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不谈爱,相约变老

大概只有人到中年,才能理解弘一大师的四个字悲欣交集。生命中应该有三两个跨度二十年以上的朋友,如果有,特别是异性朋友,那么,你真的是幸运的人。

在风中讲自己的人生,抬眼看云

吴明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曾有过短暂的恋爱,如今却一直像朋友一样相处着。

他已是局级领导,可是在我面前,一下子就可以回位。只要听说我回去,他会放下所有要事,驾车到机场接我,然后理理我的短发说:又老了啊,小妹,不要把自己弄得太辛苦。我的眼泪只差没下来。你知道,见多年未见的亲人就是这种感受。会想哭。

我爱吃的家乡菜早已订好了,我喜欢见到的人早就恭候多时。扑面而来都是熟悉舒服的气息。我只需带上嘴巴,随便吃开怀说。

饭毕,就去广场河边散步。这是中年人的娱乐,清明洁净。没有ktv和酒吧的喧闹,而是一场心灵的spa。你能想象吗?在风中讲自己的人生,抬眼看云。

那天,黄昏,风很轻,天边还有火烧云。吴明兴奋地谈起来:我现在喜欢写书法,听戏。听人说变老的标志就是听戏看古书好静,不过做这些让我真的很快乐。我也说自己开始听京剧了,年轻时讨厌咿咿呀呀的,怎么现在就觉得那么好呢,还有昆曲,真美。就这么散步,说话,天慢慢暗下来了。

二十几年的一幕幕便像电影画面一样,在眼前展开了……我们熟知彼此的第一根皱纹是怎么长出来的。

那一年,我回老家休产假。他刚被提拔当上处长,情绪很高,意气风发,眼神闪着小簇光芒,这是一个人自信的标志。他站在河边指给我看,说:未来我的规划是让这个城市的交通更通畅,环境更清爽,我要带头环保,骑自行车上下班,出差不开车……我很喜欢看他这时的样子,这大概是男人最好看的时候吧。而那时,我刚生完孩子,生活乱了套,变得琐碎,人也胖了一圈,不修边幅。他恐吓说:小心变怨妇,男人不喜欢老女人的。我笑,他说的是真话。他提醒我要记得当年那个清瘦女孩深蓝棉布裙、齐眉刘海笑意盈盈的美好模样。很春天,这是他的话。

那一年,他32岁,我30岁。正是江南四月的春季,清明时节,空气温润。河边的老房子要拆掉了,柳树发小芽了。

一切都会过去,而过去的又将变得美好

四年后再见到他。是我出差途经家乡,小住了两天。

他刚经历了一场变故。妻重病住院,竞争失败,没有得到再提拔的机会,曾经的踌躇满志进展并不顺,有些想法永远只能是想法,实施起来并不易。

他明显老了,有了白发,转身的背影有些许佝偻,衬衣有了皱褶,麂皮鞋蒙了灰尘。我有些心酸,几欲落泪。对他,就像亲人,亲人是会怜惜的。他看到我难过的样子,却笑了说:这几年过得不太好,这就是生活,面对现实啊。

他每天给妻煲鸡汤,老母鸡洗净用紫砂汤罐慢炖,香浓澄黄,有清洁家常的香气,抽时间多陪她,工作可以带到病房,总是熬得过去的。人到中年,事情多了起来,耐力也强了,尽力而为吧。

想着他炖鸡汤的样子,我回忆起这个男人,曾那么自信过度,大学时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曾为了追求一个女生,站在楼下月夜弹吉他,曾经在女友出国后消沉了一个月,闭门不出,胡子拉碴。

他也顾家,婚后收敛心性过起了日子,一心发展事业。这是他的男人准则:过日子要负责,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永不放弃。

而我,却面临着生活的另一场考验,工作受挫,面临新的选择。我举棋不定,烦恼多得像围棋子儿。

那天,我们互相打气。我推荐他看弘一大师的书,说悲欣交集是弘一临终时说的。他点点头,对我说:你不要勉强自己,女人还是要做喜欢的事,一辈子不容易,不要把时间花在纠结上。

他说得真准确。女人容易纠结,一件小事就自己制造谜团,然后钻进去,出不来。他用几米的漫画告诉我一句话:旋转木马挣脱束缚后还在原地打转,原来它忘了向前奔跑才是通向自由的唯一途径。他也用妻子的事提醒我:人没了健康,什么都没有了,纠结不如决定。

我突然明白了自己,他是如此了解我。我回去后就做出了决定,遇到纠结的事就对自己说快速决定,不要犹豫,跟着内心走,犹豫的代价太大了。

那一天,我记得河畔夏天的一汪翠绿、一树蝉鸣。时光简静。一切都会过去,而过去的又将变得美好。

相约变老,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前年春节,我失去了一个至亲的人,回乡奔丧,情绪十分低落。而他,孩子刚中考完,为择校他多了几根白发,家里又刚买了房,忙着装修,整个人都在上了发条、全力冲刺的状态,显得很疲劳。

他已不再穿麂皮系带鞋。这一年,他近40。我说:人生就是一个麻烦掩盖另一个麻烦了,真不容易。他笑说我还是那么文艺,不过总是有道理。他静静地说:我还是想做点事。单位二级部门搞开发,我不想留在机关了,想下去做点实事,我是学企管的,有这个能力。

是的,大学时代,他就很有经济头脑,喜欢琢磨点市场规律,在学校就是跳蚤市场的组织者。我极力支持,有想法一定要去做。我谈起自己前不久独自出国了一趟,去了早想去的尼泊尔。这件事我想了两年,终于做成了。原来就这么简单。这次出行的收获和体验前所未有,我给他讲尼泊尔明净的天空、雪山顶上的阳光,讲我在寺庙前看到安祥寂静的面孔,相由心生。生活再不易,只要内心平静就好了。旅行改变了我许多,让我更了解生命,想到就去做,一定不会后悔。他说,我明天就递请调报告,再不做事,就真的老了。

那天,河边风大,我把自己严严实实裹进大衣,有细碎的雪花飘下来。

今年晃眼已是我们毕业二十周年了。再见他,他长皱纹了,但人很精神,风衣领子里露出的灰色棉布衬衣像一束光线。他的实业搞得风声水起,另起一行他又找到了感觉。他说:这人呐,如果有想法,做什么事就不一样。

他说:我怎么觉得这么有奔头呢,还干个二十年没问题啊。我笑着说:那时你都成老爷爷了。

而我,十年过去,早有了沉淀,从不当怨妇,还是做个读书素心、随心而走的女人。

我没有随大流送孩子去培优,坚持快乐才是生活唯一的目的,我喜欢一家人去野餐晒太阳。我珍惜每一个当下,从不想太多未来。我有了越来越多可以交心的朋友。他说我在一帮女人中是最特别的。他是发自内心地认同我。

一年年逝去,路边的老房子拆了,又修了新楼。我们每每猜测路边房子里的灯光,想像一个故事。听到里面的吵架声,如果按青春年少的想法,就会说:完了,又一个泼妇和懦夫。但现在,我们更能体会一个词:挣扎。无奈相视一笑。

我们在一起,不谈股票,不谈房产,只谈梦想,相约变老。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