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 

她说,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心里想,这小子福气蛮好。潜台词是娶了她,我会成为一个有福气的男人。

30年来,随着我这个做丈夫的一天天地进入角色,我发现她身上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可爱、可贵、可亲、可敬之处。虽然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都没有山盟海誓也鲜有花前月下,没有爱得轰轰烈烈也鲜有刻骨铭心。不过,她在平淡、平凡的生活中给予我的,却是我生命里最真挚、最宝贵的东西。

妻平常而普通,她舍不得穿新衣裳,一件外套能穿七八年。她舍不得吃好的,一碟咸菜一碗稀粥就是一顿饭。她不善言辞,甚至连一句好听的话都难以启口。她从来都没有表扬过别人,对于别人的表扬赞美总以为心口不一。

她性格直爽,不会矫揉造作,不会甜言蜜语,有的只是无声的行动、默默的付出,她给予我的是那种细水长流的平实、安稳、温馨、美满。比如我们出行时她会主动拿包,购物时她从不让我提重物,上公交车不用我看车号;只要她发现我爱吃啥,她就会给我做啥,直到把我吃腻为止;她好像总是出现在该出现的时候,我大汗淋漓,她会给我递上一块毛巾说:“擦擦汗,别着凉了”;她会在我痛风发作的时候,主动为我做艾熏、按摩、推拿,以减轻我肉体上的痛苦;我吃过的苹果,然后无意间说这种苹果真好吃,她会把剩下的苹果珍藏起来,执意等我回来再吃,时间长了,苹果失去水分成了“核桃”,她还是会拿出来让我吃,并略带歉意地说:“没保管好,都干了,不过味道还是甜的呢。”

在我东奔西走的岁月里,她一直坚定地支撑着我们这个家,任劳任怨地忙碌着,照顾我们的女儿,承担着琐碎的家务。比如说烧饭买菜,我们家逢年过节来客人,历来都是她上灶。她提前把第二天要烧的冷菜准备好,把配好的热菜写在纸上,怕第二天手忙脚乱来不及。于是,我在旁边看着她像个第二天要应试的考生,动作麻利而又用心。当客人陆续到来,把饭菜搬上桌子,她一边承受着客人赞不绝口的夸奖,一边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忙碌。

我的父亲在我七岁那年就去世了。从此,我的母亲又当爹又当娘地把我拉扯大,并以常人少有的决心和毅力把我送进了大学,我的这份工作凝聚着母亲的心血,承载着母亲的希望,如果没有母亲的努力和坚持,说什么也不会有我的今天。所以,我参加工作后,对母亲总是百依百顺,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她老人家,妻毫不犹豫地支持我,主动去购物、汇款给我母亲,让我母亲拥有一个十分幸福的晚年。在孝敬我母亲这点上,她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单从这一点看,我的妻子就是天底下少有的贤媳。

我是家中的幺子,从小备受父母和哥哥姐姐们的宠爱,让我在困境中也得到了娇生惯养。所以,我们刚结婚那阵,母亲总是担心我性格暴躁,担心我成家后的生活,让我习脾气、多宽容,免得夫妻拌嘴生气。上世纪九十年代,母亲来广州生活了一段时间,对我的种种不是,她老人家总是毫不留情地批评我,引导我处理好夫妻关系,让我对妻子再好点!再好点!

多少次,我明白自己做错了事,说错了话,我也知道我的脾气伤害了妻子,可我从不会对她认错,多少次,我嘴里骂着她,心里却很难受。每次对她发火时,我心里都是于心不忍,在心里骂自己无德、毒辣、不知好歹,欺压不了外人,只会欺负自己的妻子。对于我的个性,这些年,妻还总是说我不知比以前变好了多少倍,的确如此,人越到老越是友善、和美。

在时光飞速的流逝当中,岁月的痕迹迅速占领了我的眼角,满头的青丝换成了白发,让我老态尽显,很快就没了当年初遇她时的朝气与活力。而且,我这人长的一点也不潇洒,还有许多坏毛病,也不怎么讨人喜欢。而她,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也不曾后悔嫁给我这个平庸的男人,依然把我当成一个老宝贝,别管是谁,只要他当着她的面说我一句难听的话,或者做一件对我不友好的事情,她立马就会撂个脸色给他看,绝对不会对他客气。去年夏天,她陪我回我老家探亲,餐桌上,老同学高国祥想从我的酒杯里匀点酒,她以为是他倒酒给我,马上让高同学过不去,毫不留情,让他瞬间就下不了台。

30年的相识,27年的婚姻生活,渐渐的,我们心有灵犀、相濡以沫,携手走过的点点滴滴都已化成了血液,静静地流淌在彼此的心里。爱情经过岁月的磨练已经融进了心情、热情、深情,融为了亲情,这种感情带着责任和义务,使我们俩相依为命,这种情,是一种天长地久的相互渗透,是一种融入彼此生命的温暖,让我的妻子成了我的亲人,成了我生命中至亲至爱的人。

现在,我老了,妻也不年轻了,日常生活中,她却还是像我们刚认识时那样欣赏我、看重我,尽管我内心不安,觉得对不起她,可一个庸俗的大男人,一个平凡的老头子,被自己的妻子全身心的爱着、疼着,我能不感觉自己有福气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