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谁心疼

我,27岁,有一辆二手面包车,以给超市送货为业。

那天,送完最后一趟货,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我开着车准备回家,途经一交叉路口,一个女孩忽然直冲着车头跑过来。我急忙刹住车,冲下车对她吼道:不要命了?谁知女孩反而和我对吼起来:凶什么?开别人的车还有理了?

路灯下,这个瘦巴巴的女孩,居然眼神很不屑地继续训我:说!你这车是不是偷的?我都跟踪你好几天了!老实说,这车不是你的吧?

不是我的是谁的?我气绝!

反正不是你的!她指指挂在车前的平安符,那还是我买的呢!还有后座的靠垫。

她一定认错车了。谁知我提醒她后,她却说:6月18日是我的生日,车牌号当初还是我挑的呢!

她的生日?我再看看车号,心中顿时没了底气:0618,没错呀!我真的被弄糊涂了。我问她: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孩叹了口气说:以前这车是他开的。他说等车跑到5万公里就和我结婚。可他忽然不见了。我找了3个月都没找到他。你说,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女孩忽然无助地哭了起来……

等她稍有缓和,我小声向她解释:这车是我在二手车交易市场买的。

他还是不想要我了,不然不会把车卖了……女孩又要哭的样子。

我忽然灵机一动,指着里程表说:不是还不到5万公里吗?不管现在这车是谁开,只要还不到里程,他就不算违背誓言。没准等跑到5万公里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听到这儿,她兴奋得从车上跳下去,破涕为笑: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真的不到5万呢!你快开车跑吧,跑得越多越好!

我哭笑不得。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男人的谎言,可她却信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赶紧答应她:到了5万公里,我就及时通知你。

女孩说她叫苏梨,还要了我的电话。我上了车,探出头来说:以后别这样拦车了,多危险啊!

谁能想到苏梨竟然较真了。从那天晚上开始,她每天都会打个电话问我当天的车程。车跑得多了,她就很高兴;跑得少了,她就很不开心。每天一个电话,在晚上9点左右。我也谈过恋爱,但没有一个女孩这样对待我。渐渐地,她开始令我挂念、难受。

有一天晚上,看着手机一直安静地躺在桌上,我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想了想,竟然是因为少了苏梨的电话。

终于决定主动打给她。我拿起电话,放下。反复几次,才鼓起勇气拨了她的号码。说实话,我有点担心她。

电话通了,彩铃是一首老歌:《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心里的难受突然被拨动了,不由嫉妒起那个失踪的男人来。

电话响了好久才接。苏梨的声音倦倦的:我病了。我不假思索地说:我去看你!说完,自己都愣住了。

苏梨住在一个聚集着众多外来打工者的地方。她真的病了,人蜷在旧沙发上,看上去让人心疼。

吃饭没?吃药没?好点没?我问她,有点不知所措。她摇头。我要带她去吃饭,她又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我想他。

我不得不继续我的谎言:等你好了,我天天开车带着你,不停地开,早点开到5万公里还不行吗?

苏梨一下来了精神,整个身体都舒展开来,小眼睛闪着激动的光彩。看来,5万公里才是医治她的良药。

苏梨的病说好就好了。每天下午,她都会准时出现在我面前,耐心地等我开着车带着她满街跑,兴奋地坐在车里看着里程表一个字一个字地跳。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些汽油票给我,让我更觉得尽快把车开到5万公里,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慢慢地,连我都开始相信自己的谎言了,似乎车开到5万公里,就真的会有一个男人出现,娶苏梨为妻。

就这样,我带着一个谎言和一个女孩,跑遍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她常常会忽然拨一个电话,然后把耳朵紧贴在上面听……她对爱情的坚持,令我感慨,也开始让我伤心。

随着5万公里的逐渐临近,苏梨的兴奋开始加剧,我却在她的兴奋中感到失落。终于有一天,当她再一次拨那个号码的时候,我一下按响了喇叭。刺耳的声音,让我们同时愣住了。苏梨不解地看着我,问:你怎么了?我看着她,心从未有过的疼。我知道,我爱上了她。

鸣笛事件后,苏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续5天没有出现。看着空荡荡的座位,我的心跟着一起空下来。我拿起电话,又放下。但第六天,我终于忍不住打了电话。不管怎么样,一个男人应该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我不能让苏梨对男人一再失望。

电话里,苏梨的声音有点兴奋:秦俊,我找到他了。他去广州了。他说,该回来的时候,他一定回来。

我的心跟着沉下去。

她又说:我想让你带我去找他。我算过了,我们把车开到广州,就有5万公里了,路上所有的费用由我来出。我攒了些钱……

我说不出一句话。狠下心,决定最后一次成全苏梨。

我给包送货物的几家超市提前备足了货后,带着苏梨,开车上路了。我能感觉到苏梨在竭力掩饰她的激动。我一直不说话,觉得我正把自己的爱情拱手送人。

车开了不久,苏梨要去方便。几分钟后,当她回到车上,顿时显得漂亮多了,她竟然在厕所里化了淡淡的妆。离广州还那么远,她就已经等不及了?她对着镜子的妩媚神情刺痛了我。

咱们去不了了!我突然说,车坏了。

她先是吃惊,然后狐疑地看着我:刚才还好好的!

现在不好了,对不起!我说。

我决定做逃兵。离广州近一步,我的心痛就增加一分。我做不到把自己心爱的女孩送到别的男人手里。就让她骂我是个背信弃义的人好了。

哪知,苏梨下车绕过来,一把将我拉下车。她跳上车,坐到驾驶位上,发动了车子就朝前开!她的举动让我措手不及——她竟然会开车!

对,我撒谎!我终于忍无可忍,冲着她大吼,我是故意的,我不想让你去找他!因为我喜欢你!

苏梨定定地看着我,她的唇边浮起了恶作剧般的笑容:秦俊,我也是骗你的,我从头到尾都是骗你的!

你骗我?我惊得大张着嘴。

是啊,我骗你。你一定不记得了,3年前,我刚来到这个城市,没找到工作,有段时间,我在火车站附近的商场门前跟一个弹吉他的人合伙卖唱。你常路过那里,每次都会给我钱。我总低着头,可我能看清你。你是唯一一个以诚恳的态度对我的人,不是同情,而是尊重。我找到工作后就开始找你。两年半后,我终于找到了已经开上这辆车的你,却又不知道怎么接近你。后来我看了一个电视剧,叫《谁的谁心疼》,讲一个女孩、一辆车和5万公里的故事。所以我想了这个点子来骗你。我的生日不是什么6月18日,我也没有男朋友。没想到,你……

我看着她,目瞪口呆。这个让我气恼让我难受让我心疼了半年的女孩,该去当演员才对!

我表情严肃地打开车门,一把将她推上车,按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走!我说,咱们去广州。

秦俊,我错了。她慌张起来,咱不去广州了!我改还不行吗?

太晚了,我发动车子,说,现在我要带你去广州度蜜月。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谁的谁心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