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狗赎身

它喜欢吃这里的火锅,卖到这,它应该会觉得很满足。

王大民开了一间火锅店。生意很是红火。这天。王大民正招呼客人,一个服务生神色慌张地跑过来,附在他耳边小声说:老板,二号包间的客人好像不太对劲。

原来,刚才店里进来一个小伙子,只是一个人,却非要一个包间,点完菜之后就不许服务生再进去了。服务生开始没怎么在意,可再经过门口的时候,隐约听到包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走近一听,竟听见狗叫声。饭店里怎么会有狗出现?服务生仔细一想,那小伙子进来时背着一个大书包,也许狗就是藏在那里面,才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带进来的。服务生不敢大意,忙把这事告诉王大民。

吃饭的地方卫生最重要,若是让其他客人知道狗也在这里吃饭,以后谁还敢光顾这里?想到这,王大民急忙来到二号包间,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那个小伙子,见有人闯进来,手忙脚乱地想把狗塞进书包里,却来不及了,整张脸涨得通红,再看他怀里的小狗,身上穿着漂亮的彩色衣服。王大民不由得感叹,现在的小狗,生活质量真是越来越高了。他坐到小伙子的对面,看着桌上摆着几个酒瓶子,就知道他喝了不少。王大民不想把事情闹大,客气地说:我是这里的老板,想问问你,这里火锅的味道怎么样?小伙子慌乱地答道:挺好的。王大民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所以,你把你的宠物狗也带来品尝一下?小伙子一怔,看了看身旁的小狗,自知理亏:它非常喜欢吃火锅,非吵着要来吃,我想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就冒险把它带进来了。

狗吵着要来吃火锅?这个理由实在令王大民哭笑不得:可既然它喜欢,为什么是最后一次来吃?

小伙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我要把它卖掉了。忽然,他好像想到什么,忙问:老板,你们这里收不收狗?王大民吃惊不小:我们这可是火锅城,不是宠物店。小伙子忙说:火锅店怎么了,你们留下这条狗,可以做狗肉火锅嘛。王大民吃惊不小,盯着小伙子看了好半天,疑惑地问:我说小伙子,这不是你的狗吧?

小伙子的舌头有些僵硬:老板,我向你保证,这狗真是我的。我是师大毕业的学生,叫马川,毕业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工作,根本养活不了它,所以我才想要把它卖掉。它喜欢吃这里的火锅,卖到这,它应该会觉得很满足。

你喝醉了。王大民盯着马川说。马川借着酒劲,说:我没有醉,你要是不收就算了,找一会再到别家看看。王大民看看马川,再看看他怀里的狗,仔细盘算了一下,决定留下这条狗c最后,两个人讨价还价一番,王大民花了100元将小狗买下来,拿了钱,马川摇摇晃晃地离开了火锅店。

看着马川的背影,王大民无奈地摇摇头,喃喃自语道:唉,现在的大学生啊,真是没有责任感。

第二天,火锅店刚开门,店里就来了客人。王大民满脸堆笑地迎出来,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卖狗的马川。王大民的目光越过马川,看向马川的背包,不无揶揄地说:小伙子,是不是又来给我送狗来了?

马川的脸一下红了,刚要说什么,王大民就打断他说道:我正想要找你呢。我照你说的,把那只小狗做成了狗肉火锅,没想到,顾客知道是用宠物狗做的,都纷纷抢着要品尝一下,还说味道就是不一样,连吃火锅的档次也提高了。所以我想要问问你,还有没有这样的货源,帮我联系一下,我可以从中给你提成,怎么样?

马川一听,眼珠子差点掉地上。他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愤愤地喊道:你怎么这么狠心,它那么可爱,你怎么下得去手啊?王大民有些莫名其妙:小伙子,你倒是说说看,卖狗的是你,让我把它做成狗肉火锅的也是你,现在你又怪我杀了狗,你到底想怎么样?

