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树枝上的小鸟

春雨像个多情的恋人,缠缠绵绵了一天一夜依然不肯离去。清晨的雾霭还没有散尽,窗外的风景依然笼罩在薄纱似的雨雾里,朦朦胧胧,似真似幻。郊外的山峦和建筑越发显得模糊,就像水墨画里的远景,淡到和阴雨绵绵的天空融为一体。

楼下院子里有一棵杏树,枝杈繁盛的树干已经长到了和三楼的窗户一样高。隔着玻璃仔细瞧,忽然发现枝头上已经掇满暗红色的花蕾,有的花蕾裂开了小口子,里面露出鲜艳的花瓣。还有个别性子急的,已经在雨中奋力绽放了,粉红色的花朵看似柔嫩脆弱,但一点儿也不畏惧料峭的春寒,急切地向世界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我忽然意识到现在已经三月中旬,马上临近春分了。往年这个时候早已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约几个好友匆匆奔赴山野,踏青、看花儿、拍风景、挖野菜……忙得不亦乐乎。北方的春天来的晚,去的也慢,一直可以玩到四月下旬,采完最后一波香椿才肯作罢。

那时,近郊的田野里,南边的山坡上,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和笑声。在万物复苏的时节里,自己的生命也得到了绽放。

而最先绽放的一定是迎春花,接着是连翘。虽然她们都是那种明艳艳的黄,但是一个娇小灵秀,一个热情奔放。有个朋友老是搞不清迎春和连翘的区别,笑得我肚子痛,告诉他一个五个花瓣儿,另一个是四瓣儿。

如果山坡上一大片金灿灿的连翘花丛中矗立着一两棵粉红色的杏花,那情景,更是美得连神仙都流连忘返。此时此刻,我会忙得不亦乐乎,举着相机从各种角度“啪啪啪”地停不下来。真得庆幸我们处在一个数码时代,要不然那得消耗多少胶卷呀?

桃花比杏花要晚上几天,但是她比杏花要繁盛许多,每一条细细的枝杈上都掇满花朵儿,争相绽放,好像就害怕你看不见她那一朵儿。桃花的花蕾和花瓣儿也是一种中药,可以清热解火,排毒利便,也是减肥瘦身的良药。每逢在山野看见无主的桃树,总要摘上一些回去,以便急需时用。

要说采集,最多的当然是三月的野菜了。最先冒出泥土的是泥胡菜,一层层翠绿的叶子贴着地面展开,十分漂亮。但是它那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太苦了!不过苦味儿的野菜大都败火,春天气候干燥,人们容易上火,适当吃几口凉拌泥胡菜,多少有些作用吧?

晚几天的时候苦菜也冒出地面了,这是人们餐桌上最常见的一种野菜。此外还有荠菜、婆婆丁、麦蒿等等,都是营养不错的佳肴。旧时代每当春天来临之时,穷人家里总是青黄不接,面临断顿之灾,而野菜就是一家人的救命菜。

我最爱吃的野菜还是白蒿,采回家清洗干净,放上佐料、裹上面糊用油一炸,那个香啊……

忽然,打远处飞来一只小鸟,落在了窗外的杏树枝上,抖一抖羽毛上的雨水,然后缩着脖子一动不动。它那黑色的脑袋那么小,背上有着褐色的花纹,肚子呈乳白色。不知道它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也许刚从公园的草丛里吃饱了虫子,来这里歇歇脚;也许刚才小夫妻吵架,到我的窗前清净片刻。实在猜不透啊!

看着它的样子可爱,我便拿出相机来调好了焦距。可是我拉开玻璃窗的动静太大,它受惊了,尖叫了一声,跳起来掠过了树冠,飞过楼下的花园,消失在远处的雨雾里。

小雨还在默默地下着,无声无息,绵绵不绝。小区里静悄悄的,和午夜时分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忽然觉得,世界末日那天是不是也这样安静?

可惜我不能像小鸟那样飞翔,逃离这片死寂的世界。我觉得我和那个美丽的春天越来越远了,似乎再也回不去那春意盎然繁花似锦的世界了。

人一旦失去自由,就像鸟儿失去翅膀,生存的意义何在?

有的人被物质的欲望和财富的枷锁所羁绊,失去了翅膀;而我,纯粹是外部世界强加与我的藩篱——因为我并没有做错什么。这窗户,这楼房,这小区,以致整个世界,此刻就像一个大笼子。

从来没有感到过自己如此的渺小和无助,以致绝望……

可是,毫无办法,我只能祈求,祈求这场灾难早点儿过去,让我可以重回山野。

2022年3月12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