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

沉迷于这种繁冗的状态,看着晦暗的教室里亦然醉生梦死。欣喜的是我深陷于这幕苟且剧中,即使不算熠熠的主角,或然隶属于可有可无,但也是幸运的。幸运的欣忭,并且会露出淡漠且煦暖的微笑,不至于怅惘。昂起沉重的头惊愕的是,讲台上的老师也支撑着脑袋眼睛发饧昏昏欲睡,呵,不失可爱。看来,都累了。平衡了。

高2就白驹过隙不留痕迹的流逝了,怅惘的不是进入目无天日的高3,而是高2的一鳞半爪萦绕于怀。并非留恋,而是缅怀。这段跌宕落拓的畅快日子,如今追忆起来,竟赫然发现残留的是欢天喜地的断壁残垣,所有饿困厄悲戚湮没于韶光。

我只知道自己收获颇繁博。该知道的都一览无余的储蓄,并且毫无赧颜的去宣扬并且称之为普及。有时也会挤眉弄眼娇情的摆摆手撇撇嘴的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可回过头思索,是不是真的无所谓,如果真的不介意,为何还会铭记耿怀至今?当然,矛盾都是对立统一的。

也不知从何时起喜欢上了,或者可以修饰为痴迷于拥抱这种暧昧形式来挥洒滥情。搁置一年以前,早就鸡皮疙瘩落满地,发怵这种亲密的动作,讨厌两个睽异的皮肤相贴合,彼时会厌恶的油然而生“害臊”,而此时,放诞且不论场合与同性人相拥。强调的字眼:同性。

概念里文科班应为陈陈相因顺承着“文人墨客”,可当介入了物质的内部,才领略了物质的是非阑干。横扫每一个错愕的表情,我就知道被蒙蔽了,看不到任何“人文墨客”的痕迹,压制的亢奋即刻涤荡得无影无踪。一个个闷倦难耐,自不待言得自娱自乐。这个乐法那可是相当骇异的。

“两7”

“得,两J”

“哈哈,两2”

最诧异的是年级主任看到了竟露出骇人的微笑,谁知道他那诡异的笑容背后到底酝酿着什么策略???管他什么策略还是诡计,都与我无关,我还是好好研究我的安妮宝贝,我的海子…

其实我也忘记了是因为谁的缘故而疯狂喜欢上了阅读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时间是高二文科班。痴迷于煤墨印迹味的文字可以挥斥出世间的阴秽和自我的沉溺。观赏着作者的颠沛流离和章节内人物的晦涩际遇,分享着他们的秘密,怀着虔诚感恩的心去品味作者所渗透的情感。感谢那个人,感谢我深爱的朋友。

感谢,你们陪有渡过不羁的高2。

逝去的,会不会包含那份情谊,会不会此后行同陌路,会不会投以微笑却不予理睬,会不会?

会。抑或不会。

这突如其来的蜕变,你,我都措手不及。

陕西省渭南市合阳县合阳中学高二:吕杨阳

#上了#会不会#并且#我的#的是#高二