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天起算夏天

匆忙间,天气已变化不少,细细算来,合着一天天高起来的气温,今儿个已经入夏了。

在学校连待八天,日复一日的看见清晨太阳从楼这边升起,夜晚又从那边落下,只觉一天比一天难熬,空调一天比一天凉快,没有翻过日历,就从来记不得日子,哪管日子就是这样悄悄溜走的。我们待在学校里,手中握得是笔,胳膊压得是纸,眼睛瞧得是卷,虽说学了不少写时光的文章,但除了更能看出来文字的修辞外,对于时间的敏感,生活的细腻,亦包含所有的文章之外的学问,我们从来都只是略懂。

别说宇宙无情,老不提前打招呼,其实自然早已唤你千万遍,只是你还在灯火阑珊听不见。早就发现,学校大池子里的大荷花开了,大红大紫,大白大黑,对,没有黑色的荷花。不知道匆匆走路的人注意到没有,学校的小草长得快啊,一天撒种,二天就发苗,三天四天一场雨,五天六天就长高,青青嫩嫩,松松翠翠,要与柳树试比高,当然,它是比不过的,尽管在夏天。说到柳树,那一条一条,虽无“万条垂下绿丝绦”之景,但也有“青葱翠蔓,蒙络摇缀”之意,关键还是夏天,太阳毒,气温高,别看柳叶不大,但一片片像麻将一样累起来,一枝枝像头发一样密起来,那长得猛啊,势头足啊,“春发之苗,日不见其长,月有所增”,虽说要是一天天守在那里,瞧不出什么变化,但若好几天不注意,某天某日一抬头,“哟,天阴了。”

树还得多了才能成荫,草也得多了才能成翠,而花却是少了看着淡雅,多了看着就有些紊乱而浮夸了。若一池一池的荷花争相开艳,“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般开起来,就全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那种境界了。小小池塘,无绿波荡漾,亦无水清如镜,更无清澈见底之说,经了一秋天一冬天一春天的无聊和冷漠,终于在夏天开始苏醒,忽的冒出莲花几点,自带映衬荷叶几片,水中绿藻一一浮上来,虽照不出天蓝蓝,可是却十分显摆水绿绿——不那么好看,再加上些画景,池上荷花,闻不见芳香,但淡雅洁净是看的真真的,就没有见过那么天然的白,天然的净。看久了,有些痴了,才发现花叶周围的绿水,已经丑的跟不上了!

走在路上,想着水中荷花该有多滋腻,整日泡在水里,晒着日光浴却不用担心被晒黑,这该是多少人的简单梦想啊!火辣辣的,不只是伤口上撒盐,更是太阳下奔跑,而太阳须是夏天,须是正午,人们午鼾打的正响的时分,空调开得正盛的时段,在学校上了八天的,每天中午受着食堂欺骗与压榨的,每天晚上受着政教恐吓与威胁的,每天清早受着宿管唠叨与吵闹的,食不能尽其饭量,睡不能尽其困意,以至于整日整天,浑浑噩噩,迷迷瞪瞪,再经小热浪一吹,大太阳一晒,闷教室一捂,呜呼,一天又过去了,夏天又来了。

高二:扶苏

#一天#夏天#太阳#看着#荷花#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