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拔》的经典台词

那你们知道什么是爱吗?爱,是一种高尚的情感,为被爱者的幸福付出生命代价的愿望。

试着了解自己,未知的自己往往比熟悉的自己更有力量。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说过,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时候,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你那温润的体香

那一缕

长发飘飘

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那一绺长发飘飘。

你身边陪你走过的,是你自己的心还是他人的心

不是已经走远了吗

我还在看着夕阳

看着自己被拉长的身影

我的小鱼你不回来了

我认不出你了

我曾说过的也记不清了

变化的是时间,更是你我

我在守着黎明

等待黎明的曙光

在你被一套套完全相反的理论说得无法取舍的时候,那一个是会让你真正感动的,对你来说,那就是对的。

你要不是她的敌人,也许她都不会有兴趣认识你。

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于魁拔1026年,加入神圣联军南部战区夜战小队,与魁拔英勇作战,历经战事171次,杀敌526名,与五天前,在魁拔的营地里阵亡,我是他们的长官,雾妖族妖侠幽弥狂。现在,我要为他们复仇。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

愿夜幕永不开启。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

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

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

那一缕长发飘飘。

做这个人的战士和他一起去经历,失败。

-海问香

那你们知道什么是爱吗?爱,是一种高尚的情感,为被爱者的幸福付出生命代价的愿望。

试着了解自己,未知的自己往往比熟悉的自己更有力量。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说过,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时候,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你那温润的体香

那一缕

长发飘飘

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那一绺长发飘飘。

你身边陪你走过的,是你自己的心还是他人的心

不是已经走远了吗

我还在看着夕阳

看着自己被拉长的身影

我的小鱼你不回来了

我认不出你了

我曾说过的也记不清了

变化的是时间,更是你我

我在守着黎明

等待黎明的曙光

在你被一套套完全相反的理论说得无法取舍的时候,那一个是会让你真正感动的,对你来说,那就是对的。

你要不是她的敌人,也许她都不会有兴趣认识你。

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于魁拔1026年,加入神圣联军南部战区夜战小队,与魁拔英勇作战,历经战事171次,杀敌526名,与五天前,在魁拔的营地里阵亡,我是他们的长官,雾妖族妖侠幽弥狂。现在,我要为他们复仇。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

愿夜幕永不开启。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

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

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

那一缕长发飘飘。

做这个人的战士和他一起去经历,失败。

-海问香

你的对手是灵山军东线战区第七师雾妖夜战先锋幽弥狂

你的对手是魁拔南部战区梅龙尼卡航线护卫部队独立先锋粼妖战士海问香。

你的对手是幽龙潭神圣龙国国王殿前领一级金星少将近卫妖侠卡拉肖克潘

你的对手是魁拔的敌人

你的对手是神圣兽国游尾郡窝窝乡行族妖侠蛮吉

魁拔1011年,灵山山寨兼并战争爆发,这场战争被称为“情之战”,龙长老及其同盟者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山寨,把他们变成新的同盟者,不知不觉中,大半个灵山都已经成为龙长老和迷麟的同盟者,却依然没有找到女孩的下落。

我总是会低估对手的下作

带着和你一样的孬种撤,我狼勇,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如果你把它当成心底里最珍贵的东西,你就能感受到,当你想保护它时,你必须学会控制你的力量,而不是被力量所控制

感谢陛下的仁慈,从今日起,我玛朵布莎·爪云,不会让任何人,跨越这一枪的距离

脉术那么差,根本打不过,为什么还要打?

我知道我根本打不过,但是我要用行动来告诉你我的态度,我是你的敌人!

如果我真的找到了我想要的女孩,肯定得出来炫耀炫耀吧!

