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

前几天,参加一个同学聚会,遇见我少年时代偷偷喜欢过的一个人。

那个人,比我小一两岁吧。

记得三十八年前,她穿一套那年正流行的黑色呢子中山装,园脸,皮肤白净,有一些丰满,很像当年的刘晓庆,正是清新一少女。

她,与另外两个与她同样出生于县城的女生坐在我的后排。

在我们那个农村班里,她们,三个来自城市的漂亮、迷人的女生,自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唧唧喳喳,三个人在一块,话多着呢,那情感,应该是一种同是“班花”间的惺惺相惜吧。

趣闻和笑话,她们也会随着零食一道,揣到学校来,分一点给对方。

有了她们,时光真有采茶扑蝶一样的明快和热闹。

她,尤其是她。

一举步,一伸腰,一掠鬓,一转眼,一低头,乃至衣袂的微扬,裙幅的轻舞,都如蜜的流,风的微漾。我怎能不欢喜赞叹呢!

她简直和小白兔糖果一样,使我满舌头的甜,满牙齿的软呀。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她那双鸽子般的眼睛,伶俐到像要立刻和人说话。那覆额的,稠密而蓬松的发,像天空的乱云一般,点缀得更有情趣了。而她那甜蜜的微笑更是可爱的东西;脸庞上浅浅的酒窝像半开的花朵,里面流溢着诗与画与无声的音乐。

那天的我,见证了她少年生命中一场难以描摹和重述的奇遇,或许连她自己也不曾察觉。那天,她穿着白色上衣,一件花色的大围裙,步入校园内的池塘,入水之后,围裙初始还没太沾水,整个就浮在水面上,好像一片睡莲的大叶片。在校园里的那个池塘里,十六岁的她,娇美的脸庞宛如一朵含苞欲放的睡莲…

这气质,这外表,这魅力……

课间休息,她在沉思之余,抑或会与同桌的女生说上几句悄悄话。微微开启的小嘴,活像一颗熟透的红樱桃。薄薄的芳唇,特别富于激情,轻轻将我体内的荷尔蒙从酣睡中唤醒,让我无法抵抗那熟透而又充满诱惑的小樱桃。我甚至千百次起了去亲吻她的念头!

她与同桌交流的每一句话都使她脸上现出新的魅力,闪烁出新的精神的光辉。在她的谈吐之间,我偷偷地欣赏着她活泼鲜艳的面颊,她那双乌黑的眸子简直把我的整个灵魂都吸引住了,让我完全沉醉在她言辞的精辟的底蕴之中,往往连她所用的词都没听见!

这个时刻,应该是我最幸福、最激动,也是最悲壮的时刻吧!

我敢保证,她是我从小到大所见过的女生中最令我动心的一个!

可是,我们,从未说过话,我甚至连和她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

只有喜欢,没有故事。

又忧伤又甜蜜,又忧伤又美妙。

——就这样,我小心翼翼地喜欢,懦弱地喜欢,甜蜜地喜欢,遗憾地喜欢。让忙碌而紧张的中学生活变得色彩斑斓。

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

那天同学小聚,她姗姗迟来。

我看到她的时候,街道上的人潮像是五颜六色的海,疯狂的穿梭和交替着。唯独她穿着一身深色,慢悠悠地浮沉在人海里。

我一眼就瞧见了她。

由于善于保养的关系,她的脸有少妇一样光灿的神采,她的肤色像十八岁的少女,她的身材还维持着少年时的身材。

酒桌上,每次看她的时候,我就知道时间和岁月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东西,总还有抗衡的余地。她是战胜了时间,至少,是和时间拔河,而后来三十八年并没有失去。

那天,她,有时莫名其妙的张着嘴巴,说着虚无缥缈的话。

她坐在那里,我觉得她真是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美,不只她的身体一如少妇,她的眼睛格外有闪亮的光华,只是她微微布着皱纹的唇角有一种聪明,是少妇不可能有的,虽然我并不明白那是如何的聪明。似乎自己已经陪着她,从她的少年时代,一齐经历了三十八年的变迁,还有无数布满了美丽与哀愁的故事。

她饮了酒以后,更是生出一种连少妇都不能有的明媚,一如少妇,谈着她对人生未来的期待,她还没有完成的人生之梦。听她说话的时候总令我忘记她的年龄,深深的为她的“年轻”而感动不已。

这世界大概与她无关,她也不干预这世界,只是悄无声息地存在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