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的意义

昨天一个同事说,她要结婚了,因为要赶着两…

母亲西行记

今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

纪念逝去的青丝

“哎呀!九满,你有白发了!”话音刚落,妻…

母亲的水煮鱼

我想,我喜欢吃水煮鱼的情结,源于母亲精湛…

梦从故乡来

1988年,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工作…

故乡的冬夜

冬天,午后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还没来得及…

燕子、故乡与父母

当房前屋后的树枝冒出几多芽头的时候,燕子…

永远的怀念

天,阴沉沉地苦着脸,似乎在潜心酝酿着一场…

年味

一提起“年”,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小时候在…

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下柴市,位于藕池河东岸,是一个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