我们不需要那东西,我们,要告诉世上的人,不用那东西帮忙,我们照样取胜,爪云王子,就一直是这样做的,没有人战胜过他,因为他,还有我们,都是最伟大的妖侠

“我知道你什么感觉,就想让他们看到我们的世界,看到我,哪怕只看一眼”

“我更想,让他看清现实”

“我知道你什么感觉,就想让他们看到我们的世界,看到我,哪怕只看一眼”

“我更想,让他看清现实”

“他们不会给你生路 ,若是要给早就给了,跑到灵山的,都是没有生路才来的”

“真想一辈子就这样”

“太奢侈了”

“我通过了,你就告诉我敌人是谁”

“等你长大,就会知道”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这是我的敌人,学会克制,才是你应该做的”

“为什么我只有两个脉门,我要长大,我要变强,我要帮你杀敌人”

“狼勇将军,我命你,成为我的指挥官”

“领命”

“恭喜,你通过了”

“从今天起,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从今天起,我们一起扫平天下,阻挡我们的,都是敌人”

“我知道找那个女孩只是个借口,这场不义之战应该停止,我不想因此再有人流血,甚至牺牲”

“世上哪有什么正义的战争,我们也只是自保而已,迷麟,我希望你成为灵山的领导者”

“我不想当什么领导者,我只想保护你”

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敌人真是太多了

在灵山,弱肉强食就是正经营生

别人都不敢的事,当然要试试

做任何选择之前,都要想想,能否承担选择带来的后果

独行族妖侠纹耀的第一条规定:只要还活着,就绝不认输。

“为什么是我”

“能引起一场战争的女孩,如果很丑的话,谁会信”

小心点,过了就不好了

就算输,尽力了才不会后悔

“这是理性选择,选择决定命运嘛,我虽然信命,但也不能白白把选择权交到别人手里啊,是吧”

“你确实可以选择,但是人呢,大多数关键性的选择,都是非理性的,而这就是命”

如果我真的找到了要找的女孩,肯定得出来炫耀炫耀吧

放开我,活命去……

“联盟为什么一定要跟我们过不去呢”

“因为你脚下这片土地太大了,以前联盟放任不管 ,结果越来越多像我们这样的人,到了这里,现在他们跟你说想和解,你最多,就像刚才那只小鸟一样,被精心养护几日,最后,成为一席盛宴的主菜”

诸位,我杀了你们,不一定对,也许你们家里有人等着吃饭、过日子,你们更应该活着,我更应该死,可是既然用武器说话,我不能让人小看我,结果就都认了吧

“他在干嘛”

“拿着朵小花,发呆”

“明白了,这心跳声都吵到我们了”

“哈哈哈哈哈”

“他在干嘛”

“拿着朵小花,发呆”

“明白了,这心跳声都吵到我们了”

“哈哈哈哈哈”

依依啊,爸爸终于消灭魁拔了,他一点也不强大,而且还很容易听信别人的话,他说他来请我帮忙,可他连自己是谁还没有搞懂,魁拔真是太可笑了!魁拔不会毁灭世界了,我毕生的理想已经实现了,可是,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呢

认识你,既是你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我们成为好朋友,我们的命运就都一下好了,而我们成为敌人,我们的命运就一起坏了,我们的命运是互相决定的,知道这个道理,就能明白,坑害别人的人是愚蠢到家了

知道自己傻才是真聪明

我想不出羞辱你对我有什么好

我的小鱼

我是不是也该走了

我认识早晨

还记得你曾说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我的泪

在那个季节

已经哭过了

我的指尖还记得

你慌乱的心跳

温柔的体香

那一缕长发飘飘

我的小鱼

你走的路在哪

我已经出发了

靠近你的人都想杀你,这可不算什么美谈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说过,

愿夜幕永不开启。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

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

那一缕长发飘飘。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就是要用行动证明我是你的敌人

我信命,没碰上强的,就是命该做老大 ,碰上强的,就踏踏实实的让人家做老大,这没什么想不开的

“诶,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都亮起来了,可漂亮了,我想让你看到”

“如果真的能看到,我更想看看你”

一般说来,花痴都是不会那么正经的死去的

他会随着冲天槊发出的召唤,就像听着来自远天的战歌,一边低头轻声吟唱,一边走向他的战器冲天槊。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因为他是世间最伟大的魁拔”——卡拉萧克.玲

只要你不想逃,最后就都是你的事儿

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

“现在正是危机当头,他算什么人,值得您赌命”

“他是要保护我的人”

“如果真的能看到,我更想看看你”

“嘿嘿嘿,给,你手里的树叶就是我变的哦”

“那我感觉,我能看到了”

