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时刻

今年的春节之前来了一场寒潮,温暖湿润的江南又一次的白雪菲菲,湖面结了一层薄冰。我吹着笛子,望着窗外的白雪,曲意渐渐的变了味,眼前也渐渐的模糊了,一股热雾蒙上了我的眼睛,思绪渐渐回到了从前。

人常常会忘记自己要做什么,也自然会不经意忘记曾经最难忘或是曾经重要的人。而我最早对陪伴的追随是从一句话开始,一句真正有情的话和一双认真的眼神。

最早得到情感上的慰藉是一张纸条,一张在黄昏下而显得昏暗的教室里,再放学的人群渐渐散光的时候,坐在位置上的你,走到我面前,将一张纸条放在我的桌子上,然后拿起书包就走了。等我走在湖边才打开那张纸条,学习不好的你在纸条上字却依旧漂亮和清秀,黄昏把湖面染的通红,就像那时候我的脸颊一般,而那字条却只有简简单单的五个字“我答应你了”。

那也许是我唯一一次的早恋,其实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自己根本就不懂什么感情,只是急切的需要情感上的安慰。时间距那时候已经过了很久,而我们的路也并没有像我那时候想的那样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

如今想来,那或许也是我最美好的时候,真正的能在情感上不设防,不去在乎前因后果的时候。每当我生活遇到情感上的麻烦,我都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个最阳光的时候。

分开便是在这样的薄雪纷飞的时候,我的眼睛依旧很认真。就像我现在吹笛一样,这双认真的眼睛随着我度过一个个四季,也与我见证了一个个震撼我心灵的事情,我的眼睛如今依旧很认真,只是它麻木了,我的内心也早已冰封万里。如同这江南的雪,埋在底下的还是青草,我的世界雪底下覆盖的便是真情。

曾遇到过拨开雪,见过我真情的人,我的情感再一次复苏,只是后来她离去了,我的世界又一次冰封万里。认真的眼睛还是再与我见证时间给我的震撼,为未消融的雪加厚了一层。

夕阳下,我站在阳台上,伸出手掌,雪恰好的落在我的指头上,它融化了,变成了晶莹的水。我强忍眼里的泪水,任由身影被夕阳拉长。

#我的#时候#眼睛#认真#那时候#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