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与吴文藻的患难情缘

有了爱就有了一切。这是冰心的一句名言,也验证着她与吴文藻56年不离不弃、患难与共的情缘。

无限之中的偶遇

1923年8月17日,随着一声汽笛的长鸣,从上海启程开往美国西岸西雅图的约克逊号邮轮,徐徐驶出了黄浦江。邮轮上的头等舱位都被中国留学生占满了,其中清华留美预备学校的有100多名,其余的为燕京大学的留学生。23岁的冰心此时正在其中。

冰心到船上的第二天,就请同学许地山去找吴卓,结果他却把吴文藻带来了。问起名字才知道找错了人!如此两人得以认识。冰心问吴文藻到美国想学什么?他说想学社会学。吴文藻也问冰心,冰心回答想学文学,想选修一些英国19九世纪诗人的功课。吴文藻遂列举几本著名的英美评论家评论拜伦和雪莱的书,问冰心看过没有?得到冰心否定的回答后,吴文藻说:你如果不趁在国外的时间,多看一些课外的书,那么这次到美国就算是白来了!吴文藻坦率地进言,使冰心悚然地把他作为自己的第一个诤友、畏友!

冰心当时就深刻地记住了吴文藻这个名字。

品貌双全的冰心身边从不缺追求者,无论是在国内还是美国。在波士顿的威尔斯利大学,冰心收到很多的来信。惟独吴文藻没给她写信,他只礼貌性地写了张明信片给冰心,可是她却特别写了一封信给他。

接到冰心的第一封信,吴文藻有些意外。他当即给冰心买了几本文学书,然后寄到了波士顿,作为对冰心第一封信的回应。以书传情,冰心欣然接受了。

两个看似性格迥异的年轻人有了共同的心灵共鸣。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

当时,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规定,学生除了掌握本国的语言外,还必须掌握两门外语才能毕业,冰心选修了法语。1925年的夏天,在康奈尔大学暑假学校法语补习班上,冰心看见了同样在选修法语的吴文藻。四目相对,会心微笑。

这一次,他们俩再也不想错过了。吴文藻鼓起勇气向冰心求婚。思来想去一整晚,第二天,冰心坦诚跟吴文藻说:我自己没有意见,但我不能最后决定,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才能最后定下来。吴文藻对此表示理解。

冰心写下了她生平难得一见的爱情诗:躲开相思/披上裘儿/走出灯明人静的屋子/小径里明月相窥/枯枝/在雪地上/又纵横地写遍了相思。

1926年的7月,冰心顺利完成了在美国的学业,并接受了司徒雷登的邀请,决定回国,到燕京大学任教。吴文藻则决定在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在冰心回国前,吴文藻特地赶到波士顿,交给冰心一封长信。这是吴文藻的正式求婚信,但却不是给冰心的,而是请冰心带回中国,呈报给冰心的父母,请求得到二老的应允。

两位开明的老人从这封质朴真诚的信中读到了真实的吴文藻,欣然同意了两人的婚事。1929年6月15日,冰心与吴文藻在燕京大学的临湖轩举行了西式婚礼,主婚人是身着黑色长袍的校长司徒雷登。这一年,冰心29岁,吴文藻28岁。

今生今世在一起

1958年4月,吴文藻被错划为右派。善解人意的冰心始终在支撑着自己的丈夫,直到1959年12月,丈夫右派分子的帽子被摘掉。

1983年,他们搬进民族学院新建的高知楼新居,那是一段散漫的好时光,终日隔桌相望,他写他的,我写我的,熟人和学生来了,也就坐在我们中间,说说笑笑,享尽了人间‘偕老’的乐趣。

天有不测风云,1985年6月27日,吴文藻在最后一次因脑血栓住进北京医院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9月24日,吴文藻带着他对冰心的眷与恋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牵了手的手从此再也不能一起走。

1999年2月28日,独自孤独地多活了15年的冰心逝世,享年99岁,死后两人骨灰合葬,应了冰心死同穴的遗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