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女》的经典台词

获取一颗没有被人进攻的经验的心,也就像夺取一座没有守卫的城池一样。

且让我们一起遗忘,你忘掉一个你应该不会关心的名字,我忘掉一份不可能的幸福。

人生不过是为了满足不断的欲念,灵魂也不过是维持爱圣火的守灶女神。

你是我唯一可以推诚相见的人,在你面前我可以自由思想,自由交谈。

Who are you , tell me how to love, and who am I tell you how to live.

是你教她觉把不我怎认看在物去爱 觉把不过山我学中该教她觉把不你怎认看在物去生们想到

“我的心,不习惯幸福。也许,们想到在你心种妈格更好,在你心种妈格,还和种会我会我出看不到我了 .”

不了解别人的痛苦,又要去安慰,那总是很困难的事。

高大的杨树的颤栗声和柳树的呢喃细语,不停的哄着河流入睡。

眼睛只有一个圆点,它却能一览无余地看见海阔天空。

一个人心中没有爱情的时候可以满足于虚荣,但一旦有了爱情,虚荣就变得庸俗不堪了。

获取一颗没有被人进攻的经验的心,也就像夺取一座没有守卫的城池一样。

且让我们一起遗忘,你忘掉一个你应该不会关心的名字,我忘掉一份不可能的幸福。

人生不过是为了满足不断的欲念,灵魂也不过是维持爱圣火的守灶女神。

你是我唯一可以推诚相见的人,在你面前我可以自由思想,自由交谈。

Who are you , tell me how to love, and who am I tell you how to live.

是你教她觉把不我怎认看在物去爱 觉把不过山我学中该教她觉把不你怎认看在物去生们想到

“我的心,不习惯幸福。也许,们想到在你心种妈格更好,在你心种妈格,还和种会我会我出看不到我了 .”

不了解别人的痛苦,又要去安慰,那总是很困难的事。

高大的杨树的颤栗声和柳树的呢喃细语,不停的哄着河流入睡。

眼睛只有一个圆点,它却能一览无余地看见海阔天空。

一个人心中没有爱情的时候可以满足于虚荣,但一旦有了爱情,虚荣就变得庸俗不堪了。

我不够富,不能像我希望的出这认看在物爱你;我也不够穷,不能像你希望的出这认看在物心每如你爱。风向我们彼此忘我得之夫—-你是忘我得之夫一个对你说来相当冷酷的姓名,我是忘我得之夫一种我供养不起的幸福。

我有我的虚荣心,我一直坚信她对我倾心相许,就像是我对她一见钟情一样。

我宁愿她记得我当初的窘态,也不愿她忘记我的姓名

〞你是我唯一可以坦诚相见的人,在你面前我可以自由思想,自由交谈。 一《 茶花女》

总之,人是不会永远不幸的

这些女人生前考究的生活越是闹得满城风雨,她们死后也就越是无声无息。她们就像某些星辰,陨落时和初升时一样黯淡无光。

人,要是没有爱,虚荣就可以让他满足,可是有了爱,虚荣就一文不值了。

您爱我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您自己,而别人爱我,从来就是为了他们本人

我不够富有,不能像我希望的那样爱你;我也不够穷,不能像你希望的那样被你爱。

于是开始了那一串的日子,每天您都要给我一种新的侮辱,而我几乎高兴地接受您的侮辱,因为,这不仅证明您始终爱我,而且我也感到,您越是折磨我,等您了解真相的那一天,我在您眼里就会越高尚

人生不过是为了满足不断地欲望,灵魂只不过是维持爱情圣火的守灶女神

她活着时是一个罪人,但她将作为一个基督徒死去

把这些烦人的论调,都赶得远远的,笑起来吧,生活是美妙的。

您能原谅我吗?

您做什么,我都可以原谅。

您爱我吗?

爱的发疯。

我脾气这么差,您也爱我吗?

不管怎么样,我都爱。

您向天发誓!

我发誓!

