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大通湖看荷

在荷花开遍三湘四水的季节,我回到了老家下柴市。

刚到家,手机便响个不停,同学们一个劲的问我:“九满,到哪里了?”“九满,明天去大通湖看荷?”对荷情有独钟的我,有赏荷的机会,怎能放过。

第二天,吃过旱餐,我们七八个同学便开车前往大通湖,开启我们的寻花之旅。

车子在黛青色的柏油路上徐徐行驶着,参差不齐的楼房,繁华喧闹的街道渐渐被抛于脑后,一同远去的,还有汽车的轰鸣声与纷乱的都市气息。

路两旁的房屋渐渐少了起来,各种树木却多了起来。绿色的垂柳高大而窈窕,在初夏柔和的阳光里,泛着诱人的浅绿色光芒,柔软的枝条,捧着嫩绿的新芽儿,随风轻轻地舞动着。背景是淡蓝色的天空,和偶尔飘过的几缕白云。墨绿色的苦楝经过春的洗礼,更显得苍劲挺拔,含蓄而深沉,紧紧地依偎柳树身旁,宛若一个个英姿勃发的卫士,欣喜而虔诚地等待着人们的到来。

在大通湖标志牌处,我们下了车,走过锦大渔场,穿过大通湖国家湿地公园,进入荷花荡深处……

这是一个个呈规则四边形的人工荷塘。荷已经铺满了整个水面。虽然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磅礴气势,却也有它自己独特的风韵。

放眼望去,一株株苍翠欲滴的荷叶亭亭玉立在水面上,有的则刚刚冲出水面,尖尖的荷角指向云霄,犹如蓄势待发的箭;有的已经完全开放,像一把把撑开的雨伞,清风拂来,随风摇曳着;一湾接一湾的荷塘,组成诺大一个荷的海洋。清风拂过,满湾、满塘的荷花犹如千军万马,带着阵阵的声响向我们扑过来,然后,又迅疾地朝相反方向冲过去,如此反复,犹如大海里翻起的层层波浪,这时,用“荷浪”二字来形容这美妙而生动的景致,我想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层层的簇拥与掩盖之下,摇曳着一朵朵诱人的荷花,与荷叶相托相衬,有雪白的,也有粉红的。有的还只是一个绿里泛白的花蕾,含苞欲放,像羞涩的少女;有的开了一半,一些花瓣散下去,另一些簇拥在花蕊旁,犹如半裸的少妇;有的怒放着,像穿着洁白素净衣裳的仙子在翩翩起舞;此情此景,活脱脱一幅“夏季清荷图”。微风拂过,阵阵荷香袭来,我微微一怔,想动手去触摸她,不过,我不敢亵渎荷花一尘不染的美丽。

蝴蝶悠哉游哉地穿梭于荷花间,从这朵花飞到另一朵花;一只青蛙轻轻一跳,便稳稳地落在荷叶上,睁着圆圆的眼睛,鼓起腮帮奏响起美妙的田园之歌;蜜蜂按耐不住花的诱惑,成群结队的来到荷塘,为酿造上好的蜂蜜辛勤地劳作;蜻蜓在天空中觅食,飞累了,顺势落在荷花或荷叶上小憩,尽显欢乐与自在;调皮的鱼儿把荷叶当成遮阳伞,在水中追逐嬉戏,享受无忧无虑地恋爱与欢乐,时不时触到碧绿圆盘的荷叶,让珍珠似的水珠在荷叶上滚动,冷不丁一尾黑鱼为了捕食,霍地掀起一阵浪花,把小精灵们吓得四散而逃,一幅和谐的“戏荷图”霎时被搅得粉碎。

忽然,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打断了我的思绪……顺着流水声望去,原来是我们的闯入惊扰了这里的原居民——白鹭,它们正争先恐后的向天空飞去,让原本艳丽的荷塘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弯弯曲曲的小径,在荷塘中蜿蜒。

野玫瑰、杜鹃花和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在路的两旁摇摇曳曳,漫不经心地盛开着,无意争宠,无意争艳,那份花开的淡定与从容让我不忍去打扰。

同学们被眼前的景致所吸引,时不时拿出手机来拍照,把今天的美丽留到明天的记忆里。

阔别三十多年的同学,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今天,重聚在大通湖,而且又遇到这么美的荷,怎不令人心生感慨和激动!

平时就爱看荷、赏荷和品荷的我,面对这满塘、满眼、满世界的荷,突然想起王昌龄老先生“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的句子来。我的心也像这不言不语的荷花,尽情地慵懒着,任如水的诗意层层包裹,让每一个毛孔都有被水洗过一样的舒爽。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那些烦人的质量、进度、安全……那些头痛的男人、女人、小人……都被彻底地清空。我的世界里只有眼前这一望无际的荷塘,只有这令人浮想联翩的水中圣物——荷。

慢慢的,我沉醉了……

一晃离开大通湖快一个月了。但是,大通湖荷塘上那纯洁的的清风,依然在滋润着我那日渐荒芜的记忆,涤荡着我那污浊的双眼,净化着我那肮脏的灵魂,让我用纯净的思维去面对那依然龌龊的世界。

荷最美妙之处也正于此,它将自然景观与人的情感悄悄连接起来,直至成为记忆的一部分,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藕断丝连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