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的经典台词

谎言的代价是什么,并不是他会被当成真相。真正危险的是,如果我们听了太多谎言,会再无法分辨真相。

阿基莫夫:谎言的代价是什么?并非是我们会把谎言误认为真相。真正危险的是,我们听多了谎言,便不再能分辨出真相。那时我们能做什么,除了放弃对真理的信仰,满足于谎言堆砌的故事,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事与愿违,我们用谎言编织谎言,直到我们忘记真相的存在,可真相就在那里,我们每撒一个慌,就欠真理一条债,而这债,迟早是要还的。

我曾经害怕真相的代价,现在我只会问,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有时我们会忘记,有时又被恐惧牢牢控制。可我们对苏联社会主义的信仰,永远都会得到嘉奖。

瓦列里.列加索夫:我曾经害怕,真相的代价,而我现在只会问,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鲍里斯.谢尔比纳:他们在黑暗中工作,什么都看得清。

我们根本就是自己秘密与谎言的化身,只要真相令人不悦,我们就谎话连篇,直到我们忘记这件事。

阿基莫夫:对于他们而言重要的是,正义已经得到了伸张。因为对他们而言,一个公正的世界是理性的,但切尔诺贝利发生的一切毫无理性。

我唾弃造成这灾难的人

我咒骂我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但我现在 正在渐渐平静的接受

现在你们也要接受

下到水中

因为这是必须完成的事

谎言的代价是什么,并不是他会被当成真相。真正危险的是,如果我们听了太多谎言,会再无法分辨真相。

阿基莫夫:谎言的代价是什么?并非是我们会把谎言误认为真相。真正危险的是,我们听多了谎言,便不再能分辨出真相。那时我们能做什么,除了放弃对真理的信仰,满足于谎言堆砌的故事,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事与愿违,我们用谎言编织谎言,直到我们忘记真相的存在,可真相就在那里,我们每撒一个慌,就欠真理一条债,而这债,迟早是要还的。

我曾经害怕真相的代价,现在我只会问,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有时我们会忘记,有时又被恐惧牢牢控制。可我们对苏联社会主义的信仰,永远都会得到嘉奖。

瓦列里.列加索夫:我曾经害怕,真相的代价,而我现在只会问,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鲍里斯.谢尔比纳:他们在黑暗中工作,什么都看得清。

我们根本就是自己秘密与谎言的化身,只要真相令人不悦,我们就谎话连篇,直到我们忘记这件事。

阿基莫夫:对于他们而言重要的是,正义已经得到了伸张。因为对他们而言,一个公正的世界是理性的,但切尔诺贝利发生的一切毫无理性。

我唾弃造成这灾难的人

我咒骂我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但我现在 正在渐渐平静的接受

现在你们也要接受

下到水中

因为这是必须完成的事

封锁这座城市,谁都不许离开,切断电话线,以防消息的误传,我们需要防止人民破坏自己的劳动成果。

科学家都是天真的,我们过于关注对真相的追寻,却没考虑过鲜有人想让我们发现真相,但真相就在那里,不管我们是否发现,不管我们选择看还是不看,真相不会在乎我们的需求或想法,也不会在乎我们的政府,意识形态或宗教,它会永远在那里等着被发现,这是切尔诺贝利事故留下的礼物

只要真相引人不悦

我们就谎话连篇

直到我们忘记那件事

可是它不会消失依然存在

我们说的每个谎言都有愧于真相

我们迟早要偿还

布里卡诺夫:情况不算好,但也没那么糟。

迪亚特洛夫:我不知道能不能帮你减轻责任,但我一定可以加重你的责任。

国家需要我们遏制恐慌蔓延,那就照做。

布里卡诺夫:请放心,这里还是很安全的,我们修建这个避难所,就是为了抵挡美国人的核攻击,所以不会有事的。

布里卡诺夫:其次,考虑到苏联核工业的发展情况属于重要国家机密,因此我们要务必确保本次事故不会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今晚他会多为你们自豪,尤其是你,年轻人,特别是你对人民的一腔热情。这难道不就是国家机关的唯一目的吗?

弗明:轻度辐射而已,已经控制在核电站范围内了。

我这一生做过那么多错事

但这次是正确的

我从没如此确定过一件事

我把太多时间都浪费在了傻等着

想象可能发生的事上

但我的经验是当人们提出的问题,无助于自身最大利益的实现时,只要简单告诉他们,集中精神努力工作,把国家大事交给国家解决。

我曾经害怕真相的代价,现在我只会问,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