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经典台词

吾钦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满门祖宗请听

今朝我嫁,不敢自专

四时八节,不断香烟

告知神明,万望垂怜

男婚女嫁,理之自然

有吉有庆,夫妇双全

无灾无难,永保百年

如鱼似水,胜蜜糖甜

凡事最好不要太指望人, 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 实在要指望, 也不能太多, 指望太多就容易失望。

这辈子,我从来只爱自己。

“与人相守,最终依靠的,还是那最低处,品性的最低处。与人相守几十年,终究还是要看看最低处的那儿,能不能忍得下去。”

——盛明兰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这个世上,

不是任何人,

都会站在原地等你的。

至翻山越岭,猜疑,伤心,犹豫,绕上一大圈路,这才发觉,原来想要的,近在咫尺。

人生在世,但求心安

心若安,人世静好

若心中有一腔怨愤

就算艳阳高照

这心里割心的刀子

也一刻不会停歇

既到此处 不战何为

吾钦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满门祖宗请听

今朝我嫁,不敢自专

四时八节,不断香烟

告知神明,万望垂怜

男婚女嫁,理之自然

有吉有庆,夫妇双全

无灾无难,永保百年

如鱼似水,胜蜜糖甜

凡事最好不要太指望人, 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 实在要指望, 也不能太多, 指望太多就容易失望。

这辈子,我从来只爱自己。

“与人相守,最终依靠的,还是那最低处,品性的最低处。与人相守几十年,终究还是要看看最低处的那儿,能不能忍得下去。”

——盛明兰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这个世上,

不是任何人,

都会站在原地等你的。

至翻山越岭,猜疑,伤心,犹豫,绕上一大圈路,这才发觉,原来想要的,近在咫尺。

人生在世,但求心安

心若安,人世静好

若心中有一腔怨愤

就算艳阳高照

这心里割心的刀子

也一刻不会停歇

既到此处 不战何为

既入穷巷,就该及时掉头,不可等一世消磨,悔之晚矣。

我怂着永昌伯府,办了这场游会,如果这一次你不来,也不要紧,还会有第二场的游会,我不相信我等不着你。

眼睛是长在前面的,本就应该向前看的。来这世上一遭,本就是要好好过日子的。

人生短暂,永远别向后看。

既然走了这条路,

再怎么怨也没用,

难道就不走了吗。

就算我不想走,

也有人推着我走,

既如此,

还不如笑着走,

怎么都是一辈子。

这天下,

没有谁是谁的靠山,

他是个好人,

又顾惜着我,

这就很好了,

不过凡事,

最好也不要太指望人,

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

实在要指望,

也不能太多,

太深。

指望越多,

难免会有些失望,

失望一多,

就生怨怼,

怨怼一生,

仇恨就起,

这日子就难过了。

即入穷巷,就应及时掉头才是,切不可等一世消磨,悔之晚矣。

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这过日子,时间长了,才知道是苦是乐。苦也是一辈子,乐也是一辈子,若是天天在这愁苦当中,日日怨怼,那可就真要困在这愁苦里了。何不挣扎向前。

赶狗入穷巷,必遭反噬。

昔日项羽无敌,韩信十面埋伏围他,却一定要网开一面,留个空子,不肯将局围死,你道是为何?

是要叫败军,看到生的指望,才不会背水一战,狗急跳墙。

与人相处 最终还是要看一个人的品性最低处.

