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经典台词

When a man cannot choose, he ceases to be a man。

当一个人无法选择时,他不再是一个人。

跳窗可以结束一切,也许会有一时的疼痛,然后是永远永远永远的长眠。

我明白什么是对的,并加以称许,但错的东西要照做不误。

我真的看到了。

下午两点半,来了摄影师和报社记者,带着笔记本、铅笔等等。弟兄们,他们为了这位要员来看望叙事者鄙人,真是大张旗鼓啊,他来了,当然还是那位内务部长,即差劲部长喽,穿着时髦,嗬嗬嗬的嗓音纯粹是上等人的。他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手,照相机咔嚓咔嚓响着。

我说: “嗬嗬嗬嗬嗬。怎么啦,老哥们?”

大家似乎没有听懂,但有人粗暴地提醒我说: “对部长说话要恭敬些,孩子。”

“卵袋,”我像小狗一样嗥叫。“去你妈的大卵袋。”

党派名称一钱不值,自由传统高于一切。普通老百姓会不闻不问,没错。他们宁可出卖自由,来换取平静的生活。

你看到的就是事实么,事实是看不见的。/我们能控制的只有暂时的行为,不是永无止境的思想。/只有笨蛋才思考,聪明人用灵感。/

这书名颇为傻帽。谁听说过上了发条的甜橙?

下面玩什么花样呢?

“你是现代的牺牲品

You’re the victim of modern age.”

让我们由着邪恶在字里行问活跃吧;直到最后一行,都嘲笑着一切传统的信念,犹大的、基督教的、穆斯林的和摇喊教的,还侈谈什么人能够改善自己呢。这种书会轰动世界的,果然如此。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对人生的公正描绘。

When a man cannot choose, he ceases to be a man。

当一个人无法选择时,他不再是一个人。

跳窗可以结束一切,也许会有一时的疼痛,然后是永远永远永远的长眠。

我明白什么是对的,并加以称许,但错的东西要照做不误。

我真的看到了。

下午两点半,来了摄影师和报社记者,带着笔记本、铅笔等等。弟兄们,他们为了这位要员来看望叙事者鄙人,真是大张旗鼓啊,他来了,当然还是那位内务部长,即差劲部长喽,穿着时髦,嗬嗬嗬的嗓音纯粹是上等人的。他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手,照相机咔嚓咔嚓响着。

我说: “嗬嗬嗬嗬嗬。怎么啦,老哥们?”

大家似乎没有听懂,但有人粗暴地提醒我说: “对部长说话要恭敬些,孩子。”

“卵袋,”我像小狗一样嗥叫。“去你妈的大卵袋。”

党派名称一钱不值,自由传统高于一切。普通老百姓会不闻不问,没错。他们宁可出卖自由,来换取平静的生活。

你看到的就是事实么,事实是看不见的。/我们能控制的只有暂时的行为,不是永无止境的思想。/只有笨蛋才思考,聪明人用灵感。/

这书名颇为傻帽。谁听说过上了发条的甜橙?

下面玩什么花样呢?

“你是现代的牺牲品

You’re the victim of modern age.”

让我们由着邪恶在字里行问活跃吧;直到最后一行,都嘲笑着一切传统的信念,犹大的、基督教的、穆斯林的和摇喊教的,还侈谈什么人能够改善自己呢。这种书会轰动世界的,果然如此。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对人生的公正描绘。

你们才是宝宝呢,全部都是。嘲笑、取笑,你们就会笑嘻嘻地、懦夫般地推搡不会还手的人。

当一个人无法选择时,他不再是一个人。你看到的就是事实么,事实是看不见的。我们能控制的只有暂时的行为,不是永无止境的思想。只有笨蛋才思考,聪明人用灵感。

世上只有自己对自己好这事不会后悔,对别人好别人不领情还会烦恼,再由爱生了恨就更不好。最好是:别难为自己,也别难为别人。没人爱自己,也要自己多爱自己一点,每天早晨洗脸时跟镜子里的自己微笑问个好,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跟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问个好,世界太平,体健神清,感恩知足,就是幸福。

这孩子没有选择权,他有吗?自利的心态,对肉体的恐惧,让他产生古怪的自卑行为。这种虚假的言行再清楚不过,他不再是个犯罪者,但他也不再是个具有道德选择能力的人类。

硬是强迫生机勃勃、善于分泌甜味的人类,挤出最后一轮的橙汁,供给留着胡子的上帝的嘴唇。

善良是来自心中,善良是一种选择。当一个人无法选择,他也不再为人

这一切都发生在万亿分之一分钟的瞬间,然后我就抛却了世界、天空,抛却了上面盯着我的面孔。

现在又来老掉牙的二战故事了,影片上尽是斑点划痕,看得出是德国兵拍的。开场是德国的鹰徽章和纳粹旗帜,上面有所有学童喜欢画X字,接着是高傲而不可一世的德国军官穿过弹坑和断垣残壁,走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然后让你看靠墙壁枪毙人,军官下令开枪,可怕的裸尸横陈于水沟中,满眼的赤膊肋骨和瘦削白腿。接着有人被拖走,一边还在遭到推搡,尖叫声在伴音中是没有的,上面只有音乐声,弟兄们。此刻,我尽管痛苦不堪,恶心不已,却注意到伴音中噼噼啪啪、嘭嘭嘭嘭作响的是什么音乐,是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最后乐章啊……

高声争论又开始了,只听到“爱心”一词被抛来抛去,教诲师跟别人一样大喊“完美的爱心驱走害怕”之类的废话。

我看了看顶上的一页,上面有书名《发条橙》,然后说:“这书名颇为傻冒。谁听说过上了发条的甜橙?”

接着我以牧师布道式高亢的嗓音朗读了片断:“……硬是强迫生机勃勃、善于分泌甜味的人类,挤出最后一轮的橙汁,供给留着胡子的上帝嘴唇,哎哟,生搬硬套只适于机械装置的定律和条件,对此我要口诛笔伐……”

监狱教会他各种恶习,比如皮笑肉不笑啦,假惺惺地扭捏搓手啦,卑躬屈膝地献媚啦;他除了强化以前的恶习,还学会了别的秽行。

设定界限总是困难的。世界是一体的,人生是一体的。最最甜蜜、最最美好的活动也涉及一定程度的暴力……比如说爱的行为啦;比如说音乐啦。你必须碰碰运气,孩子。选择始终是你作出的。

上帝本人,用巨手转着一个又脏又臭的甜橙。

孩子,不要撕钞票。如果不需要,可以送给需要的人。

我感到体内有这么个大窟窿,连自己也惊奇不已。我知道发生什么事啦,弟兄们哪。我是在长大啊。

我,我,我,我怎么样了呢?这一切之中我的位置在哪儿?是野兽,还是狗?

我只能充当上发条的甜橙吗?

恶必须与善共存,以便道德选择权的行使,人生是由道德实体的尖锐对立所维持的。电视新闻讲的全是这些,不幸的是,我们身上原罪深重,反而认为恶很诱人,破坏比创造更加容易,更加壮观。我们喜欢看宇宙分崩离析的幻象,哪怕吓得裤子拖地。在无聊的房间里坐下来创作《庄严弥撒曲》、《抑郁剖析》,就无法上头条新闻,无法成为电视的插播新闻。

我完全康复了。

When a man cannot choose,he cease to be a ma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