉闷的空气立刻活跃了起来。那丛红柳在风沙中挺立着妖娆的身姿,像极了一个不屈不挠的女子,无言地挺立在风沙中,展示着生命的风采。车子行驶的很快,还来不及将那丛红柳看清楚,红柳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视野里,车窗外又是一片寂寥的戈壁滩。风更冷了,太阳的光线也越来越微弱。

在太阳即将落下去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到了。”司机打开车门,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建筑物,“那就是你要工作的地方。”我刚刚下车,还没有站稳脚跟,司机就调转车头,一溜烟地开走了。 我向着那个厂房走过去,仿佛看见了温暖的灯光,闻到了饭菜的浓香,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到跟前的时候,不由得惊呆了,大铁门上竟然挂着一把铁锁!

我四下环顾,竟然没有发现一处人家,只有无边的戈壁,还有茫茫的黄沙。怎么办?来不及思考,一阵风夹着沙尘向我袭来,我不由得咳嗽了起来。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背风的地方歇息一下,再想想下一步怎么办了。

幸运的是,我很快就在厂房附近找到了一个位于一丛红柳下面的草堆。草堆在红柳和厂房的保护下,绝对是一个避风的好地方。我快步走过去,坐在草堆上。太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暮色四合,整个戈壁滩渐渐黑暗了起来。我掏出那半块馒头和那一瓶水,这就是我的晚餐了。风呼啸着,吹得身上凉凉的。一弯新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天空,清冷的月色里,红柳摇动着枝条,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唱着催眠曲。慢慢地我有了困意,看来今晚只能露宿在此处了。我将草堆挖出一个洞钻了进去,又拿一些草将洞口堵上,留下一个小小的通气孔。这样既可以将风沙关在外面,又可以随时观察外面的情况。我躺在草堆里面,看着小洞外面那一小块天。想不到我也有幕天席地的这一天,我只能用青春的火去温暖自己。几点寒星好像眨着的眼睛,慢慢的视线模糊起来,我进入了梦乡。

当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我揉了揉发痛的眼睛,从草堆里钻了出来。戈壁滩上的阳光没有一点温暖,照在身上依然感觉凉凉的。我来到那个大铁门前面,大铁门已经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穿制服的保安。看见我走近,脸上露出了寒霜的颜色,黑着一张脸,上下打量着我,目光停留在我衣服上的一根草屑上,眼里的冰寒更冷了几分。 不等我开口,他就极其不耐烦地说:“你就是来做工的?”我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狗一样的人,我也是没有说话的必要。“跟我来吧。”保安带着我走进这家厂房,来到三楼的一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老板椅后面堆着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毛发稀疏的头顶泛着油光,好像一个瓦数很大的灯泡。鼻梁上架着厚厚的眼镜片,一双眼睛鹰隼一样盯着我。片刻之后,这个“灯泡”交代了几句我需要做的工作,就让保安带着我来到了另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就简朴得多,桌子上的一台电脑就是我的工具了。

不大一会,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显然她是这里的文秘。女子给我拿来了一包饼干,一壶热水,这就是我今天的早餐了。我从冰冷的室外进入到温暖的屋里,我还是感觉冷的寒彻骨,赶紧喝了两杯热水,才感觉身上有了一些暖意。吃了几口饼干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

还好这份工作所用的都是平时所学,工作很顺利。我终于赶在夕阳下山之前做完了工作。我揣着那个胖胖的负责人交给我的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在夕阳还未完全落下去之前离开了这家工厂。风冷冷的吹过来,大铁门“咣当”一声,在我身后重重的关上了。这回去的路上,没有车接我,工厂距离县城六十公里,只能靠我脚步去丈量了。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怀揣着没有冷却的热情。一会走,一会跑,戈壁上只有风沙的声音,还有我的脚步声。时而出现的红柳就是我这一路上能看见的唯一生物了。走得久了,双脚开始酸痛,天上的新月又开始高高悬挂在深蓝色的天幕上,几点寒星好像月亮坠落的眼泪。我有些累了,坐在一丛红柳下面的沙土上,开始唱起了歌来,唱着唱着,就有了力量。我站了起来,重新恢复了力量,继续走上了回家的路。

走着走着,却发现我迷路了!看着黑越越的戈壁,我竟然不知道往哪里走才好。一瞬间,豆大的汗珠掉了下来。我望着四处都很相似的戈壁滩,不知道如何举步前行。就在这个时候,风中送来了羊的叫声。我循着声音找过去,转过一个土坡,就看见了一处羊舍,周围砌着一人多高的围墙。我按着围墙翻了进去,羊舍里有很多绵羊,看见我的到来,都吓得四处奔跑。空气中弥漫着羊身上的气息,几乎令人窒息。可是面对凛冽的寒风,我还是妥协了。找了一个角落蹲了下来,至少,这里有羊身上的温暖,能对抗一下戈壁滩上的凄寒。

