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
  • “呵呵,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谁的本事强。”林茉珊撂下了一句‘狠话’夺门而出。梦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她离开的那个时刻。“好了小梦儿别在看她了,多看看自己的老公吧。”逸很不满意地把梦的头扭了回来把她脸庞放在自己的眼里,一刻都不允许消失。“什么老公啊,还没到那份上呢!”梦的脸

    #两人#他们#你们#六年级#我们#看着

  • 她觉察到自己的心思,真的吗?她被自己吓到,我真的会爱上他吗?而接下来的这些现象让她相信了自己的猜想。那几天,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会去看他打篮球,会关心他,会......这一切,她相信,自己爱上了他,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去表白。就在她犹豫时,他,来表白了。那天,他打来电话:“傻丫头快出来,我们几个要出去玩,我来接你,就在你你家楼下!”“恩

    #两人#他的#六年级#她的#白色#自己的

  • 八位靓女帅哥一起走进机舱的最后两排。雅和灵坐到最后一排的右边两个座位,可是这次很奇怪,通常灵最喜欢靠着窗户坐了,可是这次却是主动要求坐到靠走廊的座位。开始雅很奇怪但是一往自己的左边一看,轩辕墨枫竟然也是坐在靠走廊那一排,而且他们两人还不是互相往对方哪里看,自己立刻就心知肚明了,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抹微笑。宸也是关注到了枫的反常,于是也发现了这件事情。心里不自觉的为他感

    #两人#也是#他们#六年级#到了#自己

  • 陌路殊途,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女主,花凉汐,遇上了,这个世界的魔主——陌离。本不该相爱的两人,却违背天理,在一起。在一条陌路上,凉汐遇上了花,那就是冥陌。陌上花开,命运早已安排。未几何时,我们可以在一起。六年级:风逝FS吟沐

    #一条#一起#两人#六年级#未几#陌路

  • 一个老矿工死了,留下了一对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八岁,女孩儿五岁,都不是他亲生的,是他收养的孩子,男孩儿在前,女孩儿在后。老矿工死于塌方事故,但他在的煤矿是黑矿,这样的事情只能算他倒霉,那个年代塌方死个把几个人,跟感冒发烧一般寻常,他的离去让两个孩子失去了唯一的依靠。男孩儿为兄,叫李自强,女孩儿叫李美惠,都跟老矿工的姓,男孩是希望他自强不息,女孩儿是希望她美丽贤惠,老矿工

    #两人#五年级#他的#哥哥#妹妹#读书

  • (hello,大家好!我原本在奥比圈圈写作的,可是奥比圈圈不能保存文章,而且还有那么多广告拼命的打!于是在我朋友的推荐下我来到了麦格社区,在这里继续写作。我写的魔法学院第一册“天下我最跩”在奥比圈圈里,别问我为什么……)“小晨晨,你知道有一个特别火的活动要在学校举行吗?”吴凌寒一边写作业一边和后

    #两人#参加#四年级#圣诞节#学姐#潘多拉

  • 清晨,天空刚刚泛起一层鱼肚白,亚梦的泪痕仍然留在脸上。尽管几斗和守护者都不停安慰她,可她眼里总是浮现出唯世的身影,那个金发少年,曾在她小学生活中留下了最多的印象,点点滴滴,就算升学守护者依然存在,因为他而变成了世界守护者。“亚梦酱,起床了呦!”小丝轻轻把亚梦和几斗唤醒。“呀!几斗你快看那,我又有了一个守护蛋!”那颗蛋是深紫

    #三年级#两人#守护#守护者#我是#有了

  •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但确定的是不可能永远存在吧。一个外在柔弱内在坚强的女主角郑尤,和另一个帅气琳琳的富家公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却因为一次离婚的变故再也没见过,十年后两人在同一所高中邂逅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可是一个对郑尤不忘的云峰也和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而对郑尤充满敌意的菲儿也想方设法与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直到大学毕业时两人的感情才到了正轨。&

    #两人#初二作文#到了#和我#我的#父亲

  • 烈日当空,炎热的天气让人汗流浃背,心里随之荒乱起来。她,一袭素裙,手把着书坐于亭中。姣美的面容和优雅的举止无不给人一种“黛玉”之感。忽地,只见她提笔一写“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乍才知,她就是李清照,这千古绝唱早已听说,竟猜不出是出自一女子之手,内心顿时敬佩不已。此后,她在我的记忆中生根萌芽。“常记溪亭日暮,

    #两人#之感#二年级#你的#我的#记忆中

  • 秋日的阳光透过树叶,将金色的光辉倾洒在高大的教学楼上。校园里喧杂的声音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好似一串杂乱的音符,久久缭绕在耳畔,挥之不去。清风过,吹落了一地的枯黄。火红的枫林似一团火焰,熊熊燃烧着,似乎永不熄灭。班主任高亢的男高音在整个教室里回荡,台下的新生都眨巴着好奇的眼睛环视着四周,但却没有一丝声响,只有风儿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第一,不准大声喧哗。第二,上课

    #一种#两人#初一作文#台上#第一#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