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桥遗梦》的摘抄

我愿你快乐,即使你的快乐不再是因为我。

旧梦是好梦,没有实现,但是我很高兴我有过这些梦。 The old dreams were good dreams; they didn’t work out, but I’m glad I had them.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各自的过去中,人们会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的时间去喜欢一个人,再用一天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呢,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

我只有一件事要说,就这一件事,我以后再不会对任何人说,我要你记住:在一个充满混沌不清的宇宙中,这样明确的爱只会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再也不会再现。

人们会用一分钟去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去喜欢一个人,再用一天去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却要用一辈子去忘记一个人。

人々は1分で人を知って、1時間で人を好きになって、もう1日で人を愛して、最後まで一生で人を忘れ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用不着现在决定,你再考虑考虑,等再见面,你也许改主意了。

旧梦是好梦

没有实现

但是我很高兴我有过这些梦

Old dreams are good dreams.

Not realized,

but I’m glad I had these dreams.

没人明白,当女人作出扶择

去结婚和有孩子

在某方面,她的生命开始了

在另方面,却停止了

她建立了现实的人生

而把她个人的需求放到一旁

好让她的孩子能长大成人

当他们离去时

亦把她现实的一生带走

此时她不能再过回自己的生活

也不记得是什么令她活着

因许久没人问过她

她也没有问过自己

我愿你快乐,即使你的快乐不再是因为我。

旧梦是好梦,没有实现,但是我很高兴我有过这些梦。 The old dreams were good dreams; they didn’t work out, but I’m glad I had them.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各自的过去中,人们会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的时间去喜欢一个人,再用一天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呢,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

我只有一件事要说,就这一件事,我以后再不会对任何人说,我要你记住:在一个充满混沌不清的宇宙中,这样明确的爱只会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再也不会再现。

人们会用一分钟去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去喜欢一个人,再用一天去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却要用一辈子去忘记一个人。

人々は1分で人を知って、1時間で人を好きになって、もう1日で人を愛して、最後まで一生で人を忘れ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用不着现在决定,你再考虑考虑,等再见面,你也许改主意了。

旧梦是好梦

没有实现

但是我很高兴我有过这些梦

Old dreams are good dreams.

Not realized,

but I’m glad I had these dreams.

没人明白,当女人作出扶择

去结婚和有孩子

在某方面,她的生命开始了

在另方面,却停止了

她建立了现实的人生

而把她个人的需求放到一旁

好让她的孩子能长大成人

当他们离去时

亦把她现实的一生带走

此时她不能再过回自己的生活

也不记得是什么令她活着

因许久没人问过她

她也没有问过自己

The old dreams were very good dreams; they didn’t work out, but I’m glad I had them.

旧梦很美,虽未能实现,但我很欣慰它们曾萦绕心田。

当一个女人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意味着,生活的起点,也意味着……终点。

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做。可是她还是感到内疚,是从一种遥远的可能性而来的内疚。

我活着的时候,属于这个家,但愿死了以后,属于他。

对,我喜欢教书。就想教出一些有出息的学生。当然不可能个个有出息,不现实。于是我就挑出几个,一心想把他们培养成材

旧梦是好梦,没有实现,但是我很高兴我有过这些梦。

爱情的魔力虽然无法抗拒,若因为爱情而放弃责任,那么爱情的魔力就会消失,而爱情也会因此蒙上一层阴影

这样的外形固然宜人,但是真正重要的是来自生活的理解力和激情,是能感动人也能受到感动的细致的心灵。

罗斯曼桥

印第安人的保留使人有压抑感,其原因人人皆知而无人理会。

麦县的人从来不这么谈话,不谈这些事。这里的话题是天气、农产品价格、谁家生孩子、谁家办丧事,还有政府计划和体育队。不谈艺术,不谈梦。也不谈那使音乐沉默,把梦关进盒子的现实。

有的人在这儿定居了,成了家。并没有沉浸在里面。我没有看见过那些非洲羚羊,可这并不等于我不想看。

可是那力量,那骑着彗星尾巴来到这个世上的豹子,那个在炎热的八月的一天里寻找罗斯曼桥的沙曼人,还有那个站在一辆名叫哈里的卡车踏板上回头望着她在一个衣阿华农场的小巷的尘土中逝去的人,他在哪里呢?在这些词句中能找到吗?

