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我点了一碗鸭血粉丝汤

上周,我点了一碗鸭血粉丝汤,一个人坐在桌前,心事茫茫。

端上来时,热气袅袅,佐芳料香。粗糙的陶土砂锅换成了如玉白瓷,寸段的鸭肠缩减成了指甲盖大小,曾经大块的棕色鸭血,亦然成了秀气小块正方。乱草如麻的山芋粉丝变成了如梳如篦的雪白,晶莹透亮。

几年没来了。招牌还是那个招牌,门面变得更宽敞,不见了往日鼎沸的人气,听不到伙计的高声叫号,替代的,端盘送上。还有,对门油炸萝卜饼店,不知去向。

那时的我,常来这个地方。在周末,和父母。最能记得的,当然是鸭血粉丝汤。还有对门的萝卜饼,炸的金黄金黄,喷香喷香。

过去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又好像在遥远的地方。

时间可以模糊一切,但很少淡忘。

但此时,食欲,真的无法引燃这窗明几亮的店堂。灵魂,缺少了被追逐的乐趣和方向。

想想也是,都说这里就是鸭都,可我真的想知道,这周边,是否还有养鸭子的池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