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甚嚣尘上,爱情无处藏身

他爱上她,源于她的舞蹈。她在台上兀自起舞,像一株洁白的水仙花,或者翩跹的蝴蝶。她颀长的脖颈,飘逸的衣袖,古典的舞步,让他恍若回到了唐朝,宋朝。

舞蹈结束后,总有大胆的男生上去给她献花,甚至有殷勤的男生给她披好了衣服,怕她着凉。她淡淡地笑着,看不出心思。她还是大二的女生,并且,还没有开始恋爱。

她在镁光灯下光芒四射,吸引了无数男生的眼光。虽然没有男友,但是他不敢想他会有机会。他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静静地注视着他渺远的幸福,心里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他开始学习写诗,比如;你的黑发安放在我盛开的掌心,观望,一场烟花的起落。抚平你眉目间淡淡的情愁,唐朝,宋朝,千年青石板路上有你的清香飘过。

他的诗频频出现在校报上,他逐渐变得小有名气,有女孩子偷偷给他写纸条。他认真地看,仔细地辨认,但每个都不是她。他明明是写她的啊,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到,或者看不懂呢。

大四的他还是个青涩的大男孩,手里攥着一大把青春,却不知如何挥霍,向往爱情,却从不敢靠近。他不是勇敢的飞蛾,他生怕爱的烈火灼伤了翅膀。

清晨,薄暮是你淡然的微笑。用一株花开的时间,等待时光的悄悄。那么多美好的韶华,却不忍充当了寂寞的解药。你眼眸中细碎的凝视,是我挚爱你的方向。

他鼓足勇气去找她,想把校报上的诗给她看。他相信,她如果蕙质兰心,冰雪聪明,一定看得懂里面的深意。

他把几张报纸塞给她的时候,她眼睛里全是笑意。夏天,栀子花开满校园,他闭上眼呼吸空气中清甜的气味。他几乎逃一样地离开了她,什么都不敢说。他甚至没勇气留下来面对结局。他知道,她会拒绝他的。她这么优秀,他又是如此平凡。

第二天,他在校园里遇见了她,旁边是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一直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她。他知道,那是他们学生会主席,一个很优秀的男生,会弹优美的钢琴,擅长摄影,歌唱得很棒。他脑海中浮现出金童玉女的名词。他嫉妒地想,他们真的般配啊。

他想撤退,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看见她被学生会主席按在一颗木棉树下,学生会主席握着她的手,仿佛在讲什么,她摇头微笑,很融洽,很和谐。

仓促间,他转身就跑,隐约中仿佛听见她在叫他,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幻觉。这个夏天,最后一场幻觉。他的爱情之花还没开,就败了。

他不再写诗,投入到找工作的行列中,每天在人山人海的招聘会寻找机会,很少回宿舍睡觉,或者半夜才回去。他总是累得倒头就睡,他是想借这种累,来冲散一些伤心。

终于,在这个城市他找到了合心的工作,计算机程序员,待遇还不错,就是时常要加班,很累,他不怕,他需要一场疲劳的战役。

时间滑过了两年,有时他会想,她已经毕业了吧?不知道是留校读研还是找到工作了?自从那次后,他断了她所有的消息。她像一个断线的风筝一样,逃离了他的视线。

又是一年过去,他开始相亲,走马灯一样看那些女孩,女孩们带着都市优雅得体的气息,其中不乏长相漂亮,身材美好的女孩。

后来,他开始跟一个跳过舞蹈的女孩交往,女孩也有美丽如水的眼睛,颀长的脖颈,纤长的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无法投入,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挡在两人之间,他看不透,摸不到。他心里有某种情结,久久挥散不去,他知道,这种情结只与她有关。

他想起刚相亲的时候,女孩问他的学历,收入,家庭背景,然后介绍自己的,表情很认真,像一场华丽的排演。这些,竟然会让他不舒服。

女孩有都市小资的情结,用兰蔻化妆品,毒药香水,衣服鞋子都要名牌。她刷他卡的时候很坚决,没有一丝犹豫。但是他犹豫了,不是因为心疼钱,他只是在想,眼前的女孩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

朋友都劝他别傻了,这个女孩有良好的教育背景,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出身也良好,在外企做翻译,薪水并不比他的少,又漂亮,跟你的条件很般配,一定要好好把握啊。他知道,所谓条件,不过是些虚无的物质条件。在这个城市,他有房有车,小有成就。

他摊开掌心,里面全是虚弱的线条。面对命运,他可以把握什么,又可以选择什么。女孩在他家解开衣扣,他突然制止了她,再一个一个地扣好。女孩流着泪问为什么?这时的女孩,不再像以前那样,端着淑女的架势,而是柔弱无助地像个邻家小妹。

他替她擦去眼泪,他说,因为我终于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了。你想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而我想要的,是爱情。

他说,我们走得太快了,把灵魂都丢掉了。

都市的生活繁忙喧嚣,有几个人会停下来等等灵魂?又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灵魂呢?如果有可能,他宁愿回到一无所有的青春,他还是那个写诗的男孩。即使爱情的梦终将支离破碎,但有梦就好。

他在人才招聘会上,又遇到了她。他们一起去咖啡厅坐了一下午。她说,她要嫁人了,她拿出喜帖给他。他抚摸着上面烫金的字,心里一片荒芜。他的青春那些花儿,终于彻底凋零了。

她说,当年其实她是喜欢他的,她喜欢他那些诗,喜欢他的才华和沉稳,还有,她觉得他是个很养眼的男生。那天,她想去找他,却碰到了学生会主席,他向她求爱,可是她拒绝了,她一直摇头。后来她发现了他,想叫住他解释,谁知道他没给她机会。

他讶然,几乎碰翻了咖啡杯,这种打击不亚于收到她的喜帖。怎么会呢?他怎么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优秀?他还一直为他配不上她而自卑。这么多年,他一直努力经营自己,就是想走出那团自卑的阴影,可是没想到,她从来没嫌弃过他,他配得上她。

但是他明白的太晚了。

相亲的女孩一遍遍给他打电话,他接了,她在那头啜泣说,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那些条件,你错怪我了,我是真心。我有灵魂,只是,你从来不肯相信自己。

挂了电话,他平静地跟她握手道别,祝福她。那一瞬间,那些积压在身体里的阴霾被阳光一扫而光。他决定这一次,向前看,抬起头来,勇敢地把握另一份爱情。

他很好,他配得上任何人。他要在爱情中学会相信,相信自己,相信别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