弗朗西斯卡在六十七岁生日时坐在窗口望着秋雨细细回味。她拿着白兰地到厨房去,停下来凝视着他们俩人曾经站过的那块地方,内心汹涌澎湃不能自已。每次都是这样的。这感情太强烈,以至于多年来她只敢每年详细回忆一次,不然单是那感情的冲力就会使她精神崩溃。

The old dreams were good dreams; they didn’t work out,but im glad i had them.

我要向你走去,你向我走来已经很久了。虽然我们相会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真是个难熬的经历。痛苦极了,可以说是惨痛。

多少人终其一生却求而不得

他递给她一瓶,举起自己那瓶作祝酒状说:“威武后傍晚的廊桥,或者更恰当地说,为在温暖的红色晨光里的廊桥。”

现在很清楚,我向你走去,你向我走来已经很久很久了。虽然在我们相会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走到庭院门口站着,然后走到小巷口。事隔二十二年之后她仍能看见他在近黄昏的午后走出卡车来问路,她还能看见哈里颠簸着驶向乡间公路然后停下――罗伯特・金凯站在踏板上,回头望着小巷。

你使我害怕,尽管你对我很温柔。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时不挣扎着控制自己,我会觉得失去重心,再也恢复不过来。

“不过,求你别让我这么做,别让我放弃我的责任。我不能,不能因此而毕生为这件事所缠绕。如果现在我这样做了,这思想负担会使我变成另外一个人,不再是你所爱的那个女人。

这儿没有我……少女时候的……梦想

到天亮时他稍稍抬起身子来正视着她的眼睛说,“我在此时来到这个星球上,就是为的这个,弗朗西斯卡。不是为旅行摄影,而是为爱你。我现在明白了。我一直是从高处一个奇妙的地方的边缘跌落下来,时间很久远了,比我已经度过的生命要多许多年。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向你跌落。”

不过他浪迹天涯,漂亮女人到处都是。这样的外形固然宜人,但是真正重要的是从生活中来的理解力和激情,是能感人也能受感动的细致心灵。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带我走,现在就走,带我去你到过之处,到世界的另一端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你听着,底下还有。你想象一下,我脖子上挂着三架照相机,提着三角架,裤子掉下来,挂在腿上,躲在树丛里,突然一只大猩猩,身材特别高,它直愣愣地看着我,那股骚劲儿,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见过,它的头发乱蓬蓬的,多的出奇。当时我一动不动,这种情况不能动。

心本无生因境有。

有多少次硬撑着把车开到家拉上手刹熄了火直接在车上睡着了,不是喝了酒,只是太累了。

缘分不是这样的。俩个人相遇,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才叫缘分。如果俩个人都不喜欢,就算遇上几百万次,都不算缘分。如果一个喜欢一个不喜欢,喜欢的死缠不放,不喜欢的想走,那更不是缘分,是痛苦。

“分析破坏完整性。有些事物,有魔力的事物,就是得保持完整性。如果你把它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分开来看,它就消失了。”

你说,’我是大路,我是远游客,我是所有下海的船。’这是对的,你是这么感觉的,你感觉大路就在你身体里面。不,还不止如此。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说清楚,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本人就是大路。幻想与现实相遇的夹缝,就是你所在的地方,在外面大路上。大路就是你。”

我把他的摄影集送给鲁茜了,你们要有兴趣可以看看。要是你们觉得我说的还是不够清楚,这本摄影集也许会对你们有所启发因为他的摄影有非常丰富的内涵。

终于,他明白了一切:他走过的所有荒野沙滩上所有那些细小的脚印,那些从未起锚的船上装的神秘的货箱,那些躲在帘幕后看着他在昏暗的城市曲折的街道上行走的一张张脸――所有这一切的意义他终于都明白了。像一个老猎人远行归来,看到家中篝火之光,所有的孤寂之感一下子溶解了。终于,终于……他走了这么远、这么远来到这里。于是他以最完美的姿势在她身上,沉浸于终身不渝的、全心全意的对她的爱之中。终于!

我,我想,永远留着它。我想在我下半辈子还是这么爱你。可是……可是要离开这个家情况就变了。因为我不能把这个家破坏了,去建个新的。看来我只能把对你的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你,你帮帮我……

没事儿,不用解释。我就当你在恭维我。接着说。

不,我是怕,你没兴趣对一个犄角旮栏儿里的家庭妇女谈自己的事。

我只说这一次,我从来没这么说过。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当白蛾子张开翅膀时,如果你还想吃晚饭,今晚你事毕之后可以过来,什么时候都行。”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那是灵魂被触动的感觉。她知道。无数人从她身边经过,却唯有他方可这样触动她。

