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裾上的玫瑰

他在每一件衣服的手绘画里都写了我爱你三个字,它们隐藏在那些画里,害羞得那么可爱。

爱慕在棉籽味道里萌芽

石好和康纬认识于网络,康纬来石好的城市跟她见面的时候,送给石好的见面礼是一只米白色的斜挎帆布包,上面有两朵手绘的绣球花。

康纬热爱手绘,喜欢自己DIY艺术品,他告诉石好,自己从小就喜欢画画,除正职外,还在同学那儿做兼职画家。这个包上的图案是用专用纺织颜料绘成的,洗后不会掉色。还有包上这些小小的颗粒,不是起了球,而是棉籽。

石好把帆布包贴近鼻子,非常轻淡的棉籽味道,不仔细闻,就错过了。这是她第一次收到异性送的如此独特的礼物,不由地对康纬刮目相看。

而爱慕,就在这刮目相看和见面中,在他们心里蓬勃起来。

后来,石好真的到了康纬的城市。

她和康纬住在一条小巷里一间不足30平方米的出租屋。石好曾想,将近30岁的男人,手中有点小积蓄,又没有什么宏图大志,最想做的事情应该是找个女人结婚吧。

但康纬没有主动向石好求婚。他白天到公司上班,晚上为手绘工作室兼职,总嫌时间不够用。石好也就不好说什么,一心想找份工作帮忙补贴家用。

但工作不好找,朋友也没有。呆了一个半月后,石好就泄了气。一天晚上,她冲康纬撒娇说:没想到这个城市这么欺负人,我要走了。

康纬就笑,说: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来,送朵绣球花给你。

没错,康纬没有房子、没有车,可石好认为他就是那个能和她一起过日子的男人。

康纬又找了一份兼职工作,说要赚更多的钱,在明年夏天的时候买一套房子。

在像蜜蜂一样忙忙碌碌的日子里,康纬给石好送花的机会越来越少,偶尔兴之所至,也只是匆匆几笔带过。之后,石好总会望着破旧的天花板发呆。

沙漠中的绿意旅人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夏天来到。 康纬终于凑足房子的首期款,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脱离了出租屋的生活。康纬很有成就感,他开始计划着筹钱装修房子,以及独立开办手绘工作室。

康纬说得手舞足蹈,午后鲜亮的阳光落在石好种的几盆绣球花上,石好心不在焉地听着,心里掠过淡淡的惆怅。

和康纬在一起生活,渐渐地,石好也喜欢上了手绘艺术。没事时,她到布匹批发市场找布料,然后学着裁剪衣服,再让康纬在衣服上手绘各种各样的图案。

那天下着太阳雨,石好穿了一件有康纬手绘的麻质连衣裙,急匆匆地往地铁站赶,有人突然叫住了她。 这人递给她一张名片,微笑地说:我叫黄博,是搞服装设计的,我觉得你的衣服挺好看,是手工做的吗?

就这样,石好认识了黄博。

这一年,黄博35岁,有自己的服装加工厂、服装店。石好的爱情看似稳固却迟迟没有结果,遇上出手大方的黄博,她似一个行走于沙漠中看见隐约绿意的旅人,忍不住迈步向那绿意奔去。

后来,她对康纬隐瞒了与黄博的交往。不是不想告诉康纬,而是在她与黄博约会之后,回到那间康纬兼职了好几份工作才买回来的房子里,再看看埋头伏案工作的康纬,以及阳台上渐已凋落的绣球花,只能把话吞进肚子里。

藏在花瓣里的爱

黄博要石好搬去与他同居,并承诺跟她结婚。石好突然觉得,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从未给过她承诺的康纬身上,倒不如放在黄博身上。

她不知道如何向康纬开口。犹豫再犹豫,她终于选好了一个理由。

可还是找不到机会说出口,因为,康纬突然病倒了。

是急性肾炎,工作太过疲劳导致的,必须住院。医生说。

石好一阵心酸。她想:等到康纬身体好了,再提分手,这样,她就不欠他了。

于是,她劝说康纬住院。

办住院手续时,几个病人家属对她说:裙子上的画真好看,裙子在哪儿买的?

石好说:裙子是自己做的,画是男朋友手绘的。一个年轻女子又凑近了仔细欣赏,赞叹地说:你男朋友真浪漫,还在画里写‘我爱你’呢。

石好吃了一惊,忙问:哪里?

女子指着石好身上的一个角落。

那个角落在腰部。在这个位置上,康纬手绘了一朵小玫瑰花,与她胸前的那朵玫瑰花遥相呼应,我爱你三个字就在小玫瑰花的花蕊里,不细看,真的看不出来。

石好回去后,把康纬为她手绘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摊开来,仔细地查看。她终于发现,康纬在每一件衣服的手绘画里都写了我爱你三个字,它们隐藏在那些画里,害羞得那么可爱。

那一刻,石好流泪了。

她忽视了,也太自私了。她总是一味地索求康纬的承诺,却忽视了要真正地了解他。

康纬那么努力地工作,不就是为了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么?他的爱是否说出口,他是否给过她承诺,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与他相识以来,自始至终,他对她都是那么好,他把对她的爱放在心里,放在这一笔一笔的手绘画里。

石好在去医院给康纬送生活用品的路上就想,等绣球花期一过,她就向康纬求婚。

至于黄博,她会和他彻底了断。

石好认为自己成熟了。她觉得,只要是真的爱对方,爱情上的一些瑕疵是可以在时光里渐渐消退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