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立之年

那天晚上,妻告诉我:“我有了。”

当我得知小孩已经在悄悄孕育的时候,一种作为“父亲”的亲情便在我的心里萌发,一股神圣的感觉迅速在我的心头涌动,仿佛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从此,我就成了一暖男,陪妻做检查,跑前跑后照应。妻怀孕后嗅觉特灵敏,自称是警犬的鼻子,在家感觉有什么怪味,我就要翻箱倒柜的去排查,忙着消除,乐此不彼。妻则摇身一变娇贵百倍,有了提不完的要求:“九满,我想吃桔子,记得是四会小蜜桔。”“九满,给我揉揉腰……你往哪里使劲呢!好好帮我揉揉。”家务活,我包干了,做饭带搞卫生,妻则上升为领导阶级了,除了动嘴,就只会用手比划。

妻喜爱听胎教音乐,百听不厌,甚至会跟着节奏轻轻哼唱……当然,我也会选购一些有关胎教的书籍或影碟给妻子。每次回家,我总要把耳朵贴在妻子隆起的肚腹上听胎儿在里面的动静——肢体、心脏的活动,给胎儿听音乐,讲一些故事,朗诵诗歌。胎儿好像听到了。有时候胎儿闹,我打开音乐,胎儿便安静了,我知道胎儿一定在听,也一定听懂了。渐渐的,胎儿对音乐的节拍有了强烈的反应,会随着音乐地响起而频频抖动,那种快乐,甭提有多醉!

随着日子的推移,妻子的肚子渐渐变大,里面的小生命,仿佛憋得很不耐烦,时不时伸手张脚戳弄妻子的肚皮,俨然要破肚而出似的。每当胎动时分,妻就会拉着我的手,轻轻贴近她的肚腹,尽情感受胎儿不断变换位置抖动的乐趣,童心未泯的我,还会侧耳贴近妻子肚皮,细心聆听胎儿在羊水中舞动的美妙节拍……

“五一”节前,妻子的肚兜初具雏形,人也瘦了一圈,脸色也有些憔悴。五一假期那几天,我留在家里悉心照顾妻,补偿平时不在她身边欠下的温柔,于是,五一假期,便成了名符其实的“劳动节”。妻那时还在上班,一回到家,她累得一动都不想动,头一挨枕就睡着了,有时半夜醒来,我听到妻在呻吟,忙问原因,她说“腿抽筋了”。听医生说,孕妇要多运动,从此,我又多了饭后陪妻散步消食的任务。

妻怀孕七八个月之后,我们在欣喜之余,也在马不停蹄的为孩子降生做准备。碰见母婴用品商店,妻便迈不动步,尿布、毛巾、婴儿服一一看来。“孕妇在七八个月以后最好少出门、少走动,”医生说。可挺着大肚子的妻,不听医生的忠告,只要听说是为孩子办事,她总会执拗地身体力行,按她自已的话说,干些活分娩时更利索。此刻,我说什么好呢?我只能从妻的执拗中体味到她即将成为“母亲”的那份喜悦、兴奋与强烈的责任感。

孩子在妻的腹中一天天长大,妻的肚子便一天天雄壮起来,看着她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却又不得不大大咧咧地进进出出,我很是担心。而我却经常要出差,帮不了她什么忙,心里很愧疚。但我一回到广州,就坚持把家务活全揽过来。每天晚上,先帮妻备好洗澡水,然后,骑着单车到妻下公交车的地方去接她。就这样,在担忧、渴望和期待中,预产期终于到了。

为了保险起见,提前一个星期,我就带着妻住进了医院。

那天早上,当妻被推进手术室,我的心如提在手上,那种担忧与纠结,那种矛盾与无奈,只有作为丈夫的人才会懂。我不停地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走动,脑子里却在琢磨着:妻子平安不?孩子健康不?缺什么不?多什么不……

手术后,当我来到妻的身边,只见妻闭眼躺在床上,面容苍白的她显得特别憔悴,头发都湿透了。一见我,妻好像做错什么事似的,小声说:“千金,你不会不高兴吧?”

我看到女儿圆润的脸,明亮的眼,粉红的唇,真如天使,和她妈一个模样,令我惊奇的是,她居然睁着眼睛,两颗黑色的眼珠慢慢地转动着,多么漂亮、聪明的女孩。当时的我,也不在乎她是男孩抑或女孩了,我什么也不能在乎了,我只希望她四肢健全,是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能快乐并幸福地成长,将来能自食其力就行了。当然,我心里明白:在妻的心里,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会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

如果说之前十个月照顾一个孕妇还算不上累的话,那面对哭闹不休的女儿和一个动了手术的妻子,我真是累得无法言语了。我这个女儿夜醒昼睡,晚上醒来后还不停地要吃,不停地要人抱着走动,时不时的大小便,于是,从早到晚,我和妻子便处于“一级战备”状态。

我也知道,无邪的小生命今后的人生如何,很可能就决定于抱着她的是谁!等她长大,她将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不同的人生轨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