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
  • 在神圣的文学殿堂里,我也可以感受到恬美空灵的自然之息——我可以站在梅雨潭边感受朱自清描写的绿色的陶醉,也可以站在西湖边聆听柳浪与黄莺的对答;我可以乘着刚朵拉去描绘东方威尼斯的图画,也可以静坐在荷花池边欣赏如舞女裙般洁白的荷花;我可以手执长矛独立朔漠,感受那“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也可以在夕阳下看那“古道西风瘦

    #六年级#古道#可以#瘦马#站在#雷峰塔

  • 落日洒下余晖,一缕缕枯藤缠绕在苍老的树干上,几只寒鸦在树梢间盘旋。小桥下,清溪流水潺潺,数间茅屋坐落在近旁。秋天劲风呼啸,荒凉的古道上,孤独的他骑着瘦马浪迹天涯。此情此景,这位官场不如意的人想起了前人的词:“自古功名属少年,知心为杜鹃。”想起自己的故里,而归去希望却渺茫时,他又想起了:“莫道不消魂,卷帘西风,人比黄花瘦。”

    #初一作文#古道#官场#瘦马#莫道#西风

  • 徜徉在林荫古道上,透着湿凉,我感到百般无聊。同时一个巨大的问号荡漾在我脑海里: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偶然,还是必然?恍惚间又记起一位哲学家曾说过:“世上的事只有必然,没有偶然!”或许我只是一颗微小的不起眼的无名尘埃,是一种生长在世上又仿佛不是在这片世上该生存的一种“生物”。我在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古道上无厘头地走着。这时,一道漩

    #一点#五年级#原因#古道#失败#都有

  • 曾,度过了多少个不经意?曾,又浪费了多少个不经意?——题记我喜爱一切美景。曾一度痴迷于日出日落间的瑰丽,迷失在大海波涛汹涌间的震撼,也曾徘徊在两抹绿色间的古道,去欣赏生命的活力。或许,日出日落和大海的美景的确令我乐不思蜀,但却没有那条古道在我心中来得重要。你想象过吗?在两条没有尽头的绿色里行走是怎样的震撼?在那条古朴而又不失清新的古道上漫游又是一

    #初二作文#古道#没有#美丽#这样#那条

  • 徽文化博大精深,越是接近它越是发现自己的孤陋寡闻。10月1日早上七点半我们一家人又奔向安徽,同以往一样,我既充满兴奋又充满期待。下午一点半到达安徽省绩溪县,先找一家土菜馆,解决了午饭。其实土菜馆就是靠着景区的农家人自己烧的家常菜。而安徽最有名的土菜就是“一品锅”了,据民间传说当年乾隆南巡,微服简从,自九华山东来徽州,一日到了绩溪,行至一山下,天色

    #乾隆#五年级#他们#农妇#古道#穿越

  • 对于自幼生活在朔方的我,这里的雨意义非凡。朔方的雨与其他地方都不相同,每次来雨前总要先热上十天半月,村子里的人却为感舒适,他们知道——雨要来了!大雨并非倾盆而至,先是一阵阵雷鸣,雨点方才一滴一滴落下,但也仅限于此。雨点打在小院里、街道上、田野里……而后一道电光划破天空,一阵阵的雨啊,越下越大!这时并不见乌云,还很亮。有

    #乌云#他们#初三作文#古道#扬子#朔方

  • 写意在河,江南三月,蓦然回望,忽然春天。墨墙青苔古老的石墙,只逢上了一个春天,青苔便蔓延开去了,那种倾其所好的恣意的绿,仿佛要告诉你,不要辜负。于是你素腕运笔,梨花墨,在纸上浸染,迫不及待地记下这一春景,古墙里,谁的红颜在飞?你暗想,在这抹素净的沧然古绿里,在兼葭苍苍里,坎坎伐檀的是谁,陌上采薇的有谁。在汀草萋萋,白鹭为霜间,画眉的是谁,洗手做汤羹的有谁。这春景绿意的小

    #古道#成了#春景#江南#西湖#高三

  • 黄沙古道,多少带了些血腥味;飞驰的骏马,体态优美;铁蹄,尘土飞扬;雪山名驹,青衣侠士,身上带着不尽的落寞;手中的宝剑,锋芒已尽,这便是江湖。在这血腥的江湖上,上演了多少英雄的传奇故事。梨花初开。尽管不曾相识,同样的意气风发,于是,一杯水酒,一碟小菜,于是便能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你兄我弟。酒杯与酒杯的碰撞间,无名的信任,相惜便由然而生。繁华之下,如此一段真挚的友情,两肋插

    #一碟#初三作文#又是#古道#酒杯#黄沙

  • 秦楚古道,位于陕西省柞水县太河街的北面,是历史上由秦入楚、蜀的咽喉要道。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穿越秦岭主脊,途经终南山主峰,到达古城长安。由花门楼乘旅游观光车上山到耍钱场。此处属古驿站,状如盆地,四周森林茂密,中间绿草如毯,乃天设地造的园林风景,更是南来北往的客人歇脚打尖之地。导游对我们说:“相传在五代十六国时,二十岁的赵匡胤逃难到陕,顺秦楚古道来到耍钱场

    #六年级#古道#秦岭#赌钱#赵匡胤#长安

  • 朔风裹挟着飞雪,将千年的幽怨挥洒成漫天的银白。这咆哮的风,是西伯利亚季风的威仪,还是无数冤魂厉鬼的幽咽。这盈目的白,是圣洁的象牙白,还是死难士卒灵幡的惨白。都不及想,也不及看,只是一抬头,函谷关已在眼前。虚掩的关门前,诺大的广场上空空如也。如在天气好的时候,这里会有成群的和平鸽,轻灵地聚集,散开,忽又飞翔。还有每日例行的古装战争戏。演员们的演技确实无可挑剔,李自成的大义

    #古道#城楼#士卒#帝王将相#有了#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