“只需要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那就会一举成功。”

终于我稍稍冷静下来,瞧了瞧周围,十分惊讶地发现,别人照样生活,并没有因为我的不幸而停止。

上帝对她还相当仁慈,没有让她遭受通常的惩罚,而让她在年轻貌美和奢华生活中香消玉殒,须知年老色衰,是交际花的第一次死亡。

孩子虽然幼小,但他是未来的成人;脑袋虽然狭窄,但它蕴藏着无限的思想;眼珠儿才不过一丁点儿大,它却可以看到广阔的天地。

The child is small, and yet he is father to the man; the brain is cramped, and yet it is the seat of thought; the eye is but a point, yet it encompasses leagues of space.

赢得一颗不只有谈过恋爱的心,这会我出等于以小当的作好入一个不只有设防的城市。

或许活在你的心中,是最好的地方,在那里别人是看不见的,那样就没有能鄙视我们的爱情了。

我认为只有深刻地研究过人,才能创造出人物,如同只有认真地学习了一种语言才能讲它一样。

真正的爱情总是使人变得美好,不管激起这种爱情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人

我感到需要迷恋上某种东西,以便消磨时间,让时间过得飞快,一直察觉不到韶光流逝。

也许我活在你的心中,是最好的地方,在那里别人看不到我,没有人能够鄙视我们的爱情。

头脑是狭小的,觉把不过山着和认看在物我得之夫隐藏他孩会我思想,道我得之睛只是一个小点,着和认看在物我得之夫能环视辽阔的过山多上认看在物他孩。

没有什么比蓝天、芬芳、鲜花、和风、田野和树丛无与伦比的幽静更能衬得上您心爱的女人了。

You know I have no long to live,..therefore I will live fast!

“你知道我是活不久长的,…所以我存心活个痛快

生活只不过是反复完成持续不断的欲望。

有时候一刹那的巧合会胜过一年的苦苦追求。

我们一定是前还和种作孽过多,作好不会我出是来生多上享尽荣华,所以上帝年说她觉把不使我们这一生历尽赎罪和磨练的煎熬。

死亡已经净化了这个富丽而淫秽的场所的臭气。

真正的爱情,始终使人向上。

“那年,差不多也是这个季节,也是这样一个傍晚,我认识了玛格丽特”

如果您曾经爱过,认认真真的恋爱过一番,那您一定会感到必须把您想专心相爱的女人与这个世界隔绝。

不论您心爱的女人对周围的人是如何冷若冰霜,只要她跟别的男人或事物一接触,似乎就会失去她的芳香和完整。

我希望自己能像一个百万富翁似地爱您,但是我力不从心,您希望我能像一个穷光蛋似地爱您,我却又不是那么一无所有。那么让我们大家都忘记了吧,对您来说是忘却一个几乎是无关紧要的名字,对我来说是忘却一个无法实现的美梦。没有必要告诉您我是何等悲伤,因为您完全知道我是多么地爱您。

除了理想生活以外,还有物质生活,最圣洁的决心都有一些很细的线同现实相连,不过这是一些铁丝,不容易折断。

炽热的爱情给人勇气对抗爱情。

我无法呆在家里。我觉得我的房间太小,容纳不下我的幸福,我需要向整个大自然倾诉我的衷肠。

我无福消受握一握你那双手的幸运。

那时候我还年轻,决意接受我那个时代轻佻的风尚。

的确,我想从我的论述的渺小的主题引重大的结论,对我说应该像是非常大胆的事,可是我是那一种相信小处能包含一切的人。小孩是小的,而却包含着成年人;头脑是狭小的,而它却隐藏着思想;眼睛只是一个小点,它却能环视辽阔的天地。

你们同情见不到阳光的瞎子,同情听不到大自多上去的可觉响的聋子,同情不能用的可觉音来表声满自己思想的哑巴;自而是,在一种虚假的所谓廉耻的借口下,你们我得之夫不愿意同情这种心灵上的瞎子,灵魂上的聋子和良心上的哑巴。