万事朝前看,好生照看好自己的日子。

我们明丫头有人疼

你看,板子不是打到自己身上,是不知道疼的,只要不是死了自家人,也是可以慷他人之慨的,真扯到自己身上来,是宽宥也没有了,慈悲也没有了。是不是很好笑。

什么叫本该,若给才叫本该,

若不给,那就是不该。

说过的话当时就会忘了,只有用心把它记下来,才是永远的记得。

行于天地间,若往前怕三步,往后怕五步,那你什么事都别盘算了。

别养成经不起事的性子,

大事来临,

惊慌失措,

人生道路,

何其漫漫,

以后的事,

还多着呢,

躲是躲不掉的。

人这一辈子,岂能事事顺心如意呀,你就当是栽了一个跟头,跌疼了哭一场,哭过了爬起来,日子还得过。

人这一辈子,不能只看眼下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三岁就要想十岁的事

十岁就要想十六岁的事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0

三岁就要想十岁的事,十岁就要想十六岁的事,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对不是自己的东西起了指望,日后受苦的只有自己。

既入穷巷,就该及时掉头才是,不可等一世消磨,悔之晚矣。

人说世间有三件事不能信,一曰老人说不想活了,二曰小孩子说不想长大,三曰大姑娘说不想嫁。

这天下,没有谁是谁的靠山,凡事,最好也不要太指望人,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实在要指望,也不能太多,太深,指望越多,难免会有些失望,失望一多,就生怨怼,怨怼一生,仇恨就起,这日子就难过了。

一个人要过得太顺了,难免眼花耳聋,可要一直醒着呀。

办不成的事,说一千句一万句又有何用。

久处于危檐之下,难免要学会察言观色,多思多虑,为自己留条后路罢了。

这一切早就已经结束了 只有你还不肯放下。

元若:“你又不是非她不可”

顾二郎:“你怎知我不是”

管天管地,也管不住别人的嘴。有道是,日久见人心。

不愿女子读书,是短见,不过是希望女人们一辈子浑噩愚昧,乖巧听话好摆布。

盛怀中~你宠妾灭妻~我要到阎王那去告你~

眼睛是长在前面的,本就应该向前看。来这世上一遭,本就是为了好好过日子的。(永远别向后看。)

万事朝前看。

其苦不堪说,其痛难言停。

吾倾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读书没用这话,就是骗人的。

若是真无用,那怎么天下男子,都要去赶科场,难道是闲得慌。

我觉得这句话,不过是那些男人们,希望女人们,一辈子浑噩愚昧,乖巧听话,好摆弄。

没定论就是定论。

贤与不贤,易于伪装,难以分辨。

可嫡庶长幼,便是一目了然,不必争执。

庶子若是真贤德,便不会为了一己私欲,毁灭家族。

反过来说,嫡子掌权,若是能够约束庶子,使其不敢犯上造次,也能永葆昌盛。

大丈夫当忠君爱国,不如做个纯臣,何必无谓争执。

人活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些坎坷不平的,总不能一瞧见坑洼,就绕过去。

人活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些坎坷不平的,总不能一瞧见坑洼,就绕过去。

我这辈子做比丘尼,做道姑,我嫁去陇上做一辈子,我放牛耕田,我也不会嫁给你

我不敢说你嫁给我,有天好地好,总之,我指着天对着地说一句,从此以后,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几,你在女人堆里便是老几。

吾钦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眼睛长在前面,本就应该朝前看

你不是就想做我侯府的正妻吗!我顾廷烨看过这么多阴谋诡计从来没怀疑过你,一次都没有,我杀你有什么用,是我自己蠢,我被你害,被你骗,被你咬着脖子喝血,被你像木偶一样提着耍,是我蠢我自己认!

我不是没鱼虾也好的人

你自然也不是

吾倾慕汝已久

愿聘汝为妇

托付中馈

衍嗣延绵

终老一生

幸福,大多是平凡,甚至不起眼的;而悲剧,往往才是壮丽辉煌的。

儿女众多的人家,

父母最要一碗水端平,

方能家宅宁静。

虽说姊妹之间应该互相谦让,

可也得是这个让,

或者是那个让,

总不能让一头让的。

日子久了,

父母姊妹之间,

难免生出嫌隙来。

事有不平,必生怨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谓和光同尘,大家都是一家人,最好大家都过得差不多,我不好显得太个别了。

