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天空(更新到第四章)

第四章 玛丽小姐搞笑的遭遇

袋鼠特使玛丽小姐蹦蹦跳跳地在老虎城内城逛了一圈,市民们好奇地看着这位新来不速之客,要不是他们生病了没有力气,早就扑上去咬上一口了,哪轮到她在这儿撒欢。本来由新市长泰弟陪同视察的,可以一边走一边向市民介绍袋鼠特使的高贵身份,可是她跑得也忒快了,泰弟跟不上,累得气吁吁,只能坐在地上唉声叹气,心想:都怪我平时不锻炼身体,关键的时候总是掉链子。

说实话,内城太小了,只有巴掌那么大,没一会儿工夫,袋鼠特使玛丽小姐就逛回了起点,新市长大人仍在喘着粗气,就像余波未了的湖面。

“吔?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泰弟好奇地问道。

“不是啊,我已经转了一圈,你们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了。”玛丽小姐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要不,我再赔你溜达一圈?”新市长泰弟言不由衷地问道,显然这是一种客套话。

“好啊,好啊!不过你太慢了,跟着我简直就是一个累赘。不用你陪我视察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得老老实实地回答。”玛丽小姐有点“心直口快”,不知道新市长作何感想。

“好。”只见他满脸的尴尬,红得像秋天的柿子。

“你们的前市长泰格究竟是怎么染上肺病的?”

“美丽的玛丽小姐,你可以换一个问题吗?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不可以,你必须回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是谁让你当上新市长的?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回去禀告国王,将你打入监狱。”

“这。……好吧!泰哥其实是我的哥哥,我本来不想出卖他的,但是为了别人的健康我只能全部告诉你了。他是吃了蝙蝠汤后,过了好几天才得病的。我之前就劝过他好多次,不要做伤天害理之事,他就是不听,这下子栽了大跟头。”

“那其他得病的人呢?”

“他们也参加了暗杀和偷吃的勾当,每次半夜老虎城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人们比过年还热闹,一个个吃得满嘴流油,肚儿圆圆……像我这样有正义感的老实人,在老虎城实在是少之又少。”泰弟把一切都和盘托出。

“好的,不错,你是一个诚实的人。现在请回答第二个问题:你觉得我是个靠谱的特使吗?”玛丽眨着期待的小眼睛。

“不靠谱……”泰弟想说真心话,但又怕这位特使不高兴,心里很矛盾,欲言又止。

“什么?!你……”玛丽小姐脸上露出了愠色。

“尊贵的客人,我还没有说完呢!我是说‘不靠谱那是不可能的’,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泰弟一点都不老实,反应真快,是见风使舵的高手。

“不明白。”

“就是靠谱的意思呗。”

“哦,这还差不多,吓我一大跳。好了,没有问题了,你走吧。我再到外城去逛逛。”

泰弟拍着小胸脯走了,小心脏就像六月的温泉,仍在一突一突的。

玛丽怀着烂漫的心情再次蹦蹦跳跳地出发了,很快就到了外城,这里人烟稀少,不过景色宜人,花儿绽开了笑脸,遍布每个角落。这里的小居民(小老虎)个个跃跃欲试,显得精神抖擞,不像内城里全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蓦然,马路中间跳出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叔来,他拦住了玛丽的去路,并一把把她按在地上,并恶狠狠地说:“你是干什么的?跑到我们这里干嘛?是不是想偷东西?快说!”

“放下你的脏爪子,你弄疼我了。我是国王派来视察的特使。你这样对我,不怕犯了欺君之罪吗?”

“我信了你的邪!还国王泒来的!有什么凭证?”大叔满脸不屑一顾的样子。

“放开我,我有通行证和令牌。”

“我书读得少,你可不要骗我!”大叔一边摇着右手食指,一边看了看眼前的美味,紧接着张开大口,口水都滴到了玛丽的脸上。

玛丽也顾不得恶心了,现在保命要紧,紧张得嗓子眼发干,呼吸急促,心想:完了,我美丽的人生就要结束于此了。突然,她灵机一动,猛烈地干咳着。

“嗯?什么情况?”

