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牌
  • 整个世界分为三个部分:神界,人间,冥界。当然,还有一些神秘的位面。而三界,都是由来自神界的神诋掌管的。冥界,孟婆桥前。掌管人的记忆的记忆之神正在将要投胎转世的人的记忆消去,他穿着一身盔甲,大约三十岁左右。此时,同样满身盔甲的冥神来了,冥神是冥界的掌管者,他一般只在冥神噬魂塔中修炼,他亲自来冥界,看来是有大人物要来转世了。“大人。”记忆之神向冥王行

    #令牌#六年级#孔丘#斗气#的人#魔兽

  • ”呀呀呀呀,让让,谢谢!“一个浅粉色长发,银色眼瞳的女生抱着一堆水果跌跌撞撞的朝皇宫旁边的小推车奔去。”哎呀!“她被眼前一个蓝色头发,银色眼瞳的男生给撞到了(其实是她撞了男生)。”瑶瑶,别跑这么快,有没有怪物在追你,以后慢点,迟到我给你做主。“男生温柔的扶起她。”哎呀,啊,东旭军长,对不

    #令牌#六年级#军长#爷爷#皇宫#苹果

  • 水潺潺,清风,带着一丝血腥味拂过蓝叶语的面庞,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她提起裙摆,拼尽全力向山上奔去。她所经过的地方,都染上了诡异的红,一朵朵曼珠沙华在脚下绽开,好似铺上了一层通往地狱的路。管不了那么多,她只是全力地奔跑,奔跑,再奔跑,好几次,她都不小心跌倒,被花草毒刺划伤,狼狈地抛下身后累赘的篮子,小巧的发髻被弄得杂乱不堪,一双芊芊玉手血肉模糊。“师傅,等

    #一抹#令牌#初二作文#大师兄#带着#躺在

  • 清早,我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已经早起了。用薄荷海盐水漱了口,我轻手轻脚地穿戴整齐。虽然离家这么久,但娘亲教导我的,我时刻不敢忘却,即便在人烟稀少的大漠,我也依旧恪守这一点。我不是那种迂腐、只知道顺从男人的女子,相反,我倒觉得那种“无才便是德”的女子真是愚蠢。抛开那些劳什子,我接了盆清澈的水,借着倒影在看自己脸上的疤痕。贯穿整个左脸颊,狰狞可怕的伤

    #也是#京城#令牌#初二作文#姐姐#我的

  • 玛丽实在是太悠闲了。自从她爸她妈让她来到盖亚魔法学校上学,她就没有神兽了。玛丽想要一个凤凰神兽,可是只有拥有高级学员令牌才能拥有它。可玛丽连低级学员令牌都没有。在盖亚魔法学校中只有奥玛老师才有高级学员令牌。于是,玛丽对她的魔法精灵说:“你听着,我尽量拖住奥玛老师,然后你偷走奥玛老师的钥匙,去打开他的屋门,去里面寻找高级学员令牌,然后交给我,明白了?&rdqu

    #令牌#六年级#凤凰#玛丽#神兽#魔法

  • 在海神的房间里,艾尔对海神说:“怎么办?肖恩被人鱼首领关入大牢了。”海神说:“放心,我一定会把肖恩救出来的,你看,我有令牌哟!”艾尔高兴地说:“那我就放心了,你可一定要把肖恩救出来呀!”海神说:“OK!”早上,海神就快快起床,准备去救肖恩,并且还带上了人鱼国新研发的ZB&md

    #三年级#人鱼#令牌#海神#肖恩#首领

  • 四)街上,那写诗是人追了出来:“在下白长钰,是四大家族之首的白家大公子,公子呢”顾倾馨微笑道:“在下姓顾,名奕诺,一个闲人,并没有什么身份”白长钰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相信还是没相信“那在下请客,公子可否给个面子去茶馆一叙”顾倾馨:“好啊”茶馆白长钰要了一个包厢,顾倾馨他们坐了下去,顾倾馨没想到白长钰一坐下就说了一句让顾倾馨差异的话:“姑娘,我想了全部四大世家的小姐,她们

    #令牌#公子#初三作文#在下#姑娘#这块

  • 天空之上,点缀着点点星光,时不时的对人们眨巴双眼,时不时的淘气的躲藏到云朵儿身后。“唉,咋办啊父亲,我身上的毒还没有解,这欧阳莲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此时陈家内院大厅,陈老二黑着眼眶,嘴巴都撅得跟鸡嘴似的,扭捏的身体对着一个身着红色锦袍的老者撒娇道,这要是被其他人见着相比得当场掉出两眼珠子。你说这样一个大男子也不小了,居然还学小孩撒娇,撒娇就算了

    #令牌#欧阳#老爷子#陈家#陈老#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