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的经典台词

“小齐”

“属下在”

“为何离本王那么远?”

“属下只是王上的侍卫,自然是跟在王上的身后,这个距离刚刚好”

“可是本王觉得小齐会跟丢的”

谁道世间无谪仙,飘逸出尘是乾元。

我要这天下,分崩离析

我要那慕容离,命丧挚友之手

我要这天权与瑶光,不死不休!

你自认聪明

算计于我

我便让你知道

何为应悔

以我之血,护我瑶光

属下,此生惟王上之命是从。纵使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

我自意擅长揣测人意,可知自己之心也会被他人揣度

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王上,这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王上您,也不是一个人的王。下官惟愿您做这盛世之君啊。

“小齐”

“属下在”

“为何离本王那么远?”

“属下只是王上的侍卫,自然是跟在王上的身后,这个距离刚刚好”

“可是本王觉得小齐会跟丢的”

谁道世间无谪仙,飘逸出尘是乾元。

我要这天下,分崩离析

我要那慕容离,命丧挚友之手

我要这天权与瑶光,不死不休!

你自认聪明

算计于我

我便让你知道

何为应悔

以我之血,护我瑶光

属下,此生惟王上之命是从。纵使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

我自意擅长揣测人意,可知自己之心也会被他人揣度

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王上,这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王上您,也不是一个人的王。下官惟愿您做这盛世之君啊。

我管他一人还是一国,为了你,我负这天下又如何?

有你在这里,我不怕

慕容离(黎):君还是君,阿离已经不是阿离了。

执明:君还是君,阿离还是阿离。

皇上:”小齐〉_〈~”

齐之侃:“君上,有何吩咐?”

皇上:“无事,只是觉得很久没有如此唤你了。”

见字如面。你让本王如何见字如面?你用一条命换一城之人,本王要拿什么,才能把你换回来?

我本一介布衣,既然承诺吾王,此生便不再做他想。

本王最想过的,就是阿离现在过的日子,因为本王不能得偿所愿,所以希望阿离能随心所欲。

有你在,我便就安心了。

孤王心里啊,不是坎,而是有个洞,一个填不上的洞。每天起床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

王上,哪日你想要这天下了,我便告诉你,我想要什么。

纯臣一死,则谣言尽除,唯愿吾王长享盛世。

承君器重,无以为报,唯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如欲取之,必先予之

——仲堃仪

文死谏,武死战,我终究是没能死在阵前。

吾王啊,在这乱世之中,您不能长乐未央,却愿祝我平步天下,而今我欠你的,是一幅江山如画。

执明:只要阿离喜欢通通告诉本王,本王啊,一定都给你。

您若放手一搏,微臣甘愿以命相随。

我是应死之人,奈何苟活到了如今。

你曾经告诉本王,待本王哪一日想要这天下了,你便告诉本王你想要什么,现在,本王不想知道了!

本王是不是很没有用?

你是天玑的君王,不该在意末将一个臣子的得失。

本王从未当你是个臣子

你用一人之命换了全城人的命,本王要用什么才能把你换回来?小齐,你回来啊!小齐,你给我回来!

子煜:王上,你就这般喜欢慕容郡主吗?

执明:那是当然,阿离什么都好,本王当然喜欢。

人心之境,当真可笑至极……

臣,心意如初。

慕容离∶阿离已经不是阿离了,君还是君

执明∶阿离还是阿离,君还是君。

……

执明∶阿离已经不是过去的阿离,本王也不再是过去的本王了,我们都是君王了

「你……是谁?」

「我是少年时你走过的路、行过的乐与吃过的苦……」

「那我呢,我又是谁?」

「你是再也回不去的我……」

「慕容离……」

天涯无归意,好一个归期未有期

——执明

小齐,本王不会让你有事。

末将,虽不知现今朝堂之上是何状况,但想也知道国师等人必会逼王上做个决断的呀。

至少,本王还是天玑的王,难道就保不住你?

亡国之君,怎样都是难堪的

——齐之侃

愿王上一偿心愿,长乐未央

王上,有些事能忍,有些事却不能忍,微臣不才,但却愿意一试

这人呢,年纪一大,就说不好了,如果心再大点,难免就看清脚下的路

——蹇宾

你用一条人命,换一城之人,

那本王要拿什么才能把你换回来

——蹇宾

你我之间,无需言辞承诺

——蹇宾

数年寒窗,数载沉浮,人都没了,还有什么意义

富贵,贫贱,年少,老衰,在生死面前,别无二致。

你是本王那日在学宫亲自选定的人,你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

天玑的君王是王上,权不可分,更不可让

——齐之侃

小齐,本王逗你呢,你为何总是如此认真

俗话说,文死谏,武死战,我到底还是没能死在阵前。为了这满城的百姓,为了这几十万的兵士,战败之名,我来担着

——齐之侃

身在局内,所见都是目力之所及,

如果跳出局外,就能一览无遗

——凌司空

你很聪明,照顾好他,不然我会杀了你

——慕容离

本王是天权的王,

天权就是亡在本王手里,

那也是命中注定!