那是死去的爱情复苏的滋味。她知道。

其实它从来没有真正死去。它一直下沉,下沉,沉到连她也够不到寂静深谷里。

我是大路,是远游客,是所有下海的船。

可惜不是。地理杂志要求我,按他们的构思去拍,不能有自己的见识。我是工具,不是艺术家。让人头疼的是…….我太规范化,太一般。

“罗伯特,你身体里藏着一个生命,我不够棒,不配把它引出来,我力量太小,够不着它。我有时觉得你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比一生更久远,你似乎曾经住在一个我们任何人连做梦也梦不到的隐秘的地方。你使我害怕,尽管你对我很温柔。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时不挣扎着控制自己,我会觉得失去重心,再也恢复不过来。”

她倾听车轮隆隆向罗斯曼桥的方向逐渐杳然。她开始在脑海里翻腾叶芝的诗句:“我到榛树林中去,因为我头脑里有一团火… …。”她表达这首诗的方式是介乎教学和祈求之间。

罗伯特后来睡着了,可我一夜没合眼。我该怎么办?后天他就要离开了,这一切是多么地美好,令人留恋,可就要……结束了……

一般说来,大家都互相帮助,有人病了,或伤着了,邻居们都会帮着去摘玉米,割燕麦,或者,干别的。车停在街上也不用锁。而且,孩子跑开也不用担心。这儿的人……有许多好的品质,我非常尊重他们。不过……

叶慈诗集。白蛾舞动翅膀时若想晚餐,今晚收工后来,随时皆可

这是你的家。不是什么旮栏儿。我愿意说。我想想……恐怕比起来,我到过的最有趣的地方是非洲。那是另一个天地,不仅由于那儿的文化和人民很棒,而且,那儿天空从黎明到黄昏的色彩,所有一切都那么真实迷人。那儿生活是原始的,人和野兽不分彼此,谁该活?谁该死?没有任何法庭判决。在那儿……不存在虚伪的东西。一切都那么朴实。美极了,真的。

你们的父亲去世以后,我曾经找过罗伯特,可他已经离开了地理杂志社。没人知道他在哪儿。我把对他的思念,寄托在我们曾经到过的那些地方。所以,我在每年生日的那一天,都要故地重游。

不,我们一直在谈话。是你在提问题。你的话含义太深了,可我这个人太浅薄,根本不懂你的意思,也不能……理解。

今天我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如履薄冰不想撞墙

错把窗当成出口

玻璃渣碎满地

千疮又百孔

蓦然回首

没出口

骗子

他经常钓鱼、游泳、散步,躺在高高的草丛里聆听他想象中只有他能听到的远方的声音。”那边有巫师,”他常自言自语地说,”如果你保持安静,侧耳倾听,他们是存在的。”

是,是的。你也许不知道我的观念,跟当前整个美国社会固有的家庭伦理格格不入。你大概是这么想的:我像个可怜的,游离的灵魂,到处游荡,既没有电视机,也没有自己的浴室……

可是我呢?我的感觉很怪,觉得,她欺骗的不是爸爸,而是我,反常吗?因为是独生子,所以,就……自己象……家里的王子。潜意识里总认为,自己的母亲不该,有这种激情,因为她是母亲。

大部分人呢,这辈子其实都注定了平凡的,你要做的,就是不断思考和反省自己,才能有机会突破这个限制。社会就是个金字塔,你不努力,你安于现状,你浑浑噩噩,你思考犯懒,你就滑到中下层里,你的孩子就会跟着你受苦。你所有犯过的懒,都会要某些人替你背负,或者是你的父母,或者是你的爱人和孩子。请牢记于心。

“这样确切的爱,一生只有一次”

曾经的梦都是美梦,虽未成真,但庆幸曾经拥有

尽管爱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是,如果放弃责任。爱情的魔力就会消失,就会蒙上一层阴影。

我在此时来到这个星球上,就是为了这个。不是为摄影旅行,而是为了爱你。我现在明白了。我一直在从高处一个奇妙的地方的边缘向下跌落,时间很久了,比我已经度过的生命还要多许多年,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向你跌落。

你要知道,这个家在我走了以后,会完全变的。

于是我现在内里装着另外一个人到处走。不过我觉得我们分手拿一下吧我的说法更好:从我们两个人身上创造出了第三个人。现在那个实体处处尾随着我。

不。我心里在说,我错了罗伯特,我不该留下,可我又不能走,为什么不能走?我告诉过你,你再说一遍,为什么我该走,我听见他在耳边说:这种感情一辈子只可能有一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