此时,马川呆若木鸡一般。老板说得没错,是他自己喝醉了酒,稀里糊涂地把狗给卖了。老板在一旁看着马川,有些不解:你怎么突然又想来要狗了?马川忍住伤心怨恨,喃喃地说:当初是女朋友喜欢狗才养的,后来女朋友不告而别,去留学了,狗也不要了,我怎么也联系不上她,心灰意冷,才想结束和她的一切。我是想过要把狗卖掉,可是,当我酒醒以后,我看不到妞妞,我发现,我舍不得。我父亲也经营一间公司,他让我毕业后回去帮他,可是我不肯,我之所以留在这座城市,就是因为女朋友在这里,还有就是希望可以靠自己的双手生活。可现在呢?工作没有着落,连女朋友也弄丢了。

王大民听罢,叹息地说:我本来就不想收,你却非要卖给我。哎,说起来,这事我也有责任。可是这狗,我实在赔不了你。我是本地人,认识的熟人多,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工作,权当补偿你了。你好好干,等赚到钱了,再买条一模一样的狗,怎么样?

马川做梦也没想到,妞妞的死却换来了一份工作,真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高兴。王大民说话算话,给马川找了一份适合他专业的工作——广告设计。马川很努力地工作,不久就在公司站稳了脚跟,平时也常带同事来火锅店里光顾。日子久了,和王大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马川更是亲切地称呼王大民为老王。

转眼,一年过去了。这天,店里的客人不多,王大民特意做了一个麻辣火锅,想要和马川喝几杯。马川举起酒杯,满脸真诚地说:老王,在这个城市里,我庆幸自己认识了你这个‘老’朋友。说真的,你给我的感觉就像家的温暖。老王老脸一红,忙说:小马,别这么说,其实我不配啊。王大民顿了顿,继续说:你还记得你的宠物狗吧。其实那条狗我没有做成狗肉火锅,而是把它养在我家里。实不相瞒,我儿子特别喜欢狗,我打算把它送给我儿子,所以,那天我骗了你……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真相,一直说不出口,可今天,听你这么说,我实在太惭愧了。我决定把狗还给你,否则我哪配做你的朋友呢?走,跟我回家抱狗去。

马川又惊又喜,没想到妞妞还活着。老王虽然骗了他,可是,作为朋友,他能说什么。他想好了,只想去看看妞妞,如果老王和他的儿子真的喜欢妞妞,那妞妞留在谁的身边又有什么区别呢。

刚走进老王的家,就看见妞妞穿戴整齐,从楼上奔下来,似乎还认得马川,不停地蹭着马川的腿。马川抱起妞妞,心里百感交集,轻声说:妞妞,你还认得爸爸?妞妞能原谅爸爸吗?

就在这时,楼上传出一个声音:你把妞妞卖去做狗肉火锅,它能原谅你才怪?这声音好熟悉。马川抬起头,顿时傻了眼,竟是那个杳无音信的女朋友小娜。就在这时,老王嘴里喷着酒气,笑呵呵地说:小马,我给你介绍,她就是我‘儿子’。

小娜满脸不乐意,埋怨道:爸,咱不是说好了吗,在家叫儿子也就算了,不能在别人面前这么叫,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看着这父子俩你一句我一句的,马川糊涂了。最后还是老王开口说:我儿子——不,是女儿,当初是我逼着她去留学的。我觉得那时候的你们都还年轻,根本不懂得爱情。为了安抚小娜,我对她说,如果两年以后,你们的事业都稳定了,还这样喜欢彼此,我就答应你们在一起。我现在承认,当时我说的是谎话,只是为了阻止你们在一起。记得你第一次来卖狗的时候,我就认出了妞妞。当时我真的庆幸自己做了那样的决定,可是,第二天你找上我。对我说起的那些话,让我对你的印象有不小的改观。直到前几天。小娜提前完成学业回来,她对我说,说她喜欢的人还是你,而我和你像朋友一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知道你心里一直放不下我女儿,所以今天,我带你来看看妞妞,也带你来看我女儿。

马川恍然大悟。原来他交了两年的老朋友,竟然是自己的未来岳父。虽然作为朋友,老王骗了他,可是,他并不怪老王,因为他和小娜的爱情最终还是经得起考验了。想想当初妞妞路过那间火锅店时,怎么也不肯离开的情形,也许正是因为小娜身上也有那种火锅的味道,所以才吸引了妞妞,也正是这样,妞妞还帮自己的主人找到了爱情。马川深情款款地望着小娜,刚想要说什么,老王却打断他:告诉你们,妞妞是我花钱买回来的,我还自己掏腰包养了一年多,你们想要回妞妞的话,得拿钱把它赎回去……

马川和小娜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回答说:爸,没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