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
  • 夜幕降临,难得的晴朗夜空挂上了一轮明月,两颗相思的心各占一方,望着那轮明月,让月成为了相思之情的红线。你,还好吗?两人同时轻问,一句短短的问候,却牵引着情丝万缕,一缕阳光照进冰冷阴暗的心。泪,随着面颊流落,无声地碎了。女孩微垂眼帘,凄凉的婉歌:《思君赋》……一曲终,女孩的眼泪不禁地流淌下来。是啊,爱的结局、悲喜不定。不,还没有结束。女孩的眼中

    #一方#六年级#女孩#情丝#明月#望着

  • 女孩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接着,迈出第二步,第三步.....慢慢走到了轮椅旁,坐下,望着窗外,即使看不见,也能聆听。女孩,开始接受一切,开始与同学来往,开始与父母交谈心事了,从此在别人眼里,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活生生的站在所有人面前了。因为什么,因为女孩知道——女孩已经有了自闭症晚期,是自己找医生查的,她的父母全然不知,她不想伤害父母,她想让自己的形

    #但是#四年级#多少#女孩#睡美人#许是

  • 我是个被上帝遗忘的女孩……我是个被折断羽翼的天使……在一个女孩的记忆本的封面上歪歪扭扭写着两行字。这是个可怜的孩子,这个孩子的一生,没有见到光明,不知道蚂蚁长什么样子,虫子长什么样,狮子长什么样,衣柜长什么样,甚至爸爸,妈妈什么样,自己是什么样!这虽然是个看不见的女孩,但是她自己并不丑,大眼睛小嘴巴瓜子脸,但是她觉

    #什么样#四年级#女孩#是个#眼睛#聆听

  • 那是一个在大山里长大的男孩,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比较单纯,没有那么多的花心眼,他在山环山,水连水的大山里生活了十几年,他们家是因某种原因,让他家四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在大山里隐居,他有一个弟弟所以并不孤独,从小就在大山里生活,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千变万化,他今年18岁一场以外的惊喜将他改变了自己,认识了自己的未来。在一次暑假中一群在学校认识的孩子聚集在一起因为对大自然的喜爱,独

    #他们#女孩#她们#男孩#自己的#高三

  • “咳…咳…咳…”屋里传来两个人同时咳嗽的声音、撕心裂肺。“下午记得去看医生啊,别再拖了。我上班去了。”中年妇女关切道。“我才不去看叻、家里不是有感冒药的嘛。”女孩子心不在焉的说。“管你的、咳的那么厉害、就继续拖嘛。”妇女有点生气。&l

    #伤口#去了#女孩#妇女#妈妈#高三

  • 上帝本是无情者,能够给谁希望,也能够把谁的梦想彻底粉碎。他是无感的,却不懂得寂人落泪。不管你是不是具有抵挡风雨的躯壳。——题记。那是2005年的夏天,噩梦开始的一年。命运似乎就这样被上帝无情的宣判,在这个小小的年纪哭泣。似是被风折断了翅膀,再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似乎就这样认命,目光却又始终在寻找着些什么。当时小小年纪,听到医生的话语,心里很是害怕,

    #初二作文#医生#女孩#她的#妈妈#手术室

  • 她和他,是相差一届的学妹与学长。他是上一届的校草,帅气阳光,是所有女生的偶像,心中的男神。除了她。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普通到在人群里,你会找不到她。可是,她却有着一对迷人的浅浅的梨涡,笑起来那梨涡就会出现,使她更加可爱。她留着清爽的短发,喜欢穿白色T恤,虽然是美术系的学生,容易弄脏,可她还是喜欢白色T恤。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白色纯洁,干净,我喜欢!&rdqu

    #六年级#喜欢#女孩#她的#学长#白色

  • “楠,你……”一个大点的女孩说。“小姬,逗你玩呢!”一个小点的女孩追着大点的女孩。“楠啊,你这样我们可就不能好好的玩耍了……”大点的女孩感到一阵头晕。“诶,小姬你怎么流鼻血了,是不是犯花痴了啊!”小点的女孩继续调侃着。&

    #六年级#夕阳#大点#女孩#小点#男孩

  • 女孩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天啊!这是哪?女孩愣住了,妈……妈呀。一群衣着艳丽,脸上一脸艳媚,勾的那些花花公子们神魂颠倒的女子们现在正围在她身边,用各种眼神看着她:有怜悯,有得意,还有许多复杂的眼神令人看不透。妈呀。女孩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大脑彻底死机。这……这是妓院啊!“嗷呜!”女孩嚎叫起来

    #三人#会儿#六年级#女孩#师父#这是

  • 那天,天气晴朗得刚刚好。心情也刚刚好。“哥哥,我们还去那个樱花地练琴好不好?”小女孩祈求。病床上的大男孩宠溺的摸摸小女孩的头:“玥玥啊,哥哥累了,下次再带你去好吗?咳咳。”女孩有些失望,但还是委屈的说:“好啊,哥哥下次再不带我去,我就。。。。我就不理哥哥了!”——题记&ldq

    #六年级#哥哥#女孩#好吗#我就#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