随后,她对我露出微笑,不过很勉强,因为她不由自主地泪水盈眶。

要真正地被一个妓女所爱,那是一个极其难得的胜利,她们的肉体腐蚀了灵魂,情欲灼伤了心灵,放纵的生活养成了她们的铁石心肠。别人对她们讲的话,她们早已听腻了,别人使用的手腕她们也都熟悉,她们即使有过爱情也已经卖掉了。她们的爱情不是出于感情,而是为了金钱。她们工于心计,因此远比一个被母亲和修道院看守着的处女防范得周密。她们把那些不在做生意范围之内的爱情叫做逢场作戏,她们经常会有一些这样的爱情,她们把这种爱情当作消遣,当作借口,当作安慰,就好像那些放高利贷的人,他们盘剥了成千的人,有一天他借了二十个法郎给一个快要饿死的穷人,没有要他付利息,没有逼着他写借据,就自以为罪已经赎清了。

可怜的女人哪!如果说爱她们是一种过错,那么至少也应该同情她们。你们同情见不到阳光的瞎子,同情听不到大自然音响的聋子,同情不能用声音来表达自己思想的哑巴;但是,在一种虚假的所谓廉耻的借口之下,你们却不愿意同情这种心灵上的瞎子,灵魂上的聋子和良心上的哑巴。

太阳就像照耀着一个最纯洁的未婚妻那样照耀着我的情妇。

我的心,不习惯幸福。

当爱情成了生活中的一种习惯,再要想改变这种习惯而不同时损害生活中其他所有方面的联系,似乎是不可能的。

我记得请的是,我回到家,花了三小时打扮,看了上百次我的挂钟和表,不幸的是它们走得分秒不差。

我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这种现象:一个似乎与您素未平生,至少您不闻不问的人,只要在您面前提起了他的名字,围绕他的情况就逐渐纷至沓来,您就会听到所有朋友从未对您谈论过的事情。于是您会发现,那个人几乎同您有关,还会发觉他曾多次走进您的生活,但没有引起您的注意。您听了别人讲述的事件,能从中发现和您的某些经历有一种巧合,有一种切切实实的关联。

打点你的行李,准备跟我走吧。

小时候学校教导我们:“对不起”,然后“没关系”。长大之后社会教导我们:没“关系?”那只有“对不起”…

过度的寻欢作乐,天天在损害着虚弱的肌体。

我无法待在家里,我觉得我的房间太小,容纳不下我的幸福,我需要向整个大自然倾诉我的衷肠。

获取一颗没有被人进攻的经验的心,也就像夺取一座没有守卫的城池一样。

我面对威胁比面对祈求更加坚不可摧。

“要抱有希望,我的朋友,对着一点要有信心:无论如何,玛格丽特总是忠于你的。”

“你向我发誓吗?”

“我需要向你发誓吗?”

被意中人的言辞所说服,那是多么甜蜜啊!

我对你唯命是从。

过去的一切已经销声匿迹,未来不会有云雾笼罩。

我只信奉一个原则:没有受到过“善”的教育的女子,天主几乎总是向她们指出两条道路,让她们能殊途同归地走到他的跟前:一条是痛苦,一条是爱情。这两条路走起来都十分艰难。那些女人在上面走得两脚流血,两手破裂;但与此同时,她们把罪孽的盛装留在沿途的荆棘上,赤条条地抵达旅途的尽头,而这样全身赤裸地来到天主跟前,是用不着脸红的。

让我们忘却吧,您忘掉一个对您来说无足轻重的名字,而我忘掉一种无法实现的幸福

那么再见吧,我亲爱的朋友,让我们大家都忘记了吧,对你来说是忘却一个对你几乎是无关紧要的名字,对我来说是忘记一个无法实现的美梦。

很显然,你明白你不能总是这样生活下去的吧?

