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的冬,浅浅的暖

北风往复几寒凉,疏木摇空半绿黄。当蝉鸣隐匿泥土,雁影逝于南天,一袭流霜,便迎来了浅浅的冬。

喜欢初冬,因为她疏离了晚秋凋零的落寞,淡去了隆冬凛冽的凄冷,像一位笑语盈盈的少妇,举手投足间,洇漫着脉脉温情楚楚风韵。

风韵从枫叶的鲜红与银杏的翠黄中款款铺展,热烈地,有摄人心魄的旖旎。

瑰丽的色彩,绚烂着浅冬的色调,浓墨重彩着岁月的诗行。枫叶红色的血液贲张着鼓胀的叶脉,在桑榆的落照里盘旋着坠落,像一枚枚金币,叮当地流响着冬的物语。

而婆娑成蝴蝶一样银杏的叶子,在天地间拉起翠黄的帘子,倾洒一场酣畅淋漓的相思雨,弥散着淡淡的银杏的药香。

脚下,是沙沙的声响,柔柔的,仿佛是穿行在时光隧道里,谛听着大自然的音籁。

春华秋实的丰盈之后,冬的原野,便点染着麦苗青青的希望。郁郁葱葱,绵绵柔柔,蜿蜒到天涯。

如果说,枫红杏黄,是点缀浅冬的两枝鲜艳的画笔;那么,冬野中弥望的绿色,就是她一袭青衣,于色彩的冲淡中荡漾着丝丝缕缕的温情。星辉掩映,流霜晕染,饱饮日月精华,根植大地芬芳。于青春拔节绿油油的梦想里,灌浆着金色的麦穗。

门落小雪能醒骨,窗临残照好读诗。若是初雪不期而至,似霜似霰,小轩窗前,便有窸窸窣窣细微的声响。掩卷聆听,隐隐约约如蚕儿咀嚼着桑叶。于“柳絮”不疾不徐的飘落中,墙角的一树梅花,似乎已经串起了鲜红的火焰,满屋顿时充盈着香雪的味道,与书香茶韵萦绕。

便忆起雪小禅听雪的心语:“听雪,也是听心,听雪的刹那,心里会开出一朵幽静的白莲花。”此刻,这朵圣洁的花儿,正次第地烂漫在初冬,飘香于书窗,正如那杯热气轻漾的香茗,让我心也安暖。

缦立水涘的蒹葭,已经苍黄地消瘦,却将满头洁白的芦花,飘洒成初雪的模样。就梦想着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于浅冬的苍茫中,让我的心船,泊于芦花被下,卧雪眠云,守得心和气暖,沉淀一种人生的静美。

哦,这个浅浅的冬!这份浅浅的暖!

#一袭#初冬#初雪#声响#枫叶#柔柔#浅浅#温情#芦花#银杏#风韵#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