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大都市青年男女谈恋爱,已不兴写什么情书了。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玩意儿,可以说已没有多少人使用了。因此,黑马一早就明白自己所走的是一条艰苦的行程,暗恋阿美未必会成功。欲成功只好坚持持久战。

连死党超也当面嘲笑他:现在什么时候了?现在流行第一类接触。有勇气当面邀她出来,第一天晚上就搂抱接吻!

黑马摇摇头,道:爱情岂可来急就章?慢工才能出细活呀。

阿美虽是同一机构的同事,但机构太大啦,除了上下班(还得俩人掌握的时间一致)两次照面之外,人通常是不大能见到的,更别说接触了。

情书自两个月前开始写,三天一封,最长不超过一周一封,已不知写了多少。

有没反应?死党超问他。

黑马又摇摇头。

我看暂停吧,没有反应也就是没有意思了。又何必再自作多情下去?

可……没有反应不等于没有意思。也许人家在考虑。要给人家考虑的时间嘛。

那你要写到什么时候?

两年。两年时间也足够让她了解我和考虑了。

超觉得黑马的想法匪夷所思,几近不可救药。心中暗骂了一声神经病。

越是没反应,越说明她的高傲。黑马更是百倍地思慕阿美。情书从三天一封加密到一日一封。两年期到,他又加长了一年。

十二月二十日是最后一封,当面问问她究竟如何吧!

这一年他写得更勤,诉说他对她的思念以及他以后和她一起生活的计划。

信晚上写好,早上七点邮局收第一次信,他会赶在七时前将信掷进公司附近的邮筒。

邮筒使他感到无比亲切,正是这邮筒为他输送情意和爱给阿美的。

这一天是十二月十九日。清晨,当他欲将信投入这邮筒时,一个邮差阻止了他。

这邮筒已停止使用三年了。你不知道吗?

轰一声,黑马的血往脑门冲。顺着邮差的手指,才看到邮筒下方有个小告示。也许大家知道,只有他才这么粗心大意吧?

回家,他写了封短函。次日他当面交给阿美。她读到这么一句:我曾写了近一千封信给你……

平安夜,他背着一个大麻袋,还有一束玫瑰花上她家。她读完麻袋内的一千封信是一个月之后的事。再过半年,他俩结婚了。

她送给他的礼物是一本精美的《情书一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