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的儿女》的经典台词

为什么大家都在说早恋,那有没有恰好时间的恋爱?有没有晚恋?恋爱就是恋爱,喜欢一个人是没有早晚之分的,要是能在对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该多好啊。

这世上,只有变数,才是永恒的东西。

瞧,瞧那太阳亮不亮啊,

咱每个人心里,

都得有太阳,得有希望。

笑是给别人看的,

哭只能藏在心里,

因为你哭,没有人会在乎,

人家只会笑话你。

有人会的,

只有稀罕你的人会。

不要怕摔跤,摔着摔着呀,就长大了。

喜欢一个人啊,

应该是你跟他逃到天涯海角深山老林,

然后跑到一大雪山里边,

找个小屋,生一炉子火。

外边下着大雪,门都被埋上了。

然后你们两个坐在火炉旁边,

觉得热乎乎的,

好像你们就是全世界,

应该是这种感觉吧。

再宝贝的东西,一直不用那也是废品。

能做兄弟姐妹,是几世修来的缘分,一定要珍惜啊。

我就不上天

我脚踏实地

我走我自己选择的路

我就是要考研

谁也拦不住我

滚滚时代大潮中

我们走向未来的

注定充满了光明的日子

为什么大家都在说早恋,那有没有恰好时间的恋爱?有没有晚恋?恋爱就是恋爱,喜欢一个人是没有早晚之分的,要是能在对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该多好啊。

这世上,只有变数,才是永恒的东西。

瞧,瞧那太阳亮不亮啊,

咱每个人心里,

都得有太阳,得有希望。

笑是给别人看的,

哭只能藏在心里,

因为你哭,没有人会在乎,

人家只会笑话你。

有人会的,

只有稀罕你的人会。

不要怕摔跤,摔着摔着呀,就长大了。

喜欢一个人啊,

应该是你跟他逃到天涯海角深山老林,

然后跑到一大雪山里边,

找个小屋,生一炉子火。

外边下着大雪,门都被埋上了。

然后你们两个坐在火炉旁边,

觉得热乎乎的,

好像你们就是全世界,

应该是这种感觉吧。

再宝贝的东西,一直不用那也是废品。

能做兄弟姐妹,是几世修来的缘分,一定要珍惜啊。

我就不上天

我脚踏实地

我走我自己选择的路

我就是要考研

谁也拦不住我

滚滚时代大潮中

我们走向未来的

注定充满了光明的日子

好看当然能当饭吃了。

我看到好看的人,

心情就像吃了好吃的一样,

特别美。

那就像心里的一颗树,

无论种下去还是拔出来,

心都会疼的。

喜欢和爱又不是骂人的话。

我想留住我喜欢的,一次也行。

你以为给你吃的玩的

好看的东西

他就喜欢你了

他们比谁都坏

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别老给自己设限,

为自己多考虑考虑。

穿这么好看给谁看啊?

给我自己看!

一个只会为自己活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一个好人的意义。

我不是故意要瞒你,

我那是怕你不同意。

长大后的乔一成常常想起这一个傍晚的落日,他还会想,那个时候,他年纪小,手也小,抓不住幸福,而不幸,却由命运交到你的掌心,不要都不行。

人头猪脑是不会懂得,

欢喜读书的人的心的。

噩号来的时候完全没有预兆,反而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宁静。宁静使得不幸越发地措不及妨。

同样的事,以前是一个爱的理由,多年后则变成了一个离开的借口。

乔一成觉得,也许他是九命猫妖投胎的。

要不然,为什么这么许多年被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缠得心力交瘁,然后收拾起残骸来,还够凑成个囫囵的人。

一个小姑娘跑新闻,怎么了,

跑新闻的人都很辛苦,这跟性别没关系。

在这个行业里面,努力认真工作的,

自然有他辛苦的地方。

你这么说,在我看来,

你就是轻看了我,

也轻看了那些在咱们行业里面认真努力工作的人。

人这一辈子呢,挺难的。难怎么办?你不活了?得咬牙顶着。

看风景比看人好,人会辜负你,但风景不会。

二强:小女娃最喜欢议论这些事了。男生就不会乱说了?

三丽:他们比女生还会乱说!

人跟人,太近了故然不好,太远了,也不好。

就像你看一幅画,太近了变形,太远了模糊,不远不近,才能看出明暗虚实来。

一成说,所谓亲兄热姊妹啊,就是说,生命中有些痛苦,他们相互给予,却又相互治愈。

人不过是这么回事,你这也好那也好,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幸福。

虽然我在这个世界上有自己的父母,也有自己的兄弟,但是他们都不是我的亲人。你才是,你才是我最亲的人。

不要怕摔跤

摔着摔着呀就长大了

乔一成如同一只小刺猬,懂得张开自己的刺,刺痛别人,护卫自己及弟妹们。

我不是下水道,用不着通。

因为不爱,所以舍得。

他要是爱你,你的命比他自己的命都值钱,他要不爱你,他要你的命做什么?因为不爱 所以不在乎 因为不爱 所以看不见 看不见你的爱 看不见你的伤 看不见你的痛

……

乔家的一些骂人语录:你脑袋滑丝了;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你不会讲话就闭嘴。

生活可能不会一帆风顺,但不管风浪再大,总会有人与你同舟。别忘了,那些我们一起笑的、闹的、感动的、委屈的瞬间,都是回忆里永远的珍藏。

他们这样地漂亮,这样地明媚,阳光落在他们身上,照得他们透明了似的,连大人都要软了心肠,想着,随他们去了吧。

日子一天天地过,邻里间的闲言碎语也渐渐地散了,像是太阳出来了,雾也就散了,人这几十年的日子里,事这样地多,谁能记挂着别人的家长里短一辈子呢?

笑是给别人看的,哭只能藏在心里,因为你哭,没有人会在乎,人家只会笑话你,有人会的,只有稀罕你的人会。

穿这么好看给谁看啊 ,给我自己看。

噩耗来的时候完全没有预兆,反而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宁静。宁静使得不幸越发地猝不及防。

乔一成与弟妹们都算是端正面孔,但都不出挑,落入人堆就看不见,像乱石堆里的几块细小碎石。

他们的爸爸乔祖望却完全不相信地震的传闻,充分表现了无产阶级的大无畏精神,说南京这块,是风水宝地,多少皇帝都看中了的,哪会随便乱震,如今的人,就会听见风就是雨。

齐唯民似乎永远站在乔一成的前方,他是无意的,可他落下的身影成了乔一成生命里的阴影。

不过好人都不长命,还是不要做好人。

人跟人,太近了固然不好,太远了,也不好。

以后乔一成回忆起来,对居岸的那一种情怀,也许就始于她拉过他的手,把那橘子放入他的掌中的那一刻。

我们有家庭之爱也有兄弟姐妹之爱,可是从来没有觉得谁离了谁就不能活。我们彼此如同四肢,如果断裂,自然是要痛彻心扉的,可是,还是活得下去,还会慢慢适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