“慢!我今天是难逃一死了,你也不必心急,请在我临死之前,满足我一个小小心愿。”玛丽急中生智,想出一条妙计,现在她不怕了。

“别磨叽了,快说吧,我还饿着肚子呢。”这位虎大叔有点儿迫不及待了,早已垂涎三尺,“口若悬河”。

“大叔,你能不能先控制控制你自己,别这么激动好不好?”玛丽小姐抱怨着。

“又怎么了?”大叔生气中带着些许的无奈。

“你看你,哪来的这么多口水?难道天上下雨了不成?”

“哦,知道了!请继续!”大叔连忙捂住了嘴巴,可是口水仍然止不住地往下流。

“你确定你已经控制住了吗?”

“没有。那怎么办呢?我总不能把嘴巴缝起来吧?”大叔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我这里有一个口罩,你先戴上。”

大叔用空着的右手拿起口罩试了试,发现口罩太小,根本戴不上去,只好抿紧嘴巴,脸涨得通红,像快要爆炸的气球。

“##,####。”大叔抿着嘴发出哼哼声。亲爱的读者们你猜出来老虎大叔想说什么吗?

“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玛丽小姐显出一脸无奈的样子。

“###!”大叔又哼了几声,同时还用手比划着什么。

这真是“哑巴发言——比比划划”,除了干着急,还是干着急。

玛丽小姐也不说了,直接摇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这回是“哑巴见哑巴——没得说的了”。

“你快说出你的心愿,我好吃了你!”老虎大叔终于忍不住了,放开“大河”,一股污水带着严重的口臭味喷涌而出。

玛丽小姐这下遭了殃,等于洗了个臭水澡,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这对于爱美爱干净的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还不如杀了她来得痛快。

“吃吧,吃吧!我哪还有脸活下去?你可能不知道,美丽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你看,现在你把我‘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何况就是你不吃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玛丽小姐悲痛欲绝,如丧考妣,不时还发出作呕之声。

“吔?怎么了?什么叫活不了多久了?”大叔一脸狐疑。这种欲擒故纵之计,一个字——“绝”,玩的就是高级心理战术。

“实话告诉你吧,我得了你们市长一样的病,你也见到了,刚才不是咳得很厉害吗?这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疾病,叫什么肺炎。国王泒我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的,你不信,还想吃了我,你觉得能吃吗?”

“能吃……哦,不能。”傻大叔突然变得有点结巴了。

“为什么?”

“你有病,吃了你,我会病死的。”大叔这才恍然大悟。

“没事,吃吧。反正我被你弄脏了,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只是你吃了我以后一定要将这封信亲自交到国王手里,因为它很重要,知道吗?”玛丽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封像信一样的东西,不过她仍然流着泪。

大叔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不禁肃然起敬,郑重其事地说道:“好!我一定帮你办到!”

“快吃!”玛丽厉声命令道。

“不,不,不,你是好人,我不能吃你。”老虎大叔接连说了三个“不”字,松开了爪子接连往后退了三步。虽然他不识字,但他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吃呀!吃呀!快吃!”玛丽伸出短胳膊步步紧逼,老虎大叔节节败退,已经退无可退,因为后面是一条小河。

扑通一声,老虎大叔往下一跪,放声大哭,哭得像夏天的雨,稀里哗啦的,诚心实意地道歉道:“我错了,你是天使,我不该亵渎你。请求天使小姐姐原谅我的无知。”

“你知道错了就好,快去打点水来,帮我洗洗。”

“打水,洗不干净的,我看这样比较好……”老虎大叔还没有说完,就拎起玛丽小姐的一条胳膊,探着身子,将她放入河里像洗裤子一样摆来摆去,吓得玛丽小姐惊叫连连,还呛了几口水。不过有惊无险,最终还是洗得比较彻底。

上了岸,玛丽小姐惊魂未定,有点哭笑不得,拿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一下,这简直就是一只落汤鸡。

“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眼见的这位小姐姐真的发脾气了,大叔就坡下驴,撒腿就跑,还没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玛丽小姐还在原地傻傻地站着,可能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忘记这么搞笑的遭遇。对于玛丽来说这种遭遇是屈辱的,也是搞笑的,她用机智战胜了危机;对于老虎大叔来说也是丢脸的,因为这是他唯一一次捕猎失败的经历。

不要忘了,玛丽小姐作为特使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哟,她能不辱使命吗?咱们拭目以待吧。(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