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绝对 写上楹 求下联 共愉悦

今日野外垂钓归家,已经午后逾两点钟。饭后,笔者急忙打开电脑,收看一部原本就深感无聊至极的电视连续剧,借以消磨这难熬的暮年余光。

可是看了约10分钟,笔者就觉得疲惫不堪。因室内开着暖气,便闭上双眼昏昏入睡。

待到一觉醒来,已近傍晚时分。笔者关掉那无聊至极的电视连续剧,打开微信,欣见现居贵阳颐养天年的仁兄、化学专家蒋秀波发来的微信如下。

有人出上联“莫言路遥余秋雨”,此联一出,很多人都开始动起了脑筋。但是由于这副对联意境深远,又有着几层含义,下联的确很难对,难倒了众多才子。但是自古高手在民间,有一网友就对出了精彩的下联,堪称千古绝对。

首先来看这副上联的难点在哪里。这副上联里面有三个人名,分别是莫言、路遥和余秋雨,而且这三位都是目前知名度很高的大作家。上联的巧妙之处是把这三位作家的名字串联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意境,意思是:不要去说路途遥远遇到绵绵的秋雨。其中的“余”是个谐音字,通“遇”,一语双关,给整体的对联加了难度。

看到这副对联的意境,很容易联想到苏轼的《定风波》中的一句话,“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和此上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想要对出下联,首先下联中要暗含三个人名,而且要有一语双关的含义,最后还要有意境,三者缺一不可,还是十分不容易应对的。

但是有的网友的确很厉害,对出了一个下联,堪称是千古绝对,那就是“可染悲鸿林风眠”。这副下联里面有三个人物:可染就是李可染,是中国近代杰出的画家,代表作《漓江胜境图》;悲鸿指的就是徐悲鸿,曾画了一幅《八骏图》名扬天下,也是我国著名的画家;最后一位是林风眠,曾经是中国美术学院的首任院长,绘画作品有《江畔》、《仕女》和《春晴》等等。

而且下联意境也很深远,上联的“莫言”和下联的“可染”相对,“路遥”对应“悲鸿”,最后的一个“林”字还是一语双关,可以读成“临”字,整个下联连起来读,有一种暴雨倾盆而泰然自若,心静如水的感觉。面对困难和逆境,怡然自得,不慌张不忙乱,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而且上联是三位作家,下联对三位画家,对仗严谨,不得不惊叹这位网友的才华。

再回头读此联,似乎下联比上联在意境上更胜一筹,如此佳对,堪称经典,细细品读,越来越有味道。

**************

读罢上联“莫言路遥余秋雨”和下联“可染悲鸿林风眠”,笔者肃然起敬,便立即回复微信道:“的确是一绝对!但一定还有另外三个名人之名,可以组成另一绝对。”

于是,老顽童笔者开始搜索枯肠、脑海探底;几经周折,邯郸学步,竟也冒昧地将狗尾续貂一拙劣之上联放置于下,权当是笔者在江头卖水,在关公门前耍大刀吧。当然,也旨在抛砖引玉,盼有民间高手出一下联接龙,用于悦人悦己,何乐而不为哉!

原文上下联

上联:莫言路遥余秋雨

下联:可染悲鸿林风眠

笔者写的接龙上联是:

上联:散之米芾谢无量

解析如下。

1。散之,即近代书法十家之一者林散之;2.米芾,即古代书法十八家之一者;3.谢无量,即近代书法十家之一者。

查阅词典可知:

1.散之,可指为“分散”“分给”“散发”“零散”等意思;2.米芾,其“芾”字的同音为“布”;3.谢无量,其“谢”字,不言而喻是指“感谢、道谢、致谢”等意思,而“无量”则可借喻佛教语中的“无量寿佛”,亦为“阿弥陀佛”的译名。

笔者现将上述解析之本意串联起来,实则应为:乐善好施之人,把“米和布”,“散之于贫困者免遭饥寒之苦,那么受施者或会用感恩之心,双手合一地向乐善好施之人道一句佛语“无量寿佛,阿弥陀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