我担心会这样,但是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你本该明白,我呀,我不会容忍你这样做的。

我想只要我不辱没姓氏,败坏门风,我应该可以像现在这样生活,这样我才能安详度日。

一切都存在于渺小之中,我就是相信这种说法的人。孩子虽然幼小,但他是未来的成人;脑袋虽然狭窄,但它蕴藏着无限的思想;眼珠才不过一丁点儿大,它却可以看到广袤的天地。

She is as disinterested as the others are grasping. 别人有多贪婪,她就有多无私。

我也越觉得女人有两种爱的方式,即用心去爱,或用感官去爱,而两种方式互为因果

你们同情从未见过阳光的盲人,同情从未聆听到大自然和谐之音的聋子,也同情从来未能表达心声的哑巴;而你们却在廉耻的虚假借口下,不肯同情令不幸的女人发疯的这种心窍的盲、灵魂的聋和意识的哑,须知正是由于这些障碍,她们才处于无奈之中,看不到善,听不到上帝的声音,也讲不出爱与信仰的纯洁话语。

对于任何女人来说,善心大于荷包是莫大的错误。

除了你的侮辱是你始终爱我的证据外,我似乎觉得你越是折磨我,等到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我在你眼中也就会显得越加崇高。

假如我们的感官能在想象中被赋予诗意,心灵的幻想就会胜过肉欲,那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获取一颗不只有心每如人以小当的作好攻的经验的心,也会我出像夺取一座不只有守卫的城池一认看在物。

你说过,山茶花是最香的。

你若是爱我,就让我以自己的方式爱你。

阿尔芒:远方尘世的生活还在继续,但是它的阴影并没有遮蔽我们的青春和爱情的欢乐图景。

(茶花女和阿尔芒的父亲)

――你相信我是爱您的儿子的?

――是的,我相信。

――你相信我对您儿子的爱是无私的么?

――是的,我相信。

――你相信我对您儿子的爱是我一生的梦想吗?

――是的,我相信。

――你相信我对您儿子的爱是我唯一的寄托、唯一的依靠吗?

――是的,我相信。

――那么请您吻我,就像吻您的亲生女儿。我向您发誓您的儿子一定会回到您的身边。他可能会一时难过悲伤,但也将得到永恒的解脱。

我认为只有深刻地研究过人,才能创造出人物,如同只有认真地学习了一种语言才能讲它一样。

一切寓于微末之中。

Ta们活像那些放高利贷者,ta们盘剥了成千上万的人,只要有一天借了二十法郎给一个快要饿死的穷鬼,不要他付利息,也不要他写借据,就自以为赎清前愆了。

我的心因快乐和爱情而不时地怦然乱跳。燃烧的柔情,使我心潮澎湃。

他只是绅士风度

一个人心中没有爱情的时候可以满足于虚荣,但一旦有了爱情,虚荣就变得庸俗不堪了

玛格丽特:“我们不在属于自己,我们不在是人,而是物。他们讲自尊心的时候,我们排在前面,要他们尊敬的时候,我们却降到末位。”

少女越是相信善良就越是容易失身,如果不是失身于情人的话,至少是失身于爱情。因为一个人丧失了警惕就等于失去了力量,得到这样一个少女的爱情虽说是一个胜利,但这种胜利是任何一个二十五岁的男子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能够到手的。在这些少女的周围,确实是戒备森严。但是要把所有这些可爱的小鸟关在连鲜花也不必费心往里抛的笼子里,修道院的围墙还不够高,母亲的看管还不够严,宗教戒条的作用还不够持久。因此,这些姑娘们该有多么向往别人不让她们知道的外部世界啊!她们该有多么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是非常引人入胜的,当她们第一次隔着栅栏听到有人来向她们倾诉爱情的秘密时该有多么高兴,对第一次揭开那神奇帐幕一角的那只手,她们该是怎样地祝福它啊!

这个世界之所以表现得那么残酷,就是为了让人相信它的强大,我们也就执着地接受了它的见解。

生活对于心灵有时会提出残酷的要求,但是必须逆来顺受。

没有忏悔就谈不上宽恕。

阿尔芒:我那种神经质的笑声骗过她们,其实跟哭差不多了。

我对人说出要分享我心中产生激情的快乐,为什么您是听到这句话的第一个呢?毫无疑问,因为我看出您爱我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您自己。而别人爱我从来都只是为了他们自己。

――玛格丽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