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太空漫游》的经典台词

夜深了,清冷,没有其他惊扰,月亮自人类未曾目睹的赤道星座之间冉冉升起。山洞里,在时醒时睡的困乏与担惊受怕的等待中,未来世代的人才会有的梦魇,正在形成。

有一道灿烂胜过所有星辰的炫目光点,缓缓地升越天幕,上到天穹的最高点,又再慢慢降入东方。如是两次。

巨大的光环体系这时横亘在整个天空,飞船已经穿过体系的最外缘。鲍曼高踞在约一万英里的上方,可以通过望远镜看出光环基本上是冰组成,在阳光中闪闪发光。他好像在一场暴风雪的上空飞行,偶尔在风雪没吹到的地方看到陆地,有时候却出乎意料地看到一片夜空和繁星。

他们在这种躯壳中漫游于星际之间,他们不再建造宇宙飞船。他们本身已是宇宙飞船。

但是“机器实体”的世纪很快又已告终。在他们不断的实验中,他们懂得怎样把知识储存在空间本身的结构里,把思想永久凝聚成光格。他们可以变成辐射性的生物,最终摆脱掉物质的控制。

如果他们竟而停下来考虑一下事情的经过,他们也只会吹嘘自己是通过本身的努力才取得其地位的改善的;实际上,他们早已忘记还有过其他的生存方式了。

人猿们再也不会由于饥饿而变得冥顽不灵,他们有了闲空,也有了进行最初步思考的时间

拜伦盯着可视板。从可视板上固定不变的图象来看,他们乘坐的飞船象是停留在太空中没动。其实“无情号”此时正以每小时一万英里的速度飞行着,但这个速度对于浩翰无垠的太空来说又算得什么呢?冷漠而明亮的星星悬浮在太空中,给人以催眠的作用。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明斯基和古德二人已证明,中性电路可以按照任意选择的程序自动产生――自行复制。电脑能以同人脑发育极其相似的过程使之成长。从任何实例来看,具体细节是永远无法知道的,即使知道,也由于比人的理解力复杂几百万倍而无法为人所理解。不管它是怎样操作的,反正组后的结果是一种机器的智慧,可以再现(某些哲学家宁愿使用“模仿”这个词儿)人脑的大多数活动,而且快得多且可靠得多。

我们还必须假设,除非得到相反的证明,他们对我们是敌对的。人们常说,先进的文化一定是善良的,但是我们不能冒险。

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致死。

今天,每一个活着的人的身后,都立着30个鬼魂―30:1,正是死去的人和活人的比例。开天辟地以来,在地球上活过的人大约总共一兆。

夜深了,清冷,没有其他惊扰,月亮自人类未曾目睹的赤道星座之间冉冉升起。山洞里,在时醒时睡的困乏与担惊受怕的等待中,未来世代的人才会有的梦魇,正在形成。

有一道灿烂胜过所有星辰的炫目光点,缓缓地升越天幕,上到天穹的最高点,又再慢慢降入东方。如是两次。

巨大的光环体系这时横亘在整个天空,飞船已经穿过体系的最外缘。鲍曼高踞在约一万英里的上方,可以通过望远镜看出光环基本上是冰组成,在阳光中闪闪发光。他好像在一场暴风雪的上空飞行,偶尔在风雪没吹到的地方看到陆地,有时候却出乎意料地看到一片夜空和繁星。

他们在这种躯壳中漫游于星际之间,他们不再建造宇宙飞船。他们本身已是宇宙飞船。

但是“机器实体”的世纪很快又已告终。在他们不断的实验中,他们懂得怎样把知识储存在空间本身的结构里,把思想永久凝聚成光格。他们可以变成辐射性的生物,最终摆脱掉物质的控制。

如果他们竟而停下来考虑一下事情的经过,他们也只会吹嘘自己是通过本身的努力才取得其地位的改善的;实际上,他们早已忘记还有过其他的生存方式了。

人猿们再也不会由于饥饿而变得冥顽不灵,他们有了闲空,也有了进行最初步思考的时间

拜伦盯着可视板。从可视板上固定不变的图象来看,他们乘坐的飞船象是停留在太空中没动。其实“无情号”此时正以每小时一万英里的速度飞行着,但这个速度对于浩翰无垠的太空来说又算得什么呢?冷漠而明亮的星星悬浮在太空中,给人以催眠的作用。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明斯基和古德二人已证明,中性电路可以按照任意选择的程序自动产生――自行复制。电脑能以同人脑发育极其相似的过程使之成长。从任何实例来看,具体细节是永远无法知道的,即使知道,也由于比人的理解力复杂几百万倍而无法为人所理解。不管它是怎样操作的,反正组后的结果是一种机器的智慧,可以再现(某些哲学家宁愿使用“模仿”这个词儿)人脑的大多数活动,而且快得多且可靠得多。

我们还必须假设,除非得到相反的证明,他们对我们是敌对的。人们常说,先进的文化一定是善良的,但是我们不能冒险。

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致死。

今天,每一个活着的人的身后,都立着30个鬼魂―30:1,正是死去的人和活人的比例。开天辟地以来,在地球上活过的人大约总共一兆。

那两次,他都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一切较高级的逻辑思维;两次,他都差一点成为乱糟糟的一团疯狂冲动;两次,他都胜利地渡过难关,但他明白,在一定的环境下,任何人都可能因为惊慌失措而失去人性。

为人体实在是个临时拼凑成的怪物,到处都是不起原来作用的器官,改变作用又并不总是成功的――甚至还残存着废弃部分(比如盲肠),这些部分甚至比无用更坏。

在这个宇宙里,每一个生存过的人,都应该有一颗星星在天空闪耀.

有人预言:总有一天地球也要像土星一样有一个光圈,那将完全由空间建筑工人粗心抛开的螺栓、扣闩乃至工具构成的。

只在夏天只在京都才有的风情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