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头长啸李树身日记(171)

2021年9月28日清晨自语:如今的所谓“生活美学”,总是和金钱相依相存,它被一些“孔方兄”男女当作交响乐、音乐剧,当作吃饭时使用的精致银器摆盘餐具。

但北宋著名文学家晁补之,却有不同于“孔方兄”男女们的人生观:“人亦有言,人各有志。吞若云梦者八九,长剑耿介倚天外。……吾乃今知贵不若贱无忧,富不若贫无求。”

而汉代著名文学家王粲,也在他的《咏史诗》中表达了他与“孔方兄”男女们的不同人生观:“人生各有志,终不为此移,同知埋身剧,心亦有所施。”

但那些“方孔兄”男女,在历经若干世事之后,也能给出与之前所不一样的人生答卷。这便是“台湾散文八大家”之一的林清玄先生。

之所以能令笔者对林清玄先生佩服有加,是因为他惯用最简单的文字,描写出世间最深刻的情感。

这是因为,林清玄先生从不好为人师,成天板着面孔去为他人指点江山,或者训诫那训斥,而他只是透过自己真实的生命体验,去深刻反思,去寻求和解析人生难题的方案。

林清玄先生从不义正词严地向读者灌输大道理,他只擅于运用某个小小的比喻,或是从微乎其微的事物中,道出人的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真谛。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尽管古人这种闲情逸致和悠然自得的日子,总是让我们心驰神往,但在匆忙迅急如闪电般的现代社会生活里,人们都被生活裹挟而行,没有几许闲情逸致,更无法体会生活之美。忙忙碌碌一年又一年,内心却依旧空虚与彷徨。

上述慨然之碎语,便是笔者今日晨起的感悟,但不知是否有乐与狼共舞者乎?

狼头长啸李树身日记(17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