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家人之名》的经典台词

年纪小的时候,从没有想过分别,总觉得时间很慢,可时间在任何时候,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在牵着你走。

你看尖尖

两个爸爸

李爸管着 凌爸惯着

两个哥哥

凌霄管着 子秋惯着

两个闺密

月亮管着 唐灿惯着

年纪小的时候,从没想过分别,总觉得时间很慢,总在发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可时间在上课走神的白纸上,在片刻的喜悦里失落,或是眼泪里。在任何时候,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在牵着我们走,它沉默着却一刻不停。一年转眼又一年,那么的相似,毫无波澜,却又悄悄地改变着。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分离才是人间常态

我听说,人本身就一瞬间长大的,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你知道的一瞬间。

“属于李尖尖的东西我不会分给任何人”

这句话是凌霄说的,最后做到的是贺子秋

我们常常在追的梦,闪闪发光,遥不可及,是星辰,是彩虹,是露珠滚动在清晨的白玫瑰上,他们在生活的那一头,而生活的这一头,是成年人为了生存的迫不得已,无可奈何,是粮食,是空气是夜里默默流过的眼泪。

后来我明白了

回来的人

是一定会回来的

而不回来的人

也不必等

人长大本来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十八岁那天法律承认你成年了,但那不是真正的长大,真正的长大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一瞬间你的内心改变了,你感受到了生活的重量。那一瞬间,你就一个人悄悄长大了。

有血缘的 不一定能成为家人,

但是互相珍惜爱护的人,一定可以!

年纪小的时候,从没有想过分别,总觉得时间很慢,可时间在任何时候,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在牵着你走。

你看尖尖

两个爸爸

李爸管着 凌爸惯着

两个哥哥

凌霄管着 子秋惯着

两个闺密

月亮管着 唐灿惯着

年纪小的时候,从没想过分别,总觉得时间很慢,总在发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可时间在上课走神的白纸上,在片刻的喜悦里失落,或是眼泪里。在任何时候,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它在牵着我们走,它沉默着却一刻不停。一年转眼又一年,那么的相似,毫无波澜,却又悄悄地改变着。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分离才是人间常态

我听说,人本身就一瞬间长大的,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你知道的一瞬间。

“属于李尖尖的东西我不会分给任何人”

这句话是凌霄说的,最后做到的是贺子秋

我们常常在追的梦,闪闪发光,遥不可及,是星辰,是彩虹,是露珠滚动在清晨的白玫瑰上,他们在生活的那一头,而生活的这一头,是成年人为了生存的迫不得已,无可奈何,是粮食,是空气是夜里默默流过的眼泪。

后来我明白了

回来的人

是一定会回来的

而不回来的人

也不必等

人长大本来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十八岁那天法律承认你成年了,但那不是真正的长大,真正的长大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一瞬间你的内心改变了,你感受到了生活的重量。那一瞬间,你就一个人悄悄长大了。

有血缘的 不一定能成为家人,

但是互相珍惜爱护的人,一定可以!

人生就是你越思考,越让你无法理解的东西。

我珍爱的人,我远远地看过他一眼。

他在远方,还在光芒的中央,

那么耀眼,那么完整。

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他被打碎过。

我更不知道,他在深夜里是怎样的痛过,

又是怎样将自己一片一片地找回来,

拼成完整的耀眼的样子。

现在我走近了,

终于看到了他满身的裂痕。 ​

十八岁生日那天

法律上承认你成年

但那不是真正的长大

真正变成大人

是一瞬间的事情

是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你知道的一瞬间

你的内心改变了

你感受到了生活的重担

那一瞬间

就意味着真的长大了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分离,才是人生的常态,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飞到哪里,就在哪里生长,有新的土地,新的朋友,也会有新的梦想。

我们都努力的努力的对抗着时间和距离。

你可以生气,你甚至可以不理我,但是你别不要我啊

可这日子还得继续,不是吗,所以啊,得咬着牙,撑住了。

你的内心改变了,你感受到了生活的重量,那一瞬间,你就一个人悄悄长大了。

“许愿这种没成本的投资,不实现也没什么损失。”

“我说过,我以后会娶你,从那以后我就决定,西瓜最中心的芯,锅底的米锅巴,鱼鳃两边的肉,筒子骨里的骨髓,包子里的馅,我都留给你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