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夜与蜘蛛

对女人来说,最悲哀的不是遇人不淑,而是遇到一块生为人形的混凝土,任你是绕指情柔还是刀砍斧劈,他自岿然不动。所谓天然呆者,莫过于此。

我与高大胖同学初识便芳心暗许,惜此君全不解小女子一片风情。几番春花秋月后,却是电闪雷鸣,化作一地落红随风去的下场。一别经年,再见面不禁感慨万千。高大胖长得更高更壮,人倒瘦了许多,远观之仿佛一根会自由移动的电线杆。

我轻拍其肩,感叹道:大胖,几年不见,发育得很好嘛!

他一阵狂咳,顾左右而言他。虽然夫妻做不成,交情犹可在,适逢二人有假,正好结伴出游。高大胖的脑袋是块混凝土,不过作为游伴来讲,他背扛行李绝对一个顶仨。计议已定,即网购两张往返桂林的机票,全程六天。我窃喜。

高大胖同学尚不知自己一只脚已踏入圈套。

小女子自小喜读金、梁,每每白日做梦,负剑漓江,泛舟天涯,仗三尺剑,管不平事,笑看世事繁华。这番故地重游,见碧水青山,疯魔之态毕现,手舞足蹈,兴高采烈,胸中郁结一扫而空。

入夜,住旅店。旅社位于市区外,近荔浦一处小山坳。酒足饭饱后,分了内外室,高大胖自觉地裹着被子睡客厅,不一会儿鼾声大作。

我暗想,这人真是不折不扣的一块木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怎么就能睡得跟个春卷一样?琼瑶奶奶教育我们,自己的爱情与幸福要自己去争取。尽管投怀送抱这种事我干不出来,但是长夜漫漫,只要有心,总能折腾出一点意外事故。

我一边想着,一边摸黑去洗手间。刚开门,乍见一只蜘蛛,施施然从里面踱出来。这小东西顶着一身黑毛,巴掌大小,见到生人也不慌不忙。果然乡间虫豸,吸天地之气,夺造化之功,长相都比城里的彪悍许多。当下灵机一动,我放声尖叫,假作花容失色。

高大胖同学听到如此凄厉的叫声,自然反射性地冲进房。我一面瑟瑟发抖闪到他身后,一面指着洗手间大喊:蜘蛛,蜘蛛!

高大胖同学操起一只拖鞋上前。 你别怕,别怕……他的手却举在半空中落不下去。蜘蛛看着我们,我们也看着蜘蛛。

我意外发觉高大胖的手好像在发抖。终于,蜘蛛勇敢地向我们迈出一步。高大胖顿时丢盔弃甲,咻的一声上了板凳。我只好挺身而出,拿起一沓废报纸朝它拍去。蜘蛛受到惊吓,溜进阴影中。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场小事故倒真是意外,更意外的是高大胖同学的表现。他的小脸一直煞白,我则弄巧成拙,做了一回救英雄的公主,只是这位公主完全是自作自受。两人互道晚安,偃旗息鼓。

我翻来覆去,却听不到门外的鼾声。地下,月光一寸一寸挪动,我在黑暗里睁大眼睛,外面凉夜如水,万籁俱寂。

有个女人曾说,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你也在这里吗?但在那片旷野中,下一秒也许就擦肩而过,相忘于江湖。

在人生错综复杂的蛛网中,我们会遇到许多人,忘记许多人,能够白头偕老是奇迹。何况,旷野中不但有人,还有等着猎肉的狼。情之一字,瞬息万变,如临水照花,望之咫尺,触之天涯。

床角,蜘蛛探出头来。它动也不动,好像在审视着什么,目光睿智淡定,仿佛是一位沉默的哲人。我蹑手蹑脚爬起来,将这位哲人装进一只玻璃杯。它居然温驯如绵羊,毫不反抗。

高大胖已经睡熟。我轻轻打开门,走到客厅中间,把蜘蛛放下,再回到房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客厅里传来一声响,而后复归平静。过了几分钟,我听到门上两下轻敲。

高大胖双目浮肿,挠着头支支吾吾。

我一个人睡,有点害怕。我抢先说。

那我……我搬进来,好吗?

他一面说,一面从门缝中挤进房间。我轻轻掩上门。

其实有时候,爱情就是离得这么近,这么简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