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初上美利坚

2022-07-26高中作文

飞机掠过绿草如茵的郊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平安降落在我的美利坚之行第一站:旧金山。

出了机场,上了高速公路,第一次行驶在美利坚的土地上。连绵不断的草场,在平原、在丘陵将大地包裹得严严实实;人们按照自己的需要,在古树下、在溪流边修建栖身之所;雅淡的别墅、古朴的农舍点缀在绿草中的牛羊,将美利坚装扮得清新简洁。像我这种从广州水泥混凝土森林里走出来的人,一到这种环境就像到了人间天堂,不自觉地流露出乡下人进了城的那种兴奋与喜悦。

办完入住手续,导游领着我们往马路对面的餐馆走,当我们看到远处疾飞而来的汽车时,本能地倒退到人行道上,司机看到我们准备横过马路,远远地停下车来,并优雅地向我们挥挥手,示意我们先过。我想:美帝国主义份子还这么文明吗?

进了餐馆,服务员清一色的是老外,其中一位很热情地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安排我们坐下,然后每人发一本菜谱,倒一大杯冰水,我用不了一分钟就把薄薄的两页纸看了个遍,我英语不行,又不好意思问人家,便随便点了一份不到三美元的“菜”。过了不到十分钟,“菜”上来了,一大块烤牛肉,香气扑鼻,馋得我口水直流,三下五去二将它化成我的胃中之物,真棒!份量很足,而且味道也是特别的好,唉!在美国的日子餐餐有烤牛肉吃就好了,我想。我们用餐的时候,服务员不时地过来给我们添水,并询问我们食物的味道怎么样?还需要什么之类?你问她啥她都会面带微笑地告诉你,让人感觉很舒服。

回到旅馆。房间的陈设很一般,一台21英寸带有线电视装置的电视机,看有线电视需要另外收费,内容绝对的色情;床头柜里摆放着一本英文版的圣经,对没有掌握好English的我来说,那自然是一本天书。住在这间旅馆,美元是绝对不能外露的,否则,它们将会稀里糊涂地成为旅馆服务员的小费。

第二天,导游领着我们从旧金山坐车一路向西,到了美国西海岸的城市圣莫尼卡,下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洁白的沙滩、摇曳多姿的椰树以及林立的高楼大厦……大海已失去正午的浮躁,如安详如矍铄的老人,在海边可以划船、冲浪和游泳,还可以沿着沙滩散步,欣赏美利坚落日的壮观。路上不时有跑者带着犬只经过,年轻的父亲推着婴儿车在夕阳中慢跑,间或有甜蜜的情侣拿着冷饮在幑风里漫步;街头有位艺人,见我们走过来,竟弹奏起中国国歌,看他的神色好像比我们还热爱中国,兴奋得让我们热烈鼓掌,一个个上前将美元纸币放到他跟前的礼帽里。

街道非常干净,地上看不到垃圾,也见不到清扫垃圾的环卫工人。街道两边有很多精致的咖啡馆和大大小小的酒吧和游乐场所,各种卖手工艺品的特色小店。游客可以在此品尝美食,也可以在各色小店里闲逛,采买自己喜爱的物件。

夜晚的圣莫尼卡热闹非凡,酒吧里灯红酒绿,年轻男女鱼贯出入。美女绝对是圣莫尼卡的风景线,这里的青年女孩都很漂亮,身材曲线性感迷人。当我们走近白人少女时,会有一种犹如梦中的感觉:蓝眼睛、高鼻梁、白皮肤。路过西餐厅,烤西式牛排夹杂着黄油面包的味道会扑面而来,时刻挑战我的味觉。浪漫悠闲的海边小城,在路灯的照耀下,有些忧郁与哀伤,城市的角落里,零零散散地分布着不少流浪汉,他们或躺或坐……

到美国后的第十天,在征得我们同意后,我们的老师Black---一位退休的美国公路监理工程师,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那天,我们一吃过早餐就出发,这一路上的风景,真的是如诗如画,仿佛每一棵树都经过园丁精心修剪一般。五颜六色的房屋,依地形而建,如我们乡下的茅棚一般,点缀在绿茵丛中。这位美国工程师告诉我们,这里的规划是五十多年前设计的,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有时路面会做些修缮。

一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Black家,这是一栋建筑面积一百多平方米的单层木结筑房屋,已经使用二十多年了,色调淡雅,看上去却像新建的一样,门前点缀着几盆鲜花,屋里的摆设也很简单,但干净整齐,空调、冰箱、洗衣机等现代化设备一应俱全,游泳池、健身房更显现代化的生活气息,主人安排我们落坐后,一边给我们端来可乐、汽水之类,一边告诉我们他只有一个儿子,在华盛顿州上大学,他太太去华盛顿看儿子去了……

小区没有围墙,与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绿荫掩映,古木参天,到处是翠绿的草坪。几只小鸟旁若无人地逗留、觅食,自由自在的;不时还可以看到松鼠在树上跳跃,它们一点也不怕人,睁着一双大眼睛爱眨不眨地看着我们,嘴里还嚼着东西,我们欲抢拍这可爱的小精灵时,它转身一个箭步消失在树林里;鹿夫妻欢快地跳跃在草坪之上,仿佛我们不存在一样,转瞬不见了踪影。

人与自然的和谐,在这里显得多么的平凡。

一位我们旧金山点缀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