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情,来自惊恐

记得有一年在从美国回香港度暑假的飞机上,身边坐着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

他温文尔雅,长得像内地男星黄磊(《人间四月天》里的徐志摩)。飞行中途,飞机突然遇上气流,机身往下跌了一跌,然后开始颠簸不定。那时候我尚没有飞行恐惧症(真叫人怀念),本来仍睡得像死猪一样,不过由于身边那个男孩子紧张得抓住我的手,我才乍醒。

看到他脸容扭曲,便不断拍他的手背安慰他:别担心,气流而已,一会儿就没事。大概过了几十秒,他知道飞机已经恢复稳定,才松开手,然后频频向我道歉。还以他柔情似水的双眼对我苦笑道:如果刚才有什么事,我最后见的人,就是你了。那一刹,我忽然觉得好浪漫,几乎想投进他的怀抱,问他可不可以当我男朋友。

不过,专门煞风景的科学家却一再对我们当头棒喝:发生在《泰坦尼克号》或者《生死时速》这类同历险、共患难式的爱情,很大可能是错觉。

早于1974年,心理学家便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在温哥华市郊一条建于230米高空长450米、在风中摇晃不定的卡皮兰诺吊桥上,安排一个美女跟正在过桥的男性做研究。

待他们一同过完桥后,美女会对他们轻轻微笑,更写下她自己的电话号码,向那些男性表示,未来几天他们可以找她。结果二十个男性中有十三人打电话找她,而他们对她的吸引力评分都很高。

同一个实验,在一条稳固宽大的小桥上,却有不同效果。事后只有七个会找她,对她的吸引力评分只属一般。心理学家解释这是错认爱欲。

当人处于惊险情况下,心跳加速、肌肉绷紧、肾上腺素上升,这些激荡情绪跟爱上一个人差不多。如果在这时候跟异性有接触,我们会把这种情绪投射向对方,以为那就是爱情。

这就麻烦了,现在轮到我有飞行恐惧症,如果下次乘飞机,身旁坐的是林志颖,我很可能会误以为他才是我毕生至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