阿离,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画。

您若放手一搏,微臣甘愿以命相随

——仲堃仪

本王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小齐会与本王意见相背

——蹇宾

『道还那西多遖宿叶家他封我都天走觉兰台令吗?家他把宫这时作最好的阁楼的于我住吗?家他把道还那西多么大一块血玉随手赏的于我都天走觉发簪吗?』

『道还那西多万一多时好对子金都天走觉到了边西?』

『可我听说遖宿中有并只民大有羽琼花』

『阿离留在这边西对下,是也岁里格为羽琼花吗?』

『我留在这边西对下,是也岁里格为叶上对我好』

是本王看错了人,还是上天看错了本王!

“齐之侃,你不要欺人太甚!”

“本将军就是欺负你了,又怎样。”

锦衣玉食,或是陋室简餐,并无二致,末将从不在乎这些

——齐之侃

齐之侃∶你是天玑的君王,不该在意末将一个臣子的得失。

蹇宾∶本王从未当你是个臣子。

当真是个妙人!

你曾经跟本王说过,哪一日,本王想要这天下了,你便告诉本王,你想要什么,但现在,本王不想知道啦

——执明

方才本王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仲卿,仲卿却还是那日学宫的无名士子,本王许久未曾见到仲卿如那时般神采飞扬了

——孟章

未到最后一刻,便都不算晚

——仲堃仪

“那阿离留在这儿是因为羽琼花吗?”

“我留在这儿,是因为王上待我好”

我可以给他画一个很大的饼,让他觉得,一张嘴可以去吃掉它,便同我这样,不管居于何处,总会不自觉地感到难堪

——慕容离

可惜,王上看错了,

我天生就是个俗不可耐的人

不过是仰仗了王上这些喜好罢了

你啊,是否想过 ,

若是连国都没有了,你我这样的人,又算是什么呢?

亡国之人,犹如无根之萍。

——公孙玲

可是,你在己国危难之际领着一能人离开,哪怕只是为了先行保住性命,但是,叛国的名声一旦担了,只怕是一世都难以洗脱,就算日后你出人头地,这叛国的污名,绝难以摆脱

——公孙玲

战火一起,必定绵延至我天枢全境,让那些辛苦过活的百姓来承担这些,那对他们不公平

——孟章

此乃我瑶光国土,你的安危就应该由我来负责,就算我保护不了瑶光,也绝不能拿你的性命当儿戏

——慕容离

本王方才做了个梦,梦到了仲卿,仲卿却还是那日学宫里的无名士子。

本王是天权的王,天权若是亡在本王手里,那也是命中注定

——执明

我只是一介武夫,安邦二字,不敢当

——齐之侃

王上,见字如面……

你让本王怎样见字如面

——蹇宾

小齐不愿意要本王的赏赐,本王却想把最好的好处都留给你

——蹇宾

慕容离(查杰):若是王上哪日想要这天下了,我便告诉王上,我想要什么。

执明(朱戬):若是阿离真的非常想要这天下,那本王就给你夺回来吧。

凡事留余地,于人于己,都是一条退路

——孟章

此等言论于王上实无半分益处,不如由我一人承担

——裘振

微臣听说过,有些药,即能治病,也能害命

——仲堃仪

这套战甲,本王每日都在替你擦拭,从不令蒙尘

——蹇宾

承君器重,无以为报,惟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齐之侃

无论天玑政局如何,无论王上是否真的信任于我,我都不会再转投他国

——齐之侃

慕容离∶王上可知道有句俗语,叫做 混吃等死。

执明∶你也觉得本王是个蠢货,找这些词句了奚落本王。

慕容离∶原来王上懂这个词的意思呀,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在朝政上呢?

执明∶你何时变得也跟太傅一样了,可惜了你这一身嫡仙之姿。本王也知道民间有句俗语叫做 市侩

王上,这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王上您也不是一个人的王。

陵光:裘振、裘振,你回来啦!

公孙:王上,下官公孙钤。

为王者,驭下自有其术

——毓埥

走什么样的路,迈步之前,行路人心中便早已有了决断,好走,难走,都得往前走

——仲堃仪

君子善借马车者,一日足以致千里,何须徒步而行;

鲤鱼善借水浪之势,可以一跃龙门,何必游移不定。

——仲堃仪

应对,抓人还是封茶楼啊,本来就是以讹传讹的虚妄之语,你要是当真,这谣言就跟着坐实了

——齐之侃

阿离的心是石头做的,怎么捂也捂不热。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无论是为人,抑或行事,都不可以背信弃义

——公孙玲

我弑君,我叛国,你倒是再活过来与我说道啊

——仲堃仪

唯有本王可笑,总是因你忘记,我也是天权的一国之君。

若是本王当初,当初没有遇见你,本王是否还是那个混吃等死的草包国主,虽愚钝,却快乐…..

此生只为你相遇

我用尽了全力

守在这里吟唱回忆

只因你是一生一遇

粉身我也愿意

守护着你而至死不渝

数年寒窗,数载沉浮。每每我想放弃之时,便对自己说,要撑下去,因为这世间还有一个我想与之比肩之人,我以为能与我公论天下谁主沉浮之人,惟你而已

——仲堃仪

有些事,做了也是得不偿失

这条命,今世我欠了你,来世,我再还你吧

——慕容离

小齐,你给我回来啊

——蹇宾

我可是为天玑夺下你五座城池之人,若是我真的去了天枢,就算王上能容我,其余世家大族能容吗?仲先生莫不是在说笑话。

——齐之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