这是底线,越过,就是毁灭。

依依,魁拔也有家人,也有感情,恶魔怎么会是这样,我穷尽一生去追求的,杀掉魁拔,救助世人,可魁拔为了救人,竟然自己可以去死,也许我才是那个恶魔,我更应该死

“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我叫爪云”

“那我也叫爪云”

“你是哪族的”

“你是那族的”

“我是龙族的”

“那我也是龙族的”

“几岁了”

“你几岁了”

“五十三”

“那我”

“好好说话”

那绝对是当然的

浮云骑士在强烈的重击下看到了隐藏在他心底深处的一点亮光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暴力只能压服对手却不能驱逐仇恨 仇恨还会继续下去 仇恨中的双方还将会互相迫害 一个个被对手杀死 相信暴力的人都是目光短浅的傻瓜

就是这个连第四脉门都没有打开的蛮大人,就是这个自己没有纹耀,却想到用这个纹耀来鼓励我,一直不让我知道纹耀真相、怕我自卑、怕我放弃的蛮大人,才是最最值得信赖的妖侠。这样的纹耀,才是最值得我争取得到的。

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吗?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温润的体香里那一绺长发飘飘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

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

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

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

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

那一绺长发飘飘。

————《魁拔》青青树

——“你的对手是神圣兽国游尾郡窝窝乡独行族妖侠蛮吉”

——“接受,蛮吉阁下,你的对手是灵山军东线第七师雾妖夜战先锋,幽弥狂!”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 愿夜幕永不开启。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 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 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 那一缕长髮飘飘。

“做什么的?”“除了好事,什么都做。”

浮云骑士怀着深深的满足看着他的朋友

他说 认识你

既是你的命运

也是我的命运

我们成为朋友

我们的命运就都一下好了

而我们成为敌人

我们的命运就一起坏了

我们的命运是相互决定的

明白这一点 就知道

坑害别人的人是愚蠢到家了

苍茫雪野风停,天边村落,隐约贺岁鼓铃……

那一刻我想做那个人的战士,

和他一起经历……

失败……

我守这里,谁也别想过去!

海问香

力断长梦之河,踏破呼啸高原,冲天高塔直指苍穹,燃烧生命照亮明天。

你的对手和你是一样的人,会说笑话。爱吃好吃的东西,是同样的儿子、父亲、丈夫、兄弟、姐妹…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认识的人,喝着同一条河的水,吃着同一片土地上长出来的粮食,呼吸着同一片山林里的空气,没准还能互相梦见。

试着了解自己,未知的自己往往比熟悉的自己更有力量。

我自己能看到的事情不用报告

那你们知道什么是爱吗?爱,是一种高尚的情感,为被爱者的幸福付出生命代价的愿望。 — 《魁拔》

枕星河之倒影兮与星光同流,望群星之包覆兮随繁星同辉。

做这个人的战士,和他一起去经历……失败。

人类的敌人,不该是自己的同胞

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妖侠,都有资格进行妖侠决斗。反正也不会有机会将这份力量打向敌人,无法让世人看到我们的本领,我们的努力。那么,就在这里,让神圣联盟的诸位看看,那些你们根本不会在意的战士,究竟有多大力量!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 愿夜幕永不开启。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 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 不是已经哭过了吗?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 你慌乱的心跳。 温润的体香里, 那一缕长发飘飘…

与他一起 经历 失败

即使战胜不了你,我也要用我的行动让你知道我的态度,我是你的敌人!

知道你来后年强大,我们来后年难声家胜,中那走是我们心大是于这用我们的夫那四到人动告诉你我们的态度——我们是你的敌人!即使,我们连作为魁拔的敌人的资格国在不成是承作会!

是我害了他。我干嘛要对一个孩子,讲那些我自己都做不到的大道理……

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物多实,广秀,与魁拔1026年参加风战多圣联盟她风部声家区夜声家小队,与魁拔英勇作声家,共计参声家171次,杀敌526名,与五了金他子前在魁拔营小了金他用学阵亡,我是下小了金他们的长官雾妖族妖侠幽弥狂!

要有礼貌。不管他是不是坏人,真正的妖侠要有妖侠的风度。

我的小鱼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

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降临。

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

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嘛?

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

温柔的体香里,那一绺长发飘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