夜色越来越浓,气温越来越低。我被冻的无法入眠,绵羊已经安静下来了,趴在一起沉睡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那些绵羊身上厚厚的羊毛,看起来很像一张张厚实的床垫,要是躺在上面该多舒服啊。想到这里,我悄悄站起来,蹑手蹑脚靠近一只肥硕的绵羊。绵羊听见响声,睁开了眼睛,刚刚想爬起来,就被我按到在地上。绵羊使劲挣扎着,发出咩咩的叫声,最后还是乖乖地被我压倒在地上,成为了我的活羊床垫。躺在绵羊厚实的毛皮上,绵羊的体温也源源不断地传送过来,让我感受到了一丝温暖。或许绵羊看见我对它没有危险,不大一会也睡着了。我躺在绵羊身上,几乎冻僵的身体慢慢缓和了过来。月光如水一般洒在我的身上,好像一席轻纱。寂静的夜晚,只有风的呼啸,和羊群不均匀的呼吸,在这个特殊的地方,我慢慢进入了梦乡。

“砰!”羊舍的门打开了,声音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揉揉眼睛爬了起来。羊舍的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头上的蓝色围巾正随风飘着。女子惊愕地张大嘴巴,“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听我说我来意,女子将我带回了她的家里,一处离羊舍不远,这是木石结构的小屋子。屋里有一位穿着黑色衣裤的老人,姑娘说这是她的爸爸。老人看见我,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吩咐女儿给我盛来了热乎乎的糙米粥。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一顿热乎饭了,我很快就将糙米粥喝得干干净净。姑娘连续给我盛了三次,我才吃饱。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放下饭碗,姑娘看着我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好像一朵盛开的桃花,让我有一瞬间的晕眩。

从攀谈中得知,姑娘名字叫柳儿,就出生在这个戈壁滩上,一家靠着牧羊为生。我四下打量着屋子,这里面都是简单的木质家具,带着奇怪的纹理,他们说,这是红柳木的家具。想不到,那么戈壁滩上小的红柳,也可以有这样大的用处。我不由得对红柳萌生了敬意。略微歇息一下,我又要启程回家。老人给我的包里装上了几个黑面馒头,又把我的水瓶灌满了水。“孩子啊,去县城还远着呢,没有吃的你可坚持不下来的。”老人说完,让女儿带我去回县城的那条路。我的心被触动了,这戈壁的人也跟戈壁一样朴实无华,却能给人最深的感动。

这个名叫柳儿的姑娘走在前面带着我,乌黑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子,又粗又长,辫梢垂到纤细的腰肢上,随着柳儿的脚步跳跃着。柳儿纤细的腰肢在红裙子下面摇曳生姿,美得不染凡尘。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竟然还有这样惊为天人的女子,也真是奇迹。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回县城的大道上,柳儿要回去了。她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里,生出了几许留恋。我挥了挥手跟柳儿告别,柳儿转身离去,脚步比来的时候缓慢了许多。我默默看着她曼妙的身影渐渐离去,也走上了那条回家的大路。心中似乎有某种不甘,却又找不到理由。我开始奔跑起来,耳边是呼呼的风声。

“等一下!”风中传来了柳儿的呼唤,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见柳儿一只手提着裙子的下摆,一只手扬着一条紫色的手绢,跑得气喘吁吁。柳儿很快就跑到了我的面前,抬起眼睛看着我,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她问道:“你还会回来这里吗?” 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不知道如何作答,未知的明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机会再次来到这个地方。

看见我沉默不语,柳儿眼睛里的星星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将那条手绢塞到了我的手里,笑容也凝固了。“你要记得我啊,我叫柳儿,红柳的柳!”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了。风扬起了黄沙,遮住了我的视线。朦胧中,那一抹鲜红成了一团跳动的火焰,将我的青春点燃。

直到柳儿的身影越来越小,跟苍茫的戈壁滩融为了一体,我才又踏上了回家的路。脚步却没有了先前的轻松,好像遗落了什么珍贵的东西。就这样,我一步三回首,慢慢走回了县城。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地方,也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美丽善良的姑娘。如今,我又一次来到阔别多年的戈壁滩,看着窗外傲然挺立的红柳,我的心激动了起来,那个名叫柳儿的姑娘连同红柳一起在记忆中浮现出来。我的青春,我的红柳,还有那个名字叫柳儿的美丽姑娘,都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值得永远珍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