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篇》的经典台词

再卑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

父亲,我越来越像你了

只有头发还有区别

只有头发把我们分成了父子

父亲,冬天已至大地空空

一场纷飞的大雪

覆盖了我眼前的星辰

我愿做一口活的棺材,一座移动的坟墓

殓载上你们所有的残梦

一直往上走 ,一直走到地表

那个阳光暴涨的地方,再把它们释放出来

先晒去悲痛的水分

然后让它们赶紧去追赶

那缕缕飘荡了两年仍未

斜入地心的,清明寒烟

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才不会勒疼你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得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在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我要洗一件汗湿的厂服

我已把它折叠好

打了包装

吊带裙

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市场

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惟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我爱你

――邬霞《吊带裙》

我们的小屋就是暴风雨中宁静的鸟巢

像我那祖传的家园,一点点消隐在夜色中

而我要下班了

我要洗一洗汗湿的厂服

吊带裙 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唯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所有归来的日子都是彝年,长辈劝酒

做着打工梦的小侄女缠着我

做一场反诅咒的仪式越来越难了

逮只小猪转转脑壳容易,却请不到真正的毕摩

我谎称自己仍然是彝人,谎称晚辈都已到齐

但愿先祖还在,还认得我们穿过的旧衣

今天

2016.5.26

我刚刚过了我20的生日

这是我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我走过我最灰暗的20年

在这20年间

岁月不留人

让我又老一岁

但是又能如何

我们只能走下去

做自己

岁月无情

我能有你们

岁月待我不薄

感谢你们

让我的世界亮着

我会一直爱你们

我要去照亮我们共同的世界

我爱你们

爱你们

再卑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

父亲,我越来越像你了

只有头发还有区别

只有头发把我们分成了父子

父亲,冬天已至大地空空

一场纷飞的大雪

覆盖了我眼前的星辰

我愿做一口活的棺材,一座移动的坟墓

殓载上你们所有的残梦

一直往上走 ,一直走到地表

那个阳光暴涨的地方,再把它们释放出来

先晒去悲痛的水分

然后让它们赶紧去追赶

那缕缕飘荡了两年仍未

斜入地心的,清明寒烟

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才不会勒疼你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得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在草坪上

等待风吹

你也可以奔跑

但,一定要让裙裾飘起来

带着弧度

像花儿一样

我要洗一件汗湿的厂服

我已把它折叠好

打了包装

吊带裙

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市场

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惟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我爱你

――邬霞《吊带裙》

像我那祖传的家园,一点点消隐在夜色中

我们的小屋就是暴风雨中宁静的鸟巢

而我要下班了

我要洗一洗汗湿的厂服

吊带裙 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唯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

我爱你

所有归来的日子都是彝年,长辈劝酒

做着打工梦的小侄女缠着我

做一场反诅咒的仪式越来越难了

逮只小猪转转脑壳容易,却请不到真正的毕摩

我谎称自己仍然是彝人,谎称晚辈都已到齐

但愿先祖还在,还认得我们穿过的旧衣

今天

2016.5.26

我刚刚过了我20的生日

这是我人生重要的转折点

我走过我最灰暗的20年

在这20年间

岁月不留人

让我又老一岁

但是又能如何

我们只能走下去

做自己

岁月无情

我能有你们

岁月待我不薄

感谢你们

让我的世界亮着

我会一直爱你们

我要去照亮我们共同的世界

我爱你们

爱你们

煤层、石缝间的老灵魂――

无色。无味。无情。

――老井《瓦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