听主母的话没有错,女人一手里要有钱;二,要有闺蜜,不能整天围着生活转;三,不能过分依赖,要有自我,不能依附于任何人。

他想办的事总是办不成。

他什么都没做就先一步让明兰一个人深陷舆论中,所有人都说盛家小庶女高攀不起齐衡,而顾廷烨把一切都办周全,才和明兰说要娶她。齐看似有担当,其实懦弱不敢向前,顾表面是不学无术,可是做的事都顾全了姑娘的名声。

吾倾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

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六姑娘不过是个庶女,却还有些骨气,不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传出去岂不让人耻笑,说要的也是你,说不要的也是你,盛家门户虽小,但也是要脸的

一家人总是互相拖欠,没什么对不起的。

平阳昭公主,既不仰仗父亲兄弟,也不仰仗丈夫儿子,一样能抵挡百万雄兵于阵前,是天下女子典范。

他虽护着你,可你也不能过分依赖,咱们做女人的,终究还是要自己撑得住。

每逢大事须有定气,事多而食少,不是长寿之相。

人生在世,再泼天的大事,逃避都是没用的。

这世上人与人之间,往往是看谁比谁豁的出去。

明兰说:“你从不关心宅府内斗,也不关心人员伤亡,你首鼠两端,胆小懦弱,只关心家族兴衰,也只有最核心的利益才能触动你,父亲,我远你自己还要更了解你。女儿做到这个份上你应该知足,就让我们这一家人稀里糊涂地把日子过下去得了。”

游山玩水、击球垂钓、双陆拆白总是有许多法子解闷的,日子自然过的畅快,若为了争口饭吃把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疯婆子,那这一生多不划算…

与人相守,最终依靠的,还是那最低处,品性的最低处。与人相守几十年,终究还是要看看最低处的那儿,能不能忍得下去。

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儿女,终究跟不了你一辈子,一辈子的路,是你怎么来怎么去。

咱们活这一辈子,

总不能在这院子里头绕弯打转吧。

我将来还可以攒很多的钱,多宽心。

闲了,便去游山玩水,

击球垂钓,双陆拆白,

总是有许多法子解闷的,

日子自然过得畅快。

若为了在男人面前,

挣一口饭吃,

反倒把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疯婆子,

这一生多不划算。

管教子女须严,考验品行须苛。

吾钦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剧)》

但凡做事情,

自己心里要想明白,

究竟要什么,

我们做女子的,

更得想明白,

千万不能被书里那些酸儒的话骗了,

也不能被自己热血一上头给骗了。

不愿女子读书,那是短见。

历朝历代,世家大族的女子,哪一个不是从小读书明理。

如果女子读书真的无用,他们还会让女儿去受这个罪吗。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大丈夫当忠君爱国,不如做个纯臣,何必无谓争执。

我还总觉得,她是心理羞怯,其实人家,就是怕你,烦你,躲着你,瞧不上你

手上的掌上明珠

世间万物,岂能如意。高门显贵也好,小门小户也好,都须得,尽心经营,步步小心,最后才能和和睦睦的。

像我们这样的人

心中也有苦

其苦不堪说

其痛难言停

洛河三千星

不独照月明

—齐衡

人生在世几十年,家族上百年,朝廷更迭,何有尽头。若亲眷不能克己复礼,携手共度,眼下的经营,终究是梦里黄粱,随时倾覆。

咱们做女人的,

终究是要自己撑得住,

一,手里要有钱,

二,身边要有心腹,

这日子才能过的自在。

让她去开蒙上学,一则有些事情做,能将伤心淡忘些,二则也该明白些道理,日后做个清晰明白之人。

登高必跌重。

以后受了委屈,

生了病,

就该回来说才是,

不要把书读迂腐了,

自己畅快才是真。

凡事最好不要指望别人

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

实在要指望也不能指望他太多

指望太多就容易失望

我们都是孤独的行者

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真正能帮助到你的

永远只有你自己

吾倾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大娘子外交高光时刻:忽而这两个女儿都有了着落,是喜事也累人那!

“吾倾慕汝已久,愿聘汝为妇,托付中馈,衍嗣绵延,终老一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