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做女孩》的经典台词

They flank me – depression on my left, loneliness on my right. Then they frisk me. They empty my pockets of any joy I had been carrying there. Depression even confiscates my identity. 它们两面夹攻我――抑郁在左,孤独在右。然后,它们搜我的身。它们搜走了我随身携带的一切快乐。抑郁甚至没收了我的身份。

Sometimes to lose balance for love is part of living balanced life. 有时为爱失去平衡也是平衡生活的一部分。

Ruin is a gift. Ruin is the road to transformation. 崩溃是一件礼物。崩溃是通向脱胎换骨之路。

And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hear dolphins clapping. 每次凝视你的眼,我都听到海豚的拍手声。

Maybe you’re a woman in search of her word. 或许你是一个正在寻找自己的关键词的女人。

起初你情感的对象带给你如梦似幻般的感觉,那种你连想都不敢想的轰轰烈烈的爱意和激情。很快你开始像个充满渴求的瘾君子一样渴望那种殷勤。当激情不再,你变得心烦意乱,神经兮兮,更别提你对那个毒贩子的怨恨了,是他当初引你上瘾,而如今他却不肯把上好的货卖给你。该死的!他以前可是分文不收的。

我不断想起我姐姐在哺育第一胎时告诉过我的话:”生小孩就像在你脸上刺青,做之前一定得确定你想这么做。”

六种零故障心碎治疗法:维他命E,睡眠充足,摄取充足的水,远离你原来所爱的人,禅坐,心中认定这是自己的命。

Your emotions are the slaves to your thoughts, and you are the slave to your emotions. 你的情绪是你的想法的奴隶,你是你的情绪的奴隶。

在一个混乱失序 灾祸连连 充满诈骗的世界 有时只能信赖美 唯有卓越的才艺不会腐败 快乐无法降价求售

They flank me – depression on my left, loneliness on my right. Then they frisk me. They empty my pockets of any joy I had been carrying there. Depression even confiscates my identity. 它们两面夹攻我――抑郁在左,孤独在右。然后,它们搜我的身。它们搜走了我随身携带的一切快乐。抑郁甚至没收了我的身份。

Sometimes to lose balance for love is part of living balanced life. 有时为爱失去平衡也是平衡生活的一部分。

Ruin is a gift. Ruin is the road to transformation. 崩溃是一件礼物。崩溃是通向脱胎换骨之路。

And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hear dolphins clapping. 每次凝视你的眼,我都听到海豚的拍手声。

Maybe you’re a woman in search of her word. 或许你是一个正在寻找自己的关键词的女人。

起初你情感的对象带给你如梦似幻般的感觉,那种你连想都不敢想的轰轰烈烈的爱意和激情。很快你开始像个充满渴求的瘾君子一样渴望那种殷勤。当激情不再,你变得心烦意乱,神经兮兮,更别提你对那个毒贩子的怨恨了,是他当初引你上瘾,而如今他却不肯把上好的货卖给你。该死的!他以前可是分文不收的。

我不断想起我姐姐在哺育第一胎时告诉过我的话:”生小孩就像在你脸上刺青,做之前一定得确定你想这么做。”

六种零故障心碎治疗法:维他命E,睡眠充足,摄取充足的水,远离你原来所爱的人,禅坐,心中认定这是自己的命。

Your emotions are the slaves to your thoughts, and you are the slave to your emotions. 你的情绪是你的想法的奴隶,你是你的情绪的奴隶。

在一个混乱失序 灾祸连连 充满诈骗的世界 有时只能信赖美 唯有卓越的才艺不会腐败 快乐无法降价求售

赖爷通过翻译对我说,“你必须变成这样。你必须坚定地踩在地上,就像你有四条腿,而不是两条。这样才可能待在世上。但你不能透过脑袋看世界,而要透过心去看才成。如此才可能了解神。”

上瘾是每一个以迷恋为基础的爱情故事所具有的特征。一开始,你的爱情对象给你一剂令人陶醉的迷幻药,你从不敢承认需要它――一剂强有力的爱情兴奋剂。不久,你开始渴望那种全副心思的关照,就像任何毒瘾者如饥似渴的药瘾来袭一样。不给药时,你会立即病倒、发狂、衰竭……

Smile with face. Smile with mind, Even smile in liver.

我之所以不想再做这个男人的妻子,涉及种种私人、伤心的原因,难以在此分享。我们的困境绝大部分涉及我的问题,但也很大程度和他有关。这并不奇怪,毕竟婚姻中总是存在两个人――两张票,两个意见,两种互相矛盾的决定、欲求与限制。

永远别忘记很久以前,在一个没有防备的时刻,你曾把自己看成朋友。

心伤也不是坏事,说明你曾经付出过。

这些看上去很正常的人士在歌颂神,这并未把我吓着,反而让我觉得自己的灵魂随着吟唱轻盈飘升。那天晚上我走回家时,感觉空气穿透我,好似我是一条在晾衣绳上迎风飘扬的干净的亚麻布,好似纽约本身成了纸绢做成的城市――使我轻盈地跑过每一户人家的屋顶。

随着你出生带来的四兄弟:AngoPatih智慧,MaragioPatih友谊,BanusPaith能量, BanusPatihRagio诗歌。在任何危急时刻,皆可召唤四兄弟前来救援。

I’ve been there .悲痛有时宛如一个特定地点,时间地图上的一个坐标。当你站在悲伤之林,你无法想象自己走出林子,去到某个更好的地方。但若有人告诉你,他们自己曾站在相同的地方,而今已走向新的生活,这有时会带来希望。

一种简单的禅修法“静坐微笑”。

脸微笑,心微笑,好能量就来找你,驱走脏能量。

别太急,别太费劲。太严肃会让自己生病。微笑能唤来好能量。

我相信我们彼此都惊恐地发现,我们从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两个人,迅速成为史上最不理解对方的一对陌生人。在这种陌生感的底层,存在着糟透了的事实。我们两人都在做对方意想不到的事情:他做梦也没想到我真的会离开他,而我也从未料想过他会如此刁难我,不让我走。

我看着奥古斯都庙,我想,或许我的生活不会真的那么混乱不堪。混乱的是这个世界,给我们带来无人能够预期的变化。奥古斯都庙告诫我,切勿死守我是什么人、我代表什么、我属于谁,或我曾想让自己有什么表现的固执想法。昨天我对某人来说或许是壮丽的古迹,这也是真的――但明天我可能就会成为烟火仓库。即使在这座“永恒之城”中,沉默的奥古斯都庙告诉我,一个人始终必须为动荡骚乱的变化做好准备。

这天晚上,他仍是我的灯塔,也同时是我的包袱。不离开比离开更难以想象,离开比不离开更不可能。我不想毁了任何东西或任何人,我只想从后门悄悄溜走,不惹出任何麻烦或导致任何后果,毫不停歇地奔向世界的尽头。

瑜伽的即时任务是寻找结合―心与身之间,个人与神明之间,思想与思源之间,老师与学生之间,甚至我们自身与不易屈伸的邻人之间的结合。

通常,我响应每一种宗教的超然神秘仪式。只要哪个人说神不住在教条的经文中或遥远的天边宝座上,而是与我们比邻而居,比我们想象中更接近,在我们的心中生息,向来都令我屏息热切响应。

有时候我希望你是迷失的小女孩,能让我把你捞起来,跟你说”来跟我住吧,让我照顾你一辈子。”但你并不是迷失的小女孩,你是有远大志向的职业女性。你是完美的蜗牛:你把自己的家背在背上。你应该永远抓住这种自由。但我只想说一句–倘若你想要这个巴西男人,你可以拥有他。我已经是你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