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守护者》的经典台词

Sometimes to get what you want the most, you have to do what you want the least. 有时,要获得你最想要的,你得做你最不想做的。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父母为什么会打小孩――因为你在他们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像,而你不希望这样。(莎拉)

我的胸膛充满了光辉和氦气,那和我小时候在星光下骑在爸爸肩膀上一样。我知道如果我伸出双手,把手指张成一张网,我就会接住掉下来的星星。(安娜)

爱如彩虹,刹那即是永恒――存在的时候是美丽的,但你一眨眼,它便消失无踪。

如果你的父母为了一个理由孕育你,那么,那个理由最好一直存在。因为,那个理由要是不存在了,你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

如果你遇到一个孤独的人,不管他们怎么对你说,他们绝对不是因为喜欢享受寂寞而孤独,而是因为曾经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但人们一再令他失望。

特殊的东西永远躲藏在人们绝不会想去看的地方。

不管你是谁,你的心里总有一部分希望自己能成为其他人。而有一毫秒,你的愿望成真,那是奇迹。

我们曾经一起看一只小狗追自己的尾巴。她说,这才是人生,我下辈子要做小狗。

我笑着说,你会轮回转世成一只猫。猫独来独往,不需要别人。

我需要你,她回答。

好吧!我说,那我就转世成猫薄荷。

当你的世界完全停滞,你很容易假设别人的世界也是如此。可是,清洁工还是每天收走我们的垃圾,像平常一样,把空桶留在地上。一张来自油罐车的账单被塞进前门。积了一个星期的信件,整齐地摞在桌子上。很奇妙,人生在继续前进。

Sometimes to get what you want the most, you have to do what you want the least. 有时,要获得你最想要的,你得做你最不想做的。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父母为什么会打小孩――因为你在他们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像,而你不希望这样。(莎拉)

我的胸膛充满了光辉和氦气,那和我小时候在星光下骑在爸爸肩膀上一样。我知道如果我伸出双手,把手指张成一张网,我就会接住掉下来的星星。(安娜)

爱如彩虹,刹那即是永恒――存在的时候是美丽的,但你一眨眼,它便消失无踪。

如果你的父母为了一个理由孕育你,那么,那个理由最好一直存在。因为,那个理由要是不存在了,你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

如果你遇到一个孤独的人,不管他们怎么对你说,他们绝对不是因为喜欢享受寂寞而孤独,而是因为曾经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但人们一再令他失望。

特殊的东西永远躲藏在人们绝不会想去看的地方。

不管你是谁,你的心里总有一部分希望自己能成为其他人。而有一毫秒,你的愿望成真,那是奇迹。

我们曾经一起看一只小狗追自己的尾巴。她说,这才是人生,我下辈子要做小狗。

我笑着说,你会轮回转世成一只猫。猫独来独往,不需要别人。

我需要你,她回答。

好吧!我说,那我就转世成猫薄荷。

当你的世界完全停滞,你很容易假设别人的世界也是如此。可是,清洁工还是每天收走我们的垃圾,像平常一样,把空桶留在地上。一张来自油罐车的账单被塞进前门。积了一个星期的信件,整齐地摞在桌子上。很奇妙,人生在继续前进。

我想,我们的人生会遇到一些十字路口,我们对问题还不了解就必须做非常重大的决定。就像在等红灯的时候瞄一眼报纸的头条新闻,却没看到越线冲来的汽车而酿成车祸。或者你在一念之间进入一家咖啡店,遇到你后来嫁给他的那个男人,那时他正在柜台前掏口袋找零钱。

加油,坎贝尔,我想。我不相信武士会骑马拯救忧伤的少女。

哀伤是一件奇怪的事,它会突然而至。像撕开创可贴,撕掉一个家庭的表层。

“还有一件事――这次,你别想先离开我。我会离开你。”

如果我的感觉还可以更糟的话,那无异于雪上加霜。我试着假装她的话没有刺痛我,可是我连假装的力气都没有。“那你就走吧。”

茱莉亚贴近我。“我会的。”她说,“再过五十年或六十年后。”

我的英格兰祖先有个惯例:要生一个继承人和备用人。听起来冷酷无情——万一长子死亡,次子可以顶替——其实是未雨绸缪的好主意。做一个犹如补给品的人,可能令这个小孩不满。可事实上,这个小孩每天都要活在这些令人难过的现实中:维系一桩可能有问题的婚姻:是一个家庭完整:必须把自己嵌进父母为她塑造的模子里。

真正的朋友没有能力对你感到遗憾。

我没有改变心意

我想,我是在说,即使我